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并州李义 >章节目录0449:势如破竹
    五月底。

    司隶河内郡怀县。

    “为什么?!为什么袁绍的袁军还没来?!”丁原在厅堂中不断来回渡着步,神情中充满了急躁和惶恐。

    他没办法不着急,毕竟他之所以敢拒绝李义甚至斩杀其派来的使者,就是因为袁绍答应如果李义出兵进攻河内的话,他就会派袁军前来支援,更会派人攻入并州牵制李义。

    对此,丁原并没有怀疑,因为他非常清楚,袁绍是绝对不会任由李义拿下河内的。而且袁绍的强大,是他曾经自身体验过的,不然也不会背叛董卓投靠袁绍。再加上袁绍如今拿下了冀州,实力定然更强。

    只是如今,李义派来的部队不但已经攻入了河内郡,更在数天之内连破两座城池,一路南下直攻野王城,但袁绍答应的援军却完全没有踪影。

    而面对丁原的焦躁,旁边的诸人却只是低着头,身体有些畏缩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搭腔的意思。

    说起来,自从被袁绍表为河内郡守兼执金吾后,丁原就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叛董卓投靠袁绍这件事情打开了丁原体内的某种开关,又或者因为地位的突然提升,从一介区区的武猛都尉变成了掌控一郡百姓生死的郡守。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丁原的性格变得更加自大,脾气也变得更加暴躁了。同时,他也变得喜欢享受奢华的生活,不再如同之前那样体恤下属百姓,愿意与他们同甘共苦了。

    甚至于,为了更好的享受奢侈的生活,他还下令增加了许多苛捐杂税,以此来获取大量的钱财。虽然也有人劝说过,但下场却是被丁原直接丢进了牢狱之中,甚至如果不是麾下苦苦求情,甚至会有不少人直接被丁原处死。

    这种情况下,又有谁敢在丁原愤怒的时候冒头呢?只是他们不冒头,不代表丁原不会点名,毕竟对于没怎么读过书的丁原来说,这种费脑子的事情实在不是他擅长的。

    停下脚步,环视了众人一眼后,丁原对着其中一名年轻男子沉声问道,“伯达,你有什么想法?!”丁原的语气虽然依然带着怒气,但却已经比刚才好了许多。并不是气消了,而是被他强压了下去,因为面前这名年轻人,哪怕是自大如丁原,却也不敢轻易得罪。

    这名年轻人名叫司马朗,乃是河内温县司马家的长子。而司马家,则是河内郡的名门望族!当然,让丁原如此忍让不单单是因为其是司马家的人,更是因为他是真有才学!其十二岁进入童子科入读,不过在董卓西迁时,其父治书御史司马防让其带家人返回家乡温县。

    只是回来不久,就被丁原强行请了过去担任幕僚,今年行冠礼后,更是让其担任主簿一职。哪怕司马朗对其的态度很是淡漠,但丁原却也不以为意。毕竟,在他心中司马朗可是大才,身为河内郡的郡守,麾下没有一个大才,像话吗?!

    好吧,也不能怪丁原,因为他也很是无奈。虽然伸出河内,但因为董卓和联军的大战,以及丁原那无法拿得出手的身份,导致根本没有什么士子愿意为其效力。甚至丁原还知道,地方上许多县令对于丁原都是很不屑的,只不过碍于他的军威不敢说出来而已。

    面对丁原的闻讯,司马朗淡淡的说道,“回将军,下官以为,定然是有什么原因导致袁车骑被牵制住了。”

    听到司马朗的话,丁原顿时就想发火,因为这种回答还需要司马朗来说吗?只是想到他的身份和才学,又想到麾下那群只懂得打仗的废物,丁原不得不压下怒火略带讨好的问道,“那伯达觉得现在我该怎么办?”

    闻言,司马朗虽然不愿,但看到丁原的模样,却也只能开口说道,“将军,如今攻入河内的李军兵不过三万余人,所以下官以为,只需要将周围的部队集结起来死守,等待袁车骑那边的援军即可。”

    听到司马朗的话,丁原并不怎么满意,因为这种被动防守的局面根本不是他想要的。只是那司马朗一副只有如此的模样,而他自己却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这让他只得同意了司马朗的提议。

    只是,虽然司马朗只是说集结怀县附近的部队,但如今在将近一年的奢华糜烂生活中,早已经被磨去锐气的丁原,却依然觉得很不保险。所以他又再次下令,强行征集周围县乡18岁以上的男子从军,同时以抵挡外敌保护地方为由,强行征集了大量的钱财粮草。

    虽然司马朗带头反对,但面对丁原的一意孤行,他们却也没有太多的办法。

    “唉,如此下去,岂不是害苦了地方百姓?得想想办法啊……”司马朗皱着眉头暗想着。

    就在丁原准备死守怀县时,野王城外。

    东门、北门、南门,童飞、关羽、徐晃各率一军不断攻打着野王城,无数士兵们在巨石、箭矢的掩护下,渡过护城河,踩着云梯车不断向城墙发起冲锋。

    而面对李军的攻势,这座昔日挡住袁绍十数万大军的城池,却连半天都没能够守下来。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此时野王城的守将,既不是在凉州和官军大战无数词的马腾和足智多谋的贾诩,也没有四万大军。

    未到黄昏之时,城门就已经被攻破。而面对蜂拥而入的李军,野王城的守将并没有选择拼死作战,而是很快就率军降服了。

    “战事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啊,会不会是丁原的诡计?”面对如此顺利的情况,童飞似乎有些难以相信。虽然一路打过来,城内兵力最多也不过数千,守将水平也都一般,但每座城都是半天就攻下来,这种顺利的情况让童飞如何不怀疑?

    “哈哈!童将军太看得起那丁原了!而且末将以为,不是敌人有什么诡计,而是因为我军太强了!”听到童飞的话,一旁的关羽忍不住扶须笑道,语气中,对丁原那是充满了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