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网游小说 > 超神学院之万界商城 >章节目录第266章 ,真豪华
    韩非并没有直接指责这两位王叔就是劫取军饷的人。

    而是很巧妙的圆过去。

    现在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指责,这两个人是劫了军饷的。

    龙泉君和安平君已经知道韩非怀疑到他们俩头上了,但是并没有说破,所以他们两个还抱着一丝希望。

    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这两个人一定知道一些事情。

    寒千夜也知道接下来这两个人会死,但是他们两个死了并无大碍,该找到那批军饷还是能找到。

    走出了王府,韩非,张良,寒千夜三人并排着走,韩非哈哈大笑:“哈哈,我没有想到我那两个王叔居然这么傻,我故意给他们下的套,居然没有发现。”

    张良也是摇头叹息:“现在朝中大臣多数人是和龙泉君以及安平君一样的,我祖父为朝忠心不移,但是却有一个姬无夜百般波折。”

    韩非当然知道目前朝中的状况,只不过他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些。

    “是啊子房,所以我回到韩国就是为了这些事情,我准备打造一个空前强大的国度!”

    “你有钱吗?”寒千夜冷冷的问道。

    韩非尴尬了:“额.....这个倒是没有。”

    “你要想要打造韩国,首先要把韩国弄成非常富有的国家。韩国这些年来一直被其他的国家给欺负,什么割地赔款一直都在干,你认为朝政还有多少钱?

    想要强大必须要有钱,有钱以后什么都好说,招兵买马这些事都可以做到,最后韩国不就强大起来了吗?”

    寒千夜说的句句在理。

    他认为想要从他必须要先有钱,不过韩非觉得要先把朝中那些蛀虫给拔掉。

    这两个无论是哪一个,都是空前重要的。

    三人坐上了马车,这个哪些是属于那种很大的马车,有四匹马拉着,车上面随便坐下四五个人。

    到车上以后,三人才开始真正的讨论起来。

    张良的心情原本是不好的,因为之前韩王给他的祖父下达的那些命令,让他很是担忧,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一些问题,而且还跟在韩非身边,所以自然开心了起来。

    毕竟韩非一出马,问题已经解决一大半了。

    现在已经知道龙泉君和安平君一定知晓关于鬼兵劫响这件事情的背后事情。

    之前听闻两人谈话,张良开口道:“韩兄,千夜兄,在下觉得首先要解决的并不是朝政中的那些人,也不是钱财上的问题,而是解决新郑城内那些超级庞大的势力。有些势力甚至已经可以影响到韩王那边了。”

    张良一话两人都觉得非常赞同。

    有一句话说的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张良很显然的是在说夜幕。

    虽然夜幕不是猪,但是他们现在的野心很大,有想要掌握整个韩国的趋势。

    如果一旦被他们得逞,那么整个韩国将会陷入一种万劫不复的境地。

    像鬼兵劫响,以及一些朝廷高官的死亡这一系列事情都是夜幕搞的。

    就比如张良的祖父张开地,就是因为夜幕。

    如果鬼兵劫响这件事情没有办好的话,那张开地必死无疑。

    韩非点头同意:“子房说的甚是如此,昨日我和千夜兄遭到鬼兵的刺杀,他们就是新郑城的第一大势力,夜幕搞出来的。”

    “所以说韩兄,搞定夜幕是当务之急。”张良说道。

    “咳咳,你们听我说一句。”寒千夜说道。

    “千夜兄有何指教?”

    “在你们说就是之前你们要搞清楚自己的状况,我们现在有能力和夜幕对抗吗?”

    这一句话说到心坎里了,确实如此。

    夜幕,这样庞大的势力目前来说,就连韩王都动不了,而且韩王自己还不知道有夜幕这个势力存在。整日就知道饮酒作乐玩女人的大王能有什么出息?

    韩非叹了一口气,目测前方大声说道:“好啦好啦,不要想不开心的事情了,既然军饷这件事已经有了一些眉目了得先把这件事情给搞定。子房,千夜兄,今晚到我房里我们共饮一杯!”

    随后马车朝着王宫开去。

    寒千夜算了一下,两天之内进了王宫两次。

    这简称就是二进宫啊。

    进宫这一词在21世纪已经被玩坏了,直白来说就是进了劳改所,成了一名为国争光的劳改犯。

    都行驶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王宫。

    在韩非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韩非的别院。

    真不愧是王孙居住的地方就是豪华。

    有山有水还有竹林。

    这山当然是假山水,但水倒是真的有,一片大池塘,种满了荷花荷叶,上面有小桥,水里还有正在游的观赏鱼。

    池塘边上种上竹子,摇曳着散发出缕缕竹子的清香。

    池塘上面还建设的有凉亭,无论是下棋饮酒还是用膳,都是极好的。

    能住到这种地方的人也只有王孙了。

    寒千夜看着这些豪华奢侈的建筑,不由咋舌:“啧啧啧,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你们可豪华。”

    “哈哈,千夜你说笑了,一个住处而已,再好再豪华再大也只是用来睡觉得住人的。”

    穿越池塘上面的桥,三人走到韩非的房间。

    这个地方张良也是第一次来,他家祖父虽然是朝中最高的文官,但也没有韩非这样奢华。

    只要是跟王室粘了关系的,都滋润无比。

    来到韩非的房间,这里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有一大股酒气!

    寒千夜看着韩非房间,嘴里念道:“房间整洁无异味,不是伪娘就是gay。”

    “gay是什么?”韩非问道。

    “就是男人不喜欢女人,取向有问题,喜欢男人。”

    听完寒千夜解释,韩非打了一个激灵:“咦,,千夜,我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我的房间每天都有宫女来打扫,所以才会这么干净,而且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哦,原来是这样。”寒千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再次问道:“那那些宫女打扫的时候,你有没有忍不住?”

    韩非:“…………”

    张良:“…………”

    “额....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可不是那种管不住自己的人啊。”

    “哈哈,如果你管得住自己,你还天天往紫兰轩跑。”

    “但是我去紫兰轩干嘛你是知道的。”

    寒千夜大笑:“哈哈,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韩非松了一口气。

    他自己的名声在外面不怎么样,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朋友也误会自己。

    寒千夜在看韩非屋子的时候,此时看到了远处桌台上面有一个剑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