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入中世纪,我的历史大佬群 >章节目录第十一节、误解
    “他是伯爵大人的训犬人。”

    不等红发矮墩的男人说话,军士泰勒倒是先对鲁道夫说道。

    “训犬人?”

    鲁道夫的眉头皱了皱,当他知道那些差点撕碎自己的狗,居然是面前这个红发矮墩的男人训练的,心中竟然有些膈应。

    “是的,我替伯爵大人训练猎犬,而报酬是一周可以在森林中打猎一次。”

    红发矮墩的男人粗声粗气的说道。

    “你的名字?”

    鲁道夫还是对他说道。

    “林根,训犬人林根。”

    红发矮墩的男人向鲁道夫禀报道。

    李世民:训犬人有意思,以前我也有一个,是个突厥人,训出来的犬很有用。

    嬴政:问他为啥要跟你?

    李世民:确实,既然他是给你弟弟的猎犬,也可能是你那个弟弟派来的。

    鲁道夫听了历史大佬群里的聊天,他心中一动,却没有拒绝这个训犬人。

    “你要加入我们?”

    鲁道夫对训犬人林根问道。

    “是的,请允许我加入,我会带着自己最忠实的狗为您效劳。”

    红发矮墩的林根看着鲁道夫,他对鲁道夫说道。

    “好,欢迎加入我们!”

    鲁道夫点点头,同意了训犬人林根的加入。

    林根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他加入了这一支乞丐军队,同时还带着自己的两条狗,这两条狗居然是德国黑背犬,它们紧紧的跟在林根的身边,眼睛警惕的向四周张望,鼻子东闻西闻,偶尔张开的嘴中露出锋利的牙齿。

    “这两条德国黑背,应该比林子里遇到的三条猎犬厉害多了。”

    鲁道夫骑在马上看了看这两条黑背,很明显这两条狗更加的训练有素。

    队列继续走着,很快他们来到了堡垒的大门口处,一些平民和百无聊赖的士兵凑在门口看着,他们彼此相互开着这一支乞丐般队伍玩笑。

    “泰勒。”

    忽然,从人群中一个戴着白色头巾,穿着粗亚麻裙的美丽妇人牵着三个孩子挤出了人群,她急切的对队伍中的泰勒高呼着。

    “你怎么来了?”

    泰勒诧异的在队伍中看见妇女,他急忙跑过去搂住自己妻子的肩膀,眼神中满是温柔的神情,完全没有平日刻板的如雕塑般的摸样。

    “我很担心你,你不会有事吧?”

    女人担忧的看着这一支所谓的军队,他的丈夫在这样的军队中不会出事吧?女人的心中充满了不安。

    “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

    军士泰勒只能尽力的安慰自己的妻子,然后逐一的亲吻自己的孩子,天真无邪的孩子们睁大蓝色的眼睛,笑着踮起脚尖亲吻自己父亲的面颊。

    “你有一个好妻子和一个好家庭。”

    鲁道夫在马上看见这一幕不禁感叹,他对泰勒说道。

    “是的,只是希望上帝能让我回来再见到她们,亲孩子们的脸蛋。”

    泰勒摇着头说道,他知道这次自己真是九死一生,施瓦茨的叛军以及盘踞边境许久,伯爵曾经派出过治安官带人平叛,可是却失败了,而他们这群老弱病残要想打败叛军,简直是痴心妄想。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活着回来,而且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凯旋。”

    鲁道夫对泰勒承诺道。

    刘邦:哈哈哈,少年人你倒是挺自信的。

    李晴:尴尬,尴尬,各位大佬这次就靠你们了啊!求抱大腿。

    李世民:战争瞬息万变,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不过你自信的态度我倒是很欣赏。

    刘邦:要不要我去找个人来帮忙?

    李晴:谁啊?

    刘邦:还是算了,你让嬴老大把杀神白起叫来,他肯定有办法能打赢。

    嬴政:干啥突然把呃牵扯进来。

    李晴:崇拜,崇拜,白起大神啊!

