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差佬的故事 >章节目录436 约战陈金诚(3/4)求订阅
    友谊大道。

    豪车缓缓开过,的士唰唰驶来。

    罗森,螃蟹办完入职手续后,两人双手插袋一同走出赌场大门。

    “诶诶,你们等等我。”波波穿着长裙追在他们身后,但是被穿梭的车辆拦下。

    罗森和螃蟹两个不怕死的家伙,早已在车流中穿过车道,故意将波波甩下,嘴巴里发出哈哈的笑声。

    螃蟹看见阿森心情很好,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如你所愿,现在我们洗白上岸了吧。”

    “哈哈,存够钱咱们就可以去做正行生意。”

    “是呀是呀,罗总,森哥!到时候让我去你公司,扫扫厕所哈……”

    “哼,怎么样会让你扫厕所呢,起码也会让你去倒垃圾啦,哈哈哈。”

    螃蟹一巴掌打在了罗森的屁股上,打的罗森在路边跳了起来:“我现在只想拿回我的房契,然后周末去看看外婆。”

    “安心啦,李生怎么可能会贪你一套房子呢。”罗森不以为意的笑笑,看见路边有一个卖幸运金币的老阿婆,心里忽然来了兴趣,止住脚步伸手从摊位上拿起两枚幸运金币。

    “阿婆,多少钱一个?”

    “十五块一个,两个三十块。”阿婆的箱子里除了幸运金币外,还有一些幸运项链,幸运手镯之类的小玩意,都是专门卖给图个吉利的赌客们。

    罗森心情很好,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五十块的港币,放在阿婆的箱子上:“五十块,不用找了。”

    “多谢先生,祝你们好运。”阿婆收起钞票,双手合十,用苍老的声音替他们祝福。

    已经跑过摊位的螃蟹返身回来,狠狠拍了拍罗森的脑袋:“你是凯子来着,这种东西假的嘛,十几年前我也卖过啊。”

    “哎呀,人家年纪这么大了,做做好事嘛。”

    “行行行,我真不是人。”螃蟹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蛋,表示出毫无诚意的忏悔。

    罗森则是分出一个幸运金币放到他手上:“祝我们两人以后在新乐,顺顺利利,财运大旺。”

    “好,你一个我一个,以后谁丢了这个硬币,那谁的命就没了哦?”螃蟹嘴里嘬着烟,屈指一弹,嗡嗡嗡,就将硬币弹上空中。

    罗森跳起来一把抢过硬币,抓在手中转身就跑:“现在你的小命在我手里啦,哈哈哈。你要是喜欢波波,那你一定就要好好对她,不然我就掐死你的小命。”

    “臭屁森,你这个下流无耻的王八蛋。”螃蟹迈开双腿连忙朝罗森追去,想要把自己的小命给抢回来。

    波波则是刚刚穿过车道,朝他们大喊两声,随后叹了口气,再度迈开步子朝他们追去。

    ……

    大阪。

    上山家的歌妓厅内。

    一间榻榻米包厢,上山文鹿,高进,珍妮,高义等人分席而坐。

    上山文鹿的近身仕女,惠惠子小姐穿着和服,帮客人一一斟满清酒后,跪坐在家住身后。

    “多作!”上山文鹿伸手示意,用日语说了一个“请”字后,举起小樽的酒杯。高进等人虽然不会日语,但是在日本玩了这么久,一个简单的字汇,还是能够明白意思的。

    于是众人举起酒樽,迅速将清酒倒进嘴里,一口将酒饮下腹中。

    旋即众人开始用英文交流,上山文鹿抬手把一包五十万的美金,推到了高进的面前:“高先生,这是我昨天输给您的筹码,请高先生收下。”

    “呵呵。”高进拿起一叠美金看了看,无所谓的又丢进了钱堆。

    上山文鹿拿起酒盏,轻轻斟倒清酒:“赌神两个字世界闻名,其实在请高先生出手前,我就知道自己输定了。只不过我无法想象,您的赌技竟然高明到如此的境界。”

    “你明知道会输还跟我赌,所以说每个赌徒都有他的借口。”高进拾起竹筷,将一片刺身送入嘴中,一双清澈的瞳孔,仿佛看透了这些赌徒的人生。

    上山文鹿深吸一口气道:“因为我想高先生帮我一个忙,我愿意在出一千万美金,请高先生帮我约战新加坡那位’赌魔’陈金诚。”

    “呵,就是那位遭到多国通缉,只敢在公海露面的陈金诚?”高进轻笑一声,脸上若有所思,看来上山家这位陈金诚有所恩怨。

    “嗨,就是他!”

    “家父在三年前代表上山家和塚本家争夺东京赌场的控制权,约定了用对赌的方式定下胜负。但是在最后一局的时候,陈金诚在茶水里给家父下了迷药,用卑鄙的方式赢得了胜利。家父羞愧的当场自杀,从那一天起作为上山家的男人,鄙人肩上就担负着为父亲报仇的责任!”

