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枫纪雪雨 > 第2637章 唇亡齿寒!
    他们终于明白,武者圈子到底是多么的恐怖。

    而他们每个人,也是得到了巨大的成长。

    心态,定然也是发生了不少变化。

    燕宏鹰声音低沉,一直说了很多的话语。

    语气中,满是自责和愧疚。

    而其他人,则是一言不发的听着。

    还有很多弟子,则是在无声流泪。

    就在昨天以前,他们还在一起欢声笑语,作为同门弟子,虽然偶然有矛盾,但常年生活在一起,终究是有感情的。

    特别是在陆枫到来以后,他改变了宗门内很多弟子的想法,

    也正是陆枫让他们明白,他们是一家人,是同坐一条船的一家人。

    而现在,昨天以前还在跟他们吹牛打屁的人,却是躺在灵台那里,永远闭上了眼睛。

    这,任谁都不能保持心态不变。

    葬礼一切从简,很快就要下葬。

    毕竟,这边不是龙国,规矩也跟龙国那边有极大不同。

    “厉浩,你去叫一下陆雨。”

    “他说这个葬礼,要等他一起。”

    燕宏鹰缓缓转头,看向厉浩说道。

    “是!”

    厉浩应了一声,当即就要转身。

    “我来了。”

    而厉浩刚刚转身,就听到陆枫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的目光,当即齐刷刷落到了陆枫的身上。

    陆枫此时也是一身黑色服饰,神色沉静的缓缓迈步。

    “既然人已到齐,那诸位弟子,就送他们最后一程吧!”

    燕宏鹰微微点头,轻声宣布道。

    众弟子均是轻轻点头,随后有几个弟子迈步上前,准备用担架抬起那几名弟子的尸体。

    这边讲究的规矩,是真正的入土为安。

    所以,连棺木都不曾准备。

    陆枫也是缓步上前,将那名女弟子,轻轻抱了起来。

    “我,送你最后一段路。”

    陆枫即便身上带伤,但还是微微咬牙,将女弟子抱了起来。

    随后,陆枫在前,其他人在后,一起朝着挖好的墓地走去。

    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

    所有人都是默默的走着,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气氛,无比凄凉沉重。

    离别,本就让人心中难受。

    而这一次,是生离死别,再也无法相见。

    很多弟子的泪水,都在无声流淌。

    包括陆枫在内,也是眼眶通红。

    “我先把你葬在这里。”

    “等我处理完这边的所有事情……”

    “若我还能活着,我会把你带回龙国安葬。”

    陆枫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

    这些话,怀中这个女弟子是再也听不到了。

    但不管她听不听得到,有些事情陆枫都要去做。

    这是,责任。

    而陆枫,自然要负起这个责任。

    “还有,你们的仇,我会报。”

    “血债,必然要用鲜血来偿还。”

    “你们就在天上看着,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陆枫缓缓低头,眼中满是冰冷。

    很快,几名弟子下葬,葬礼也就简单结束。

    陆枫做完了该做的事情,就回到了房间中,再也没有出来。

    ……

    跆拳宗门。

    卢成坐在椅子上,脸色极为阴沉。

    他当天虽然败给了燕宏鹰,但并没有受多么重的伤势。

    因为还没等燕宏鹰对他下死手,陆枫就把燕宏鹰拦了下来。

    换句话说,若不是陆枫,他卢成现在怕是已经踏上了奈何桥。

    但卢成也明白,陆枫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救他。

    而是准备,亲自将他斩杀。

    而卢成,哪能会坐以待毙?

    “北川宗主,这件事情,咱们双方已经绑在了一起。”

    “所以,你之前说的话,有些可笑。”

    卢成缓缓转头,看向一名留着东瀛方块胡的中年。

    这中年名叫北川,是东瀛武者宗门的现任宗主。

    “卢宗主,我觉得你要是聪明,现在就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毕竟,那燕宏鹰的实力,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北川淡淡一笑,语气玩味。

    “我走的了么?”

    卢成脸色阴沉,瞪着北川问道。

    此时的跆拳宗门,不仅被燕宏鹰派人看着。

    甚至还有别的宗门的人,都在监视着他们。

    他就算想跑,都跑不掉,到时候只会让人更加耻笑罢了。

    所以,卢成现在根本无法逃跑,只能正面应战。

    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只要能把陆枫给杀掉,他就心满意足。

    “北川宗主,你也不要这幅幸灾乐祸的姿态。”

    “你以为,我跆拳宗门没了,他们会放过你?”

    “你们东瀛也算是跟龙国打了不少交道,应该明白龙国有句话叫做,唇亡齿寒吧?”

    卢成这番话说出来,北川的脸色有些微微变化。

    毕竟,这也是事实。

    东瀛武者宗门,暗中给跆拳宗门提供支援,这件事情陆枫肯定看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