E小说 > 都市小说 > 被系统禁言的我超想谈恋爱 >章节目录第七十章 月色很美
    麻生织果然走了过来,或者说,麻生花对她招手了,她不过来也不行。

    两个漂亮的像是高中生的女人,就在此时一人带着一个孩子开始了血腥的言语厮杀。

    神宫千雪和麻生织对视一眼,俩人竟然从眼里看到了惺惺相惜和同病相怜的情绪。

    “唉,我家孩子好像和你家千雪一起在千代高上学呢,有什么问题尽管和我说,我家织是学生会长,还是能帮不少忙的。”

    麻生花亲昵的拍了拍麻生织的肩膀,但是麻生织似乎颇为不适应,有些勉强的控制着自己没有动弹,但视线却不由向下看去。

    “我肯定知道啊,我儿子前几天也加入学生会了呢,还是副会长,花酱,你也太不关心孩子了吧。”柳嘉穂理的话让麻生花眉头微微一皱,她扭头看了一眼麻生织,没说话,继续扭回头来,看着柳嘉穂理。

    麻生花笑笑,说道:“那更好了,他们两个可以互帮互助。钢琴技术也是,你家的千雪那么久没练习,小心被我家的织远远地甩在后头哦。”

    这话一出来,除了麻生花,其他三个脸色齐刷刷一变。

    麻生织先是羞恼的脸一红,然后便是眉头轻轻一拧,偷偷瞥了一眼神宫千雪,见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有些郁闷的碾了碾脚尖,结果视线一动,又看见了柳嘉穂理那笑眯眯的模样,心里咯噔一声,脸又有些白了。

    “啊啦,那可不一定哦。”柳嘉穂理果然开口了,结果却被神宫千雪从身后轻轻怼了怼腰肋,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看神宫千雪,又看了看麻生织,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竟然话头一转:“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嘛,可以多多联系,练习练习。”

    这小子,看上人家了?

    柳嘉穂理对着神宫千雪眼神玩味的看了几眼。

    神宫千雪面色如常——他只是单纯的有点慌。万一给麻生织又怼急眼了,麻生织忽然来一句:那从今天起,我们就不止是十分钟的朋友了.......神宫千雪觉得这一幕能进入自己的人生黑历史TOP10!

    麻生花愣了愣,有些惊疑不定的看了看柳嘉穂理,在她的印象里,两个人从小到大,还没见过柳嘉穂理什么时候在嘴头子上认过输。

    就算有,也绝对是满肚子坏水!

    仔细想想,上次这个喜欢装嫩的老女人跟自己话语上甘拜下风的时候是......

    麻生花瞳孔微微放大,对了,是上次她带着神宫千雪来和自己的女儿一起参加比赛的时候!

    那个女人前面还任由自己吹嘘,服软不顶嘴,结果等到他儿子赢了以后,自己之前说的话都被打脸打了回来,还被她狠狠地羞辱了一回......气的自己自己回家还狠狠地训了织一顿,让她哭了半天。

    啧。

    麻生花忽然不想吹自己闺女了,打量了几眼神宫千雪,决定一会分开以后好好问问麻生织和神宫千雪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个家伙不会又在什么地方将织比赢了吧?不行,绝对不能落入圈套里!

    麻生花眼底闪过一丝烦躁,但依旧笑着开口:“也只是一起练习练习,以千雪君的天赋,要是愿意专心练习钢琴,我们霓虹省可就又要出一位世界级的大师了。”

    “哪里哪里,还是你的女儿好,长得又漂亮身材又和你一样标致,听说她还收到伯克利大学的邀请了呢,那可真不容易,她才高二吧。”

    “哪里哪里,哪比得过你儿子,你儿子长得这么帅成绩又好,听说他初中考试成绩一出来,霓虹省的高中都抢疯了呢。”

    “哪里哪里......”

    “彼此彼此......”

    神宫千雪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俩女人好像一瞬间就从战斗模式切换到了互吹模式,杀气顷刻间消散如烟,俩人几句话的功夫,都开始约起了明天要不要一起去逛街,此时呵呵呵的笑着,干脆连身旁的儿子/女儿都不管了,隔着手臂像闺蜜似的一起去一楼的BAR喝酒。

    我果然.....还差得很远。

    神宫千雪难得的陷入了严肃认真地态度中,的确,这样暗藏杀机笑里藏刀的能力,是他现在绝对做不到的。

    对于神宫千雪来说,讨厌就是讨厌,很难做到和谁虚与委蛇。但眼前的老妈,不,或者说是这两个女人,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上一秒还宛如暴雨前的乌云般气氛电闪雷鸣,下一刻却宛若烟消云散亲如姐妹。

    啧,可怕!

