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豪门逍遥战神 > 第17章 送你一顶绿帽子
    盒子里装的是一顶精致的绿帽子。

    “啊!”

    王天海气的当场摔了礼盒,大吼道:“保安,给我弄死他!”

    可是,天幕安保公司的保安们安静的站在门口,仿佛没有听到王天海的话一样。

    “你们没听见我的话吗?

    把他给我抓起来!”

    王天海大吼出口。

    “哈哈!”

    齐天笑了笑,一步一步走出了酒店。

    天幕安保公司保安们一动不动如雕像,王天海想冲出去,却反被拦住。

    “你们要造反吗?”

    王天海嘶吼,却遭到了保安们的一顿毒打。

    齐天上了丰田埃尔法,关上车门。

    紧接着,一大帮拎着砍刀的社会人立刻围拢过来,把整辆车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外面等候多时的黄天雷与林婉儿出现了。

    “哈哈哈!”

    两人大笑起来。

    黄天雷道“狗杂种,你不是很能打,不是让我跪下求饶,现在怎么样啊?”

    “本小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让我给他舔过鞋!”

    林婉儿狠狠的道:“我今天要让你给在场的所有人舔鞋!”

    “是谁,给你们两个人的勇气?”

    齐天降下小角度的车窗,外面的人看不到他的脸。

    “你瞎了眼吗?”

    黄天雷道:“我喊来的是海三炮,西浴场老大海四爷的头马!”

    “天雷,您怎么搞就直说!”

    海三炮叼着香烟远处缓缓走来,站到了埃尔法车前。

    “打烂他的嘴,打断他的腿,掰断他十根手指头!”

    黄天雷骄傲十分,马上就要扬眉吐气了。

    “啪嗒!”

    海三炮丢了香烟,然后用脚尖狠狠的捻灭。

    “兄弟们,抄家伙干!”

    说着,海三炮伸手拉开了埃尔法的车门,想把里面的人抓出来打。

    海三炮却突然僵住了身子,他的小弟们也不敢动了。

    “三炮,就是他,干他啊!”

    黄天雷大吼,急的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

    “怎么不动手啊?”

    齐天开口,语气冰冷。

    “噗通!”

    海三炮直接跪在了地上,一巴掌甩在了自己的脸上。

    “天少爷,我错了,我真不知道是您啊!”

    就在昨天晚上,海三炮和他的小弟们亲眼目睹了金虎的悲惨下场,现在就是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齐天一根毫毛。

    “起来说话!”

    齐天说道:“屁大点事,就给我下跪,不值当!”

    “谢谢天少爷!”

    海三炮赶忙起身。

    “三炮,你疯了?”

    黄天雷不解道:“你跪他干什么?”

    “就是!”

    林婉儿也跟着说道:“他就是一个臭屌丝,有什么资格让您给他下跪?”

    “您不会认错人了吧?”

    黄天雷道:“这小子就喜欢装大,狗屁不是!”

    “啪啪!”

    海三炮两个大巴掌就抽在了黄天雷和林婉儿的脸上。

    “你打我们干什么?”

    黄天雷懵逼了。

    “海三炮,你特么的疯了,敢打我?”

    林婉儿气的大吼出口。

    “打你,老子还要弄死你!”

    海三炮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你个臭婊子,知道自己惹谁了吗?”

    “啪啪啪!”

    海三炮又是三个大巴掌,抽的林婉儿俏脸儿变成猴子屁股,眼泪唰唰的落下。

    黄天雷还没来得及说话,直接被海三炮一脚给踹趴下了。

    “天少爷,怎么处置这两个人?”

    海三炮毕恭毕敬的问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齐天说完,关闭了车门。

    “明白!”

    海三炮点头,指着黄天雷大吼道:“兄弟们,打断他的腿,打烂他的嘴!”

    “是!”

    这几十号社会人立刻扑向了黄天雷,顿时拳打脚踢,刀砍后背。

    “啊……”黄天雷惨叫,浑身上下鲜血淋漓,人已经成了一滩烂泥,当场昏死过去。

    这时候,海三炮的目光望向了林婉儿。

    “林婉儿,兄弟们的鞋都脏了,麻烦你给我们舔干净!”

    “我……”林婉儿望了一眼埃尔法车上的男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或许,这一生中最不该惹的就是这个男人,因为他实在是太恐怖了。

    海三炮大喝道:“不舔,我现在就拉你去非洲,让你去站街!”

    “我舔,我舔,我舔!”

    林婉儿望向了四周,酒店内外,一片混乱,并没有什么人注视到这里。

    在齐天的注视下,林婉儿像是条狗一样在地上爬,给每一个揍过黄天雷的男人舔鞋。

    “哈哈哈!”

    海三炮的手下们发出了一阵阵狂笑声,这么大的美人给他们舔鞋,这个牛能吹到明年。

    “我们走!”

    齐天打了个响指。

    “是!”

    黑泰点头,开车缓缓离开了天海大酒店,留下的是一片狼藉。

    靠在座位上,齐天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竟然有好几十个未接电话,短信也有几十条。

    打开一看,全都是楚家人发来的消息,王琴更是发短信咒骂他。

    齐天感觉一阵头大,貌似上午的时候确实是答应去楚家吃晚饭。

    虽然放了楚家的鸽子,但是王琴的情绪也不该这么激动吧?

    此刻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齐天思来想去还是给干爹楚天南回了个电话。

    “喂,干爹!”

    齐天道。

    “臭小子,吃饭不来,打电话不接,出什么事了?”

    楚天南也忍不住质问了。

    “没事,就是公司里加了个班!”

    齐天道:“实在抱歉,代我向干娘和诗曼赔个不是,后天您过生日,肯定不会失约!”

    “什么赔礼道歉的!都是自家人!”

    楚天南笑道:“周日中午过来,咱们爷俩不醉不休!”

    “好,一言为定!”

    齐天道。

    “行,早点休息吧!”

    楚天南才说完,电话就被王琴给抢走了。

    “齐天,你个王八蛋,让你过来吃个饭怎么了,你还有脾气了,你狂的没边了,我告诉你……”王琴忽然不骂了,看了看手机,电话已经挂断了。

    “刚挂的!”

    楚天南道:“行了,你消消气!”

    “我消消气?”

    王琴吼道:“做了一桌子菜,等了他三个小时!”

    “咱们不是吃了,没白搭!”

    楚天南憨笑着。

    “呸!”

    王琴道:“他就是做贼心虚,知道我们要盘问他张野的事情,不敢来了!”

    楚天南道:“我刚问清楚了,加班,没看到手机消息!”

    “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他,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王琴说着就回拨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

    “楚天南,这就是你的好干儿子……”王琴和楚天南就在客厅里吵闹起来。

    楚诗曼就坐在沙发上,一句话没有说,却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