    鲁道夫心中激动,尼玛要是把杀神白起请来,这点小场面必须赢啊!

    嬴政:不行啊!呃以前逼白起那小子自杀,他还记恨呃呢,请不来。

    刘邦:这么久了,应该差不多都忘了吧!

    嬴政:那松,小心眼的很。

    李世民:老刘你要请的人不会是韩信吧?

    刘邦:尴尬,哈哈哈,没错,不过那家伙让我和我媳妇给坑了,恐怕也不会听我的。

    李世民:少年啊,没关系你先去看看阵势,实在不行,我把李靖或者秦琼叫来。

    李晴:还是太宗皇帝靠谱啊,没问题。

    刘邦:切,老李这些人哪有韩信牛!

    得到了历史大佬们的承诺,鲁道夫心中大定,顿时骑在马上的姿势都变得雄赳赳气昂昂起来。

    莫文纳小镇位于施瓦茨的南方边境,靠近意大利的一个公国伦巴第,说起伦巴第公国其制度与德意志诸国截然不同,实行的是共和制,其公国的政权不是靠君主执行,而是由整个公国最富有的四个家族选举出的总督执政。

    虽然这种贵族寡头的政治,其实质不过是一种变相的专制,但是相对于北方德意志诸邦国,君主一言九鼎生杀予夺,对于农奴们来说这种制度就非常有诱惑力,加上伦巴第人对德意志诸邦国的厌恶,使得一些农奴叛逃的行为受到包庇。

    “听说施瓦茨伯爵派出了一支军队前往莫文纳小镇。”

    茂密的日耳曼森林之中,漆黑的森林中却有一点亮光,如果有人走近的话,会看见那是一堆点燃的篝火,一群穿着各色盔甲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大口的喝着灌木丛旁边堆砌的麦芽酒酒桶中的酒,肆无忌惮的大笑喧哗着。

    “没错,这是从施瓦茨伯爵的堡垒中传出的消息,十分可靠。”

    一个粗壮头发胡子乱糟糟,穿着一件皮革甲的男人对火堆旁边,全身笼罩在斗篷中的人回答道。

    “他们有多少人,多少装备?”

    篝火跳动的火苗与森林中的阴影交织着,男人显得更加的神秘,他双手交叉着烤着火,他的手指布满了老茧,一看就是曾经整日忙碌于田间耕作的手,可是却在无名指上戴着一个简单的银戒指,男人每当说话停歇下来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用另一只手抚摸银戒指。

    “哈哈哈,说的这里,我觉得施瓦茨伯爵简直是老糊涂了。”

    回答他的粗壮的邋遢手下,大笑着说道。

    “怎么回事?”

    首领摸样的男人诧异的问道。

    “施瓦茨伯爵给了自己长子五名士兵,而且是老弱病残,说是军队还不如说是乞丐行列罢了,哈哈哈,你说可笑不可笑?”

    邋遢的手下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抱着双臂肩膀抖动个不停。

    “施瓦茨伯爵为什么只给自己继承人五名士兵?”

    这个消息让首领也震惊了,要知道他的人已经聚集到了一百多,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数字,这已经不是一场农奴忍无可忍的反叛,而是一场足以推翻贵族统治的力量。

    “这只有上帝知道了?”

    邋遢的手下耸了耸肩膀,这种看上去把自己继承人往火坑里推的行为,还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哼,这是对我们羞辱。”

    可是首领想了一会,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他觉得施瓦茨伯爵是向他们展示了一种轻蔑的态度,那就是对于施瓦茨伯爵来说,他们这些人只是群小偷强盗,只要派出几名士兵就能够轻易镇压。

    “头,这是什么意思?”

    其他的手下不解的看着自己的首领,好奇的问道。

    “施瓦茨伯爵的继承人既然想要一场战争,那我们就给他。”

    首领抽出腰间别着的斧头,高高举起大声的吼道。

    “噢噢噢噢。”

    顿时在森林中各处都响起了同意的怒吼声,原来在森林中竟然藏着一支百来人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