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超脑太监 > 第280章 暗斗(六更)
        她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要是败在这个小姑娘手上,死太监的脸面何存?

    纵使他封了修为,仅仅是以射月境宗师迎战,那又如何?旁人可不会管这个。

    自己自从碰到死太监以来,从没见过他吃亏他失败,这一次能看到吗?

    英雄难过美人关,死太监动春心啦?

    她明眸也带着笑意,兴致盎然的观看,巴不得李澄空落败。

    霍雨海却紧张的盯着,唐广来到身边也没察觉。

    “世子……”唐广低声道:“怎跟他打起来了?”

    “切磋剑法。”霍雨海盯着剑光。

    唐广叹一口气。

    霍雨海道:“别说话,分我心!”

    他手按上剑柄,随时准备支援,尽管知道不是对手还是要出剑的。

    绝不能容许范师妹被人所伤!

    “叮叮叮叮……”李澄空不停的换剑法。

    刚开始的时候是雷狱峰的剑法,是根据木墩与地面的痕迹所逆推出来的。

    可惜没有雷狱峰的心法,只能以永离神指的心法与白虹剑诀的心法代替催动。

    两心法都极高妙,可他感觉,比起真正的雷狱峰心法还是差了一筹。

    两心法催动这些剑招,没有雷狱峰心法催动时那种斩断一切、一剑破万法的锋锐。

    看来还是要让宋云轩去雷狱峰。

    “叮叮叮……”李澄空忽然后退,点点头:“好一个天离剑诀,你赢了。”

    范晴水汪汪的明眸闪了闪,还剑归鞘。

    她没想到李澄空这么快认输。

    论剑法之博杂,这个李道渊当属第一,什么剑法都能顺手拈来,衔接流畅如行云流水。

    可惜,再厉害的剑法也逃不出天离剑诀的神妙,天离剑诀号称破尽天下一切剑诀,可不是儿戏。

    越繁复的剑法,天离剑诀越能破之。

    天离剑诀对上那种简单却威力宏大的剑诀,反而有些力不从心。

    袁紫烟嫣然笑道:“老爷,你真败啦?”

    李澄空点头:“论剑法,我确实不如范姑娘。”

    范晴轻哼一声:“天离剑诀,天下第一!”

    李澄空摇头笑道:“我这雷狱峰的剑诀仅得其形,否则的话……”

    依他所见,天离剑诀不是雷狱峰剑法的对手,雷狱峰剑法才是真正破万法。

    “雷狱峰剑法不如天离剑诀!”

    “未必吧?”

    “哼,你见识太少!”范晴傲然道:“天离剑诀一旦练至大成,绝对破得掉雷狱峰剑法!”

    李澄空呵呵笑起来。

    这句话里藏着话呢,一旦练至大成,如果不练至大成,显然是破不掉雷狱峰剑法的。

    袁紫烟见他如此和颜悦色,越发觉得他是见色起意,动了春心,嫣然笑道:“范姑娘你想必是永离宫年轻弟子第一人了吧?”

    范晴摇头:“青年弟子第一人是陆师姐,已然是大光明境界。”

    她看向袁紫烟。

    袁紫烟与陆师姐给自己的感觉一般无二,都是强大如一座山峰要倒倾下来。

    所以两人的修为应该差不多。

    袁紫烟摇头:“姓陆……,没听说过。”

    “陆师姐一直闭关苦修,外人确实是不知。”

    袁紫烟道:“那是要一鸣惊人,还是藏着做奇兵?”

    李澄空抱抱拳:“时候不早了,范姑娘,世子,容我等先行告辞。”

    他说罢转身便走,袁紫烟忙跟上,眨眼功夫消失在范晴他们视野外。

    范晴没想到他走得这么急这么快,待反应过来,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

    “范师妹,他怎了?”

    “……算了!”范晴摇摇头。

    她隐隐觉出李澄空是在偷学她的剑法,嘴角却轻轻翘起,想偷学天离剑诀,简直就是做梦。

    ——

    “老爷,这范姑娘美貌得很呐。”

    “嗯。”

    “可惜是永离神宫的弟子,不能留在宪王府。”

    “闭嘴。”

    “是。”袁紫烟嫣然笑道。

    她越发觉得李澄空看上这范晴,要不然,怎那么温声细语和颜悦色?

    李澄空瞥她一眼,懒得理会。

    这范晴的剑法确实是一绝,好像有一层迷雾遮在眼前。

    他想通过分析,来破了这层迷雾。

    第二天清晨,李澄空在院里与袁紫烟练剑。

    他施展的是范晴昨天施展的剑法,使的一模一样,每一招每一式都清清楚楚。

    袁紫烟则施展着他昨天施展的剑法,一招一式也一般无二。

    她也有过目不忘之能,昨天也仔细盯着看,此时施展出来一丝不差。

    李澄空练了一会儿,还剑归鞘:“不成。”

    “怎么不成啦,老爷?”袁紫烟道:“我看与范姑娘使的一模一样,威力也差不多。”

    “差远了。”李澄空摇头。

    他能精准刺中袁紫烟剑身,一是因为对招式了解,二是他反应远胜常人。

    如果换成别的剑法,且不利用自己的超算及超级反应,这天离剑诀就威力全无。

    袁紫烟露出无奈神色。

    恰在此时,萧妙雪在外面道:“李大人,外面有一个范晴的女子求见。”

    袁紫烟明眸一亮,笑道:“老爷?”

    “请进来吧。”

    “是,老爷!”袁紫烟雀跃的飘出去。

    她迫不及待的想看李澄空受情伤。

    片刻后,范晴一袭碧绿罗衫,随着袁紫烟轻盈进来,抱拳道:“李公子。”

    李澄空轻轻一抖长剑:“范姑娘来得正好,请——!”

    “正合我意!”范晴拔剑出鞘,一刺便到李澄空跟前。

    她的天离剑诀精进了一层,昨天的切磋大有益处,这李道渊的剑法渊深,当真是最好的切磋对象。

    而且她心里也有一股恶趣味,他不是想偷学天离剑诀嘛,那就让他偷学个痛快!

    还没听说有人能偷学了天离剑诀!

    要让他白费心机,要让他知道永离神宫的厉害!

    “叮叮叮叮……”清鸣声不绝于耳。

    袁紫烟紧盯着他们,记住每一招每一式。

    范晴一口气施展了两百多招才倏然收剑,玉脸白里透红,娇艳夺目。

    她隐隐有不敌之感。

    自己精进了一层,可这李道渊精进更速,虽然仍没摸到天离剑诀的诀窍,却能隐隐应付得了。

    她越发笃定李澄空是大宗师,而不是宗师了。

    如此年轻的大宗师,她好奇之极,想知道到底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做到。

    随后的几天,范晴每天上午都过来与李澄空比剑。

    她剑法突飞猛进,隐隐要把天离剑诀练至大成。

    李澄空的剑法精进更速。

    天离剑诀逼着他将所学诸多剑法融合为一,白虹剑诀威力远胜从前。

    但可惜,一直没能得到天离剑诀的诀窍。

    他极不服气,非要洞彻这这天离剑诀的诀窍,所以对范晴的登门来者不拒。

    这天上午练完剑,范晴还没走,萧妙雪便跑来告诉他,又有两艘丝船被劫。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