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以剑问道王希尧 > 第76章 礼物,拔剑,黑木崖来的书信。
    减少了练剑的时间,心态不那么焦急,做到了张弛有度,修行的效果果真好了很多。

    至少,不会再感觉到累。

    身体累,倒还无所谓。

    重要的是心累。

    做任何事情,一旦觉得心累,那么就说明自身出了问题,需要作出改变。

    王希尧在宣纸上写下最后一个字。

    放下毛笔。

    望着纸上的小楷,王希尧满意地点了点头。

    字,匠气十足,可是胜在工整。

    以王希尧对力量的精准控制,无论是练剑还是写字,都能很快掌握其中诀窍。

    王希尧说道:“写字,不比练剑简单呢。”

    毛笔的笔尖柔软,想要写出完美的正楷小字,其实并不容易。

    风清扬看了一眼宣纸上的内容。

    是剑谱。

    剑谱中,包含着王希尧的练剑心得,导引术,炼体之术。

    王希尧写的剑谱,其精髓是在练法上。

    只要修炼者按部就班地照着剑谱练,不偷懒,只需花十年的时间,就可以成为剑术宗师。

    如果说,独孤九剑是适合剑术基础扎实,有悟性的人修炼。那么王希尧编写的这本剑谱,就是适合普通人练。

    比起独孤九剑,王希尧编写的剑谱,更有推广的价值。世上,普通人居多,悟性高的人,稀少。

    风清扬说道:“希尧,你真的打算把这本剑谱送给宁女娃和岳不群?”

    王希尧点头说道:“是啊。师父,咱们没有钱财,能拿得出手的,也就这点剑术。”

    风清扬说道:“太珍贵了。”

    王希尧笑着说道:“珍贵不珍贵,又有什么关系,不也是留在华山派内吗?”

    风清扬说道:“那到也是。”

    等墨迹干了,王希尧收好剑谱,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将剑谱装了进去。

    明天就是初一。

    王希尧要把剑谱当成礼物,送给宁中则。

    ………

    华山派张灯结彩。

    岳不群和宁中则大婚,来参加婚礼的人并不多。

    少林武当虽然派代表来了,但是只是几个弟子。

    其他门派,大多都是如此。

    唯独嵩山派,是掌门人左冷禅亲自来了。

    岳不群是华山派掌门。按理说,他成亲,各大门派都要有重要的人出场。

    可惜,没有实力,别人是不会给面子。

    人,就是这样现实。

    华山派没有让人敬畏的实力,不再是五岳剑派盟主,谁还会给岳不群面子?

    王希尧下了思过崖,来到正气堂。

    岳不群和宁中则准备拜天地。

    王希尧暗自摇头,华山派真是够寒酸的,岳不群和宁中则成亲,礼节有些简单。

    不简单不行。

    岳不群和宁中则只能拜天地。

    拜高堂?

    他们二人连个长辈都没有,拜什么高堂?

    风清扬倒是长辈,但是风清扬不会来。

    礼毕。

    王希尧把木盒交给宁中则,说道:“宁师姐,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你收好。”

    宁中则高兴道:“谢谢。师弟,快点请坐,宴席就要开始了。”

    令狐冲他们几个晚辈,盯着王希尧满脸好奇。

    “你就是小师叔?”令狐冲问道。

    王希尧点头说道:“是啊。我就是你们的小师叔。你是令狐冲吧?我听宁师姐说,你是个练剑天才。”

    令狐冲一脸得意,说道:“我学剑是要比师弟们要快一些。小师叔,师娘说,你的剑术比师父还要厉害。是真的吗?”

    王希尧说道:“没宁师姐说得那么夸张。”

    宴席吃到一半。

    左冷禅就开始发难。

    其他人,哪怕不是真心来祝福岳不群和宁中则,但是没有当场给华山派难堪。

    可是嵩山派就有些过分了。

    左冷禅的年纪比岳不群大五六岁,说话是一点都不客气。现在嵩山派做了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好像就是掌握了至高权利一样。

    王希尧在左冷禅的身上见到了古雍的影子。左冷禅和古雍的性格,有些类似。

    可惜的是,岳不群不是诸葛元洪。

    岳不群的养气功夫很好。

    形势比人强。

    岳不群的脾气不能不好,他现在可不敢得罪左冷禅,只能忍气吞声。

    左冷禅太嚣张。

    王希尧有点看不过去,说道:“左冷禅,我们都知道你做了嵩山派掌门人,你的内功剑术跨入江湖一流境界。”

    “华山派稳做五岳剑派盟主数十年,现在,我们不想做盟主了,把盟主之位让给你。记住,盟主之位是我们让给你的。华山派不是没有人。”

    “你左冷禅做嵩山派掌门,做五岳剑派盟主就是。你今天来华山派,要是客客气气,带着祝福,我们欢迎。你要是来给华山派难堪,我就让你滚出华山。”

    在场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王希尧。

    王希尧只是个少年,脸色有些苍白,竟敢如此跟左冷禅说话?