    女人,不,像老妈那样的女人,太可怕了。

    神宫千雪用畏惧和佩服的眼神看着老妈将自己丢下,拉着麻生花下去喝酒,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你打算就站在这里发呆么?”

    清冷的女声让神宫千雪回过神来,只看麻生织又露出了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得不说,对于她这样面容冷傲的女生来说,露出这样的表情,还的确有股子无法形容的压迫力。

    摇摇头,神宫千雪松了口气,表情放松了下来,指了指二楼远侧的阳台,此时那边刚好没什么人,比较安静。

    麻生织点点头,她如今的脸上画着淡妆,身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将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脖子上挂着紫色宝石的项链和手腕上淡银色的女士手表,让她看起来比起学校里平添了两分成熟和妩媚,不得不说,如果说在学校里有九十五分的她,此时毫无疑问的具有九十八分以上的魅力。

    从一旁柴山凉太和几个同龄男生频频投来的眼神就能看出,现在的麻生织杀伤力有多大。

    两人没说什么话,从穿梭在晚宴中的服务员手中拿了两杯鸡尾酒,便穿过了有些喧闹的二楼大厅,到了阳台上。

    清凉的夜风吹过,将宴会厅内的热闹气吹得干干净净,神宫千雪只觉得自己脑袋好像都格外清醒了一点,不由自主的做了个深呼吸。

    麻生织靠在阳台的石质围栏上,单手持着酒杯轻轻摇晃,另一只手托在胳膊下头,淡笑着看向神宫千雪:“怎么,十分钟的朋友刚才不忍心看我丢面子,才好心制止自己的母亲转移话题的么?”

    她的话让神宫千雪脸色微变,但还是没说话,只是摇摇头。

    但犹豫片刻,神宫千雪还是有些气恼的说着:“保密。”

    早知道就不发好心了......主要是没想到说的话那么中二,在道具持续时间里,还几乎没有什么羞耻心之类的感觉。

    说完了才感觉脑袋一蒙,简直让人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随便什么东西上。

    “噗......”麻生织捂着嘴,但肩膀还是因为笑容而轻轻颤抖着,最后,笑声穿透了手掌:“呵.....神宫君原来是这么好玩的人,我以前还真的没有意识到呢。”

    可恶,今天已经说了十二个字了,只剩下六个字可以交流.....该怎么解释一下?不解释的话,这个女人得寸进尺怎么办,被人抓着把柄的感觉可太糟糕了。她又不像四宫琉璃那样可以用别的事情威胁,达成利益交换。

    神宫千雪思考得越快,脸上的表情就越平淡,或者说面无表情有些冰冷。

    麻生织看着他的脸色,适可而止的停下了捉弄:“不用担心,我不会用这件事给你带来什么麻烦的,我还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

    神宫千雪的表情稍微放缓了一些,正想着说什么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就看这该死的女人举起了酒杯。

    透明的酒杯在淡红色的嘴唇旁边,让她的微笑看起来更迷离了几分。

    “毕竟,我们曾经是十,分,钟,的,朋,友呢~”

    西内!

    神宫千雪郁闷的举起酒杯,冷冰冰的吐出俩字:“无聊。”

    “是吗?”麻生织似乎一想到他之前那副模样就想笑,干脆放下酒杯呵呵的笑出了声,半响才在有些不善的注视下,平息了笑意,表情平静的看着神宫千雪,唇瓣轻动:“那天下午的事,谢谢。”

    看着她此时真挚的眼神,神宫千雪愣了愣,随即拿起酒杯,对她遥遥举杯,然后一饮而尽将酒杯放到了阳台的桌子上,趴在阳台的围栏上看起了星星。

    麻生织也没说话,小口小口的抿着鸡尾酒,和他保持着三步的距离,一起抬头望着夜空。

    不得不说,今天晚上的月色,真的很美。

    --------

    PS:今天作者又梦到了自己是一只鸽子,为了不耽误更新,只能从昨天的位置拼命往家里飞,好不容易飞到家里,梦醒了,可能是因为距离一样远飞的累了,所以今天也只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