    上山文鹿双手扶膝,深深将脑袋俯下,语气诚恳的道:“家父上山太郎一直视高先生为前辈,世间能够赌赢陈金诚的,也只有大名鼎鼎的赌神。”

    “还望高先生能够答应这个不情之请。”

    “上山太郎?”高进揣摩着酒杯,在印象中听到过赌妖的名字。这才知道面前的上山文鹿,居然是东京赌妖的儿子。

    坐在下首的高义面带担忧,出声插话道:“进哥,陈金诚这个人臭名远扬,手段卑鄙,你要小心啊。”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不想让高进插手这件事情。

    因为“赌魔”陈金诚在赌坛上,一向是被誉为最接近“赌神”的高手。

    虽然两人行事风格不同,也从未在赌场上交过手,但是一直以来“赌魔”都对高进虎视眈眈,想要找机会把高进踹下神坛。

    本来已经退隐江湖的高进实在没必要插手这件事情,如果一旦输了,他这位靠着赌神招牌在外面混饭吃的弟弟,岂不是也会受到牵连?

    坐在高义对面的珍妮面色一板,狠狠瞪了他一眼:“进哥聊天,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sorry。“高义脸色阴沉的垂下脑袋,不敢和珍妮反驳。

    但是眼角的一丝余光,却瞄向了珍妮的胸前,心里暗骂一声碧池。

    上山文鹿听得懂高义话中的意思,心头一恨,探手从衣内拿出一把匕首,顺势抽出:“如果高先生不愿意帮上山出手,那么上山此生无望报仇,真当不为人子,只有当场刨腹谢罪了!”

    “慢着!我没说不答应!”高进重重的将酒杯放下,转眼看向上山文鹿。

    他知道上山文鹿这把匕首早有准备,但是对方为父报仇的决心,确实非常打动他。

    何况,对于“赌妖”上山太郎的死,高进心中也存着遗憾。他是赌坛的神,作为赌坛无数同业崇拜的对象,他有时候需要挺身而出维护赌坛的公道。让所有人都知道,赌桌上是用赌术分胜负,而不是用手枪,也不是用迷药。

    上山文鹿眼前一亮,重新看到了希望。

    只听高进面带笑意,但却语气坚定的道:“我这个最讨厌别人在赌桌之上,用赌桌之外的手段!帮我下战帖,就约在两个月后!”

    至于会不会输这回事,高进从来没有考虑过,因为他从来没有输过……要知道,有的人当第二,是因为的实力只能拿第二。有的人当第一,是因为前面已经没有路了。有时候第一和第二的差距,远远高过第二和第九十九。

    “多谢高先生,我将派出一队枪手保护高先生,解决高先生在赌桌之外的全部麻烦。”上山文鹿喜形于色,将匕首合拢。

    高进笑了笑:“不用,我有保镖了。”

    “啪啪。”

    只见他拍了拍手,身材消瘦,五官冷峻的龙五拉开房门,走进包厢当中,深深弯腰鞠躬:“高生!”

    其实如果“海洋之心”当初没有失窃的话,高进也不会专门回到亚洲,更不会特意请来这位贴身保镖。

    或许龙五就会在保镖公司的介绍下,被上山文鹿请来保护高先生。

    ……

    而在约战陈金诚的事情谈妥之后,上山文鹿遵守信义,当天就支付了一千万美金到高进的账户。虽然高进答应出战,不是为了这笔佣金,但是足足一千万美金,对于高进来说也是一笔大钱,他当然不会拒绝,欣然笑纳了。

    同时“赌神”的战帖,也通过邮件的方式,直接递送到了陈金诚在新加坡注册的一家公司。很快,“赌神”在两月后约战陈金诚的消息,当即传遍了世界赌坛。

    就在高进带着众人回到港岛的时候……螃蟹一行人也从澳门乘坐轮渡抵港,一脚踩在九龙的码头上,螃蟹便啧啧称奇道:“这个世界还变得真快哈,四天前我们三个还是条烂赌虫,现在摇身一变成了赌场顾问,哈哈哈。”

    “是啊,这个世界就是变得这么快,昨天都传出消息,赌神要在公海上约战赌魔了。”罗森应了一句,笑呵呵走道公路边拦车。

    他们现在当了新乐的顾问,想知道赌坛上的最新消息,自然要比之前单干的时候容易。消息才没穿出多久,他们两个人就已经知道了。

    螃蟹叹了叹气,有点遗憾道:“可惜可惜,赌神和赌魔是在私下约战,没机会看到咯。”

    “怕咩嘢,现在去见李生,说不定李生能拿到门票啊。”罗森面带笑意,随口开了个玩笑。

    螃蟹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一个差佬怎么可能认识赌神?”

    “你还别不信,如果没记错的话,以前李少泽好像和赌神一起上过报纸,就是不知道私下熟不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