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崩坏神话 >章节目录第969章
        听到胡老的讲述,吴阿秀想起刚才怪物抱头痛苦惨叫的样子,才知道怪物是在克制自己。不然吴阿秀早就被怪物攻击了。

    得知了此事,吴阿秀露出一副复杂的神色,最终摇了摇头,轻叹道:“他也是一个可怜的人,究竟是因为什么使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过了一段时间,人们才停止殴打,众人都将棍棒扔到地上,害怕沾到怪物身上的毒。

    吴阿秀跟着众人向着山下走去,他回头看了怪物一眼,发现怪物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风吹落叶,掩盖不住那一抹孤独的苍凉。

    时间一点一滴流走,夕阳西下,此时已经到了傍晚。

    他就这样躺在林子里,任凭树叶掩埋他的身体。

    在这一刻,时间显得很漫长,似乎是过了很久很久,那天边的月儿才钻出了云层,在群星闪耀的夜里独树一帜。

    月光似水,洒向大地,温柔了人间。

    那孤独的腐朽尸骨,已是无法享受这柔美月色。

    月色温婉如水,却也是可惜了这大好景致。毕竟,这伤,已彻骨,纵使月色也难以修复,白白苦了这满面秋月。

    到了深夜,他终究还是动了。

    慢慢的从地上爬起,在夜色下显得是如此的孤独。

    他抬头凝望着夜空,发出一声低吼,似乎在与苍天对峙,他不服输,他要让苍天看到,他依然可以挺起胸膛站在这里。

    “我的命运,凭什么由你做主?”他的嗓子里发出一声低吼,他的倔强,他的坚强,在这一刻显露无遗。

    “我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倒下,因为我是宁哲,有着宁折不弯的性格!”

    宁哲染了疫毒,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又在神志不清的时候来到眼前这个陌生的世界。

    月色下,他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白骨与腐肉,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勉勉强强能看清眼前的事物。有的时候甚至感受不到身体上撕裂般的疼痛,但是他的嗅觉与听觉却特别的敏感。

    他对鲜血也特别敏感,遇到人或者动物,他总是有饮血的冲动。他不想变成一位嗜血的怪物,所以竭尽全力的克制自己,让自己时刻都保持冷静。

    但无奈的是,他有过精神模糊的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他伤害了很多无辜的人。所以才引起村民们的暴打。

    游荡在树林中,就像一只行尸走肉,漫无目的,不知方向。

    就在宁哲迷茫之时,忽然听到附近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师傅,我们从冰原走到中原,已经走了六十多天,究竟要去哪里啊?”这是一个很清脆的小女孩儿说话的声音。

    宁哲停下脚步,躲在了一颗大树的后面。片刻后,他看到一位白衣女子带着一个小姑娘穿过这片树林,向着前方慢慢走去。

    “这么晚了,怎么会有人在这树林里漫步?”宁哲情不自禁的嘀咕了一声,但是他却发不出正常人的声音,一旦张开嘴就发出犹如野兽般的低吼。

    白衣女子也很机敏,她听到了宁哲发出的吼声,并转过身立即锁住方向,身体轻轻飘起,却快如风似的迅速飞到宁哲面前。

    那个小女孩儿也跟着白衣女子跑了过来,当小女孩儿看清宁哲的面目时,吓得大叫一声,两个大眼睛瞪得溜圆。

    “月儿,回到师傅身边来!”

    原来,这白衣女子便是南极仙宫的宫主冰清,小女孩儿就是她的徒弟月儿。

    月儿躲到师傅的身后,冰清面对着宁哲,她皱了一下眉头,疑问道:“你身上的毒气很重,你的肉已经腐烂到这个地步了,为何还能够活下来?”