    真是好大的胆子。

    左冷禅盯着王希尧,说道:“你是谁?”

    王希尧说道:“华山,王希尧。”

    宁中则连忙说道:“左师兄,您别生气,我小师弟年少气盛,不会说话。”

    左冷禅说道:“原来是王希尧师弟。王师弟,你说话的口气挺大,就不知道你的剑法如何?”

    王希尧说道:“我练过几年剑术。怎么,莫非左盟主想要试一试?”

    左冷禅说道:“好。那我就试试王师弟的身手。”

    锵!

    左冷禅抽出佩剑,向王希尧攻来。

    左冷禅和王希尧相隔不到十米,攻击瞬间就到。

    王希尧手握剑柄。

    当王希尧拔剑的那一刻。左冷禅只见到剑光一闪,自己的佩剑被王希尧削断,咽喉被剑尖抵着。

    王希尧的剑,只需再前进半寸,就可以要了左冷禅的性命。

    左冷禅一脸惊恐,吞了吞口水,后退一步。

    王希尧长剑归鞘,冷声说道:“左盟主,你就这点本事,也敢来华山派找优越感?回去继续练十年剑术,再来耀武扬威吧。”

    左冷禅问道:“你是剑宗传人。”

    王希尧说道:“我是华山派的人。”

    继续留在华山派,只会丢人现眼,左冷禅对几位师弟说道:“我们走!”

    左冷禅带着嵩山派的人离开以后。

    王希尧也起身离席。

    宁中则追了出来,只见王希尧扶着路边的树干喷出了一口鲜血。

    宁中则紧张道:“希尧师弟,你受伤了。”

    王希尧擦拭了嘴角的血迹,说道:“宁师姐,我没什么大碍,修养几天就好。我这身体,太弱,只出一剑,就承受不住。”

    王希尧刚才那一剑,看似轻松简单。但其实王希尧是出了全力,把剑术技巧都用上。

    竭尽全力出一剑,王希尧反倒自己受了伤。

    王希尧感慨,要是自己有全盛时期的一成力量,就左冷禅这种货色,自己是丝毫不会放在眼里。

    宁中则说道:“师弟你体弱气虚,不该拔剑。”

    宁中则是真心关心王希尧。

    王希尧摇头说道:“左冷禅欺人太甚,要是我不将他震住。以后,华山派就别想有好日子过。我出一剑,震慑了左冷禅的心神,惊住了在场的人。数年之内,其他门派不会再轻易欺负华山派。”

    不说其他门派的人,宁中则也被王希尧的剑术惊骇到了。

    她没有想到,王希尧的剑术竟然达到鬼神莫测的境界。

    不知风师叔的剑术,又是到了什么样的造诣?

    剑宗,真的有传言中那么不堪吗?宁中则对气宗的理念产生了动摇。

    王希尧说道:“宁师姐,你先回去。今天是你大喜日子,不可离席太久。我就先回思过崖了。”

    宁中则说道:“希尧师弟,我送你回去。”

    王希尧摇头说道:“不用。我还撑得住。”

    王希尧一步一步向思过崖走去,步伐很慢,但是走得很稳。

    ………

    左冷禅带着嵩山派的人下了华山。

    不时地,摸摸脖子。

    回想起王希尧刚才那一剑,左冷禅还有点心有余悸。

    左冷禅暗道:“王希尧的剑术,太可怕。我在他面前,竟然走不过一招。华山剑宗,真的就那么强大吗?”

    华山剑宗,数十年前出了一位风清扬,剑术威震天下。现在又出了一个王希尧。

    “不过,王希尧削断我的佩剑,用剑指着我的时候,他额头上出现密集的汗珠。王希尧的剑术的确可怕,不过,那小子好像是个病夫,有疾在身。”左冷禅眼神一闪,心中想着阴谋诡计。

    …………

    宁中则回到正气堂,说道:“大家随意,尽量吃好,喝好。要是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多多包涵。”

    恒山派的一个弟子说道:“宁师姐太客气。我们能来参加宁师姐和岳师兄的婚礼,倍感荣幸。”

    “对,对,对。我们非常荣幸。祝宁师姐和岳师兄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华山派有王希尧这样厉害的剑客。

    谁还敢小瞧华山派?

    现在在场的人,对岳不群和宁中则的态度,立刻有了很大的转变。

    就在此时。

    一个信使来到正气堂的门口。

    他擦拭了额头上的汗水,说道:“上华山的路,可真是陡峭,太难走了。黑木崖寄来的信件,请华山派的人收信。”

    信使的话,让宴席上的人一惊。

    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黑木崖来的信件?

    黑木崖可是魔教的老巢啊。

    岳不群冷声说道:“胡说八道。黑木崖的信件,怎么会送到华山派?肯定是搞错了。”

    信使拿出信件,仔细看了看信封上的地址,说道:“没有错啊。黑木崖寄来的书信,请华山王希尧公子签收。”

    每个人的心中不约而同地想到,莫非,王希尧和魔教有勾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