    宁哲见冰清如此淡定自若的看着自己,就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人。

    “嗷~”

    宁哲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吼声。

    冰清好奇的看着宁哲,露出一副疑惑的样子,轻轻的说道:“真是奇怪,我从没有听说过像你这样的怪人。”

    说罢,她便伸出手去触碰宁哲的身体,也不嫌脏。

    宁哲想要躲避,但是冰清的速度出奇的快,还没等宁哲反应过来,他那森白的手臂就被冰清给抓了起来。

    宁哲的手被冰清紧紧的握在手里,不一会儿冰清手上的肌肤就变成了黑色。宁哲迅速将手抽了回来,而冰清却是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手臂,没有一丝危急的表现。

    只见她摊开手掌,手上突然泛起一阵白光,她的手随即恢复了正常。

    “你身上这毒平常人碰不得,沾上就死,好在不会通过空气传播。所以你不能与任何人交往,如果你信任我,就跟我走。我带你找一个安静的没人的地方,然后替你祛除身上的奇毒。”冰清面对着宁哲,眼神似乎能将那冰霜融化。

    “师傅,不要带他走,我怕。”月儿从冰清的身后露出脑袋,撅着小嘴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冰清拍了拍月儿的脑袋,柔声道:“身为人间正派,我们不能见死不救。那个可怜人虽然身上有毒,但你不碰他就行了。”

    “啊……那好吧。”月儿显然还有些不情愿,但她还是听从了师傅的话。

    看着眼前如仙如画的女子,宁哲的心就像敞开了一扇窗,即便他现在身上如刀割般的疼痛,但站在她的面前,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中一样,让他的全身都充满了温暖。

    宁哲点了点头,答应跟随冰清离去。

    就这样,三人一起离开了这片林子。

    三人来到山下,进入了临峰村,又穿过村子来到附近的那片石林中。

    站在石林前,冰清看了宁哲一眼,说道:“这里灵气充沛,是修养的好地方,我们去里面找个合适的地方,然后替你祛毒。”

    “师傅,我嗅到一股很隐秘的妖气。”月儿皱着小鼻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冰清向四处看了一下,说道:“妖并非都是残暴成性,只要它没有伤害人类,我们也可以与它和平相处。”

    说完这句话,冰清便带着自己的徒弟和宁哲向着石林深处走去。

    三人走在石林中,发现这里面的石头似乎被移动过,这里面有很多由大石堆砌成的石屋,而且刚才月儿察觉到这里面有妖气。冰清觉得这里应该是某一个或者某一群妖怪的巢穴。

    于是,冰清站在原地,大声说道:“小女冰清,今日路过此地,借宿一晚,还请这里的主人同意。”

    语毕,突然从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们随便,只要别打扰我就行,另外白天的时候你们最好别在我这里,以免被附近的村民看到。尤其是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儿,这左左右右的村民都与他有血海深仇。”

    冰清听了后露出一副震惊的样子,随即一脸愤怒的看着宁哲,质问道:“你伤人了?”

    宁哲低下了头,他虽然不是有意要伤人,但是那些被他伤过的人都无辜的死去了。

    “你也别怪这家伙儿了,他有的时候神志不清,所以才干了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石林中再次传来男人的声音。

    冰清凝望着四周,抱了抱拳,朗声说道:“阁下可否现身一见?”

    “我现在不方便见人,想必姑娘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今夜你带他来这里应该是要救他。这救人的事我举双手赞成,你就别犹豫了。这家伙虽然伤了人,但绝对不是有意的。如果你能把他变回正常人最好,也免得他再错手伤害无辜人。”

    听到石林主人的劝告,冰清最终点了点头,带着宁哲坐在一块大石下,月儿守护在二人身旁。

    “月儿,你现在先去远处等着,在我给他祛毒的过程中会散发大量毒气,我可以将毒气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并彻底清除,你要站在毒气范围之外,否则毒气会侵入你的身体。”冰清对月儿嘱咐着,月儿听了后便跑向了远处,躲得远远的。

    待月儿离开一段距离后,冰清便与宁哲面对面盘膝而坐,开始施展法术进行祛毒。

    此时,冰清身外散发着一股股暖流,滋润着宁哲已经腐烂不堪的身体。宁哲感觉自己的全身在这股暖流的滋润下舒适无比,尽情的享受在其中。

    因为他的视线不好,只能看到冰清朦胧的样子。

    她一袭白衣,纤美的身姿,就像天边那一弯月牙,显得圣洁无暇。

    夜色下,林立的石林中,一团黑色气体犹如雾气般漂浮在空中,悬浮在冰清与宁哲二人的头顶。

    此时冰清已经显出疲惫之色,汗水从她的脸颊上滑落。她正在极力的替宁哲祛毒,但是已经施展一个多时辰了,宁哲身上的毒气刚被祛除,就会生出新的毒气,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这是冰清第一次遇到的情况,她一次又一次的施展法术,但是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冰清散发出一缕真气,将空中漂浮的毒气清除。此刻她无力的坐在宁哲的对面,已经是无计可施。

    宁哲抬起头,他现在双眼不再是红色,恢复了正常。身上的蛆虫也都消失不见了。不仅如此,他的视力也恢复了正常,此刻能够清晰的看到冰清的如玉容颜。

    “谢谢你。”虽然宁哲此刻说话的声音很小很弱,但总算是说出了人话,不像是以前那样如野兽般低吼。

    冰清凝视着宁哲的双眼,似乎要洞穿他的内心。看了片刻,冰清微微点头,对宁哲说道:“虽然你的毒我不能完全清除,但你身上阻塞的经脉已经被我打通。你现在可以像一位正常人一样说话,但依然不能接近别人,因为你身上充满剧毒,被普通的人碰到就会致人死亡。”

    “我知道了。”宁哲一副很落寞的样子,不过他也满足了,毕竟他现在可以与人交流了。

    宁哲转了转眼珠,看着自己身上的腐肉与已经露出来的白骨,沉声道:“将来我会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

    冰清轻叹一口气,默认了。

    二人陷入了沉默,月儿在远处观望着这里,没有得到师傅的允许,她便不敢靠近。

    就在气氛凝重之时,一块闪耀着金光的大石突然从天而降,直接砸到了宁哲的身上,大石降落的速度快得连冰清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冰清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这块金色大石,发现这块巨石竟然是透明的,此刻宁哲的身体被大石吸入石心之中。冰清伸出手试着触碰了一下大石,感觉这石头坚硬如铁,仿佛比一般普通的石头要坚硬许多。

    冰清疑惑不解,不知这坚硬的大石是如何将宁哲吸入其中的,又是从哪里飞来的?

    就在冰清疑惑不解时,一个脖子上带着一串珠子的大汉懒洋洋地从远处走来。他慢悠悠的走到冰清身边,打了个哈欠,像是刚睡醒的样子,嘴角边还有口水的痕迹。

    看到突然出现的怪人,冰清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对月儿单独使用了“千里传音”法术。月儿听到师傅的召唤,便迅速回到她的身边。

    刚刚回到师傅的身边,月儿便举起胳膊指着怪人,脆声脆气地说道:“你是一个妖怪!”

    月儿的看家本领就是能识别妖气,一般的修真者都能识别妖气,但是识别一些刻意隐藏妖气的妖怪就比较困难。不过月儿天生就是一位捉妖者,无论怎样她都可以清晰的识别出妖气。

    看着指认自己的月儿,怪人双眼一亮,大笑一声说道:“你这小孩儿好生厉害,我身上带着紫宗护妖符都能被你察觉到妖气,连那些修炼几百年的老家伙都不能轻易的识别出来。”

    月儿吐了吐舌头,躲到师傅的身后。冰清见眼前这个妖怪没有恶意,她也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想必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多谢你施舍地盘让我给此人祛毒。”

    怪人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不用这么客气,我是石仙,你叫什么?”

    冰清点头道:“我叫冰清,来自冰原。”

    此刻石仙是背对着冰清,他现在正仔细的观察着被金色大石笼罩在其中的宁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