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章节目录第9章 初提分家
    关大爷抽着大烟袋,坐在秫秸编织的炕席上,紧皱眉头听着此刻在外屋地里老伴和儿子的唠嗑声。

    唉……儿大不由娘。

    好肉得烂在一个锅。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干啥这么爱计较,这个儿子的心眼儿到底还是小了点。

    分家?

    分了家就是四户人家,往后寒冬腊月修水利、修江堤搞基建,一抽丁就得四个儿子全一块上。

    就连一到年关分肉,他们队里都是先让工分最多一户人家先挑选好肉,自家一分散后都得落人一步。

    以后是干啥,啥事都得吃亏呀。

    外屋地儿就是一厨房。是做饭的地方,也是放一些生活杂物的地方,比如碗柜、水缸、酱缸、酸菜缸。

    两口大锅台管着一家十几人口一日三餐和两头猪的猪食同时,还兼顾入冬后东西两屋内的火炕取暖。

    靠里还有一张不见真面目的八仙桌,此刻关有寿带着自家四口正在用餐,身边的关大娘正絮絮叨叨。

    粗糙的野菜粥又苦又涩,参杂玉米面和野菜的玉米饼干巴巴,咬一口直掉渣,粗得直砬嗓子。

    关平安端起野菜粥往下顺玉米饼,见父母和小兄长都吃得一脸美滋滋,下意识将啃了一口的玉米饼揣在怀里。

    印象中今儿轮到老婶做饭,这还算好的,等明天轮到的大伯母下厨,那简直跟喝药没啥区别。

    关家四位儿媳妇,她娘叶秀荷干活利索,最善于将寻常菜色烧出美味。只因她娘在娘家不用干农活就管灶上活。

    而大伯母为何手艺一直生疏?据说唯一的姑姑一向勤快,大嫂进门之后还是她姑姑掌管厨房。

    等她一出嫁,二伯娘也紧跟其后进了关家门,那是性子懦弱的人,自从她接手,大伯母更是不想动手。

    这情况,还是一直到她娘进门半年之后,妯娌俩人打了一架之后,她奶奶才开始明确分工。

    想到这里,关平安瞥了眼她奶奶关大娘,怎么教出一位成功的闺女,却被大儿媳妇骑在脖子上?

    难道真为了大伯娘肚子争气,一口气生了三个孙子?不见得吧。应该是为了将来与长子共处。

    自古有个惯例,一旦分家,老人都跟长子过日子。

    不用她爹亲口说,关平安也能瞧出二老多偏心,就说这西屋两间房,为何独独被老大一家人霸占?

    要是她爹当初没闹,也没忙着自己日夜打土坯,多出来的二个儿子岂不是要住猪圈,住柴房?

    东屋里她爷爷没出来,这边她奶奶一个劲的扯起谁谁家的儿子不孝,这一番敲打之下她爹居然眉开眼笑啃着野菜团子,就着野菜粥。

    强!

    关有寿呼噜完最后一口粥,拍了拍自己肚子,笑道:“娘,你瞧村里谁不儿子成家就分家,也就那几户不讲究的,三四代人还南北屋一炕。”

    “死小子!浑说……”

    关有寿摆了摆手打断,“我是孝顺儿子,听您老的。”说着他率先出了门,“娘,我腰酸躺一会啊。”

    关大娘闻言立即站起身要追出去,想了想,就老三这软硬不吃的,罢工就罢工吧,她就不信对付不了他。

    想到这,她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埋头喝粥的关平安,视线扫向儿媳妇,“老三家的,这次花了多少?”

    叶秀荷连忙放下碗,“娘,都是孩子爹付钱,我不是很清楚,就听他和孩子马大爷说了几句。”

    “磨蹭啥?快说。”

    叶秀荷瞥了眼婆婆,不安地捏紧筷子,“大中向队里支了十块,孩子爹说口袋里只有四块不到。”

    “啥?”关大娘高声的惊呼一声,“你说啥?那败家子真花了这么多?一片去痛片才几分?”

    叶秀荷连忙解释,“医院里的老大夫开的药,人家说了孩子伤的是脑袋,万一晚上发烧会烧成傻子。

    挂了两瓶那么大药水,还开了条子让孩子爹去买了红糖,说是什么营养不良,以后孩子长不大。”

    关大娘捶着胸口望着边比划边说的三儿媳妇,气得一脸怒火,手指虚点着她,“你就由着他?”

    “娘,他是当家男人,不听他咋行?你是没听那老大夫说的多严重,我昨晚还担心了一宿,幸好孩子没事。

    钱没了,我使劲干,总能赚的回来。人要是成傻子了,干再多有啥用,我就这么俩孩子。”

    关大娘张了张嘴,又扭头看了眼西屋,气得一转身,颠着小脚,一颠一颠的,掀起门帘进了东屋。

    关平安等她一进去,连忙拍了拍自己胸口,可吓死她这个小人儿,惹得对面的关天佑顿时闷声偷笑。

    叶秀荷用筷子点了点他们兄妹俩人,示意他们吃快点,好早点离开。迟了搞不好公公就迁怒他们娘仨。

    当初她爹娘还说关家二老是实诚人,她这位婆婆更是明理的人。

    可不是明理?

    明理得隔墙观火压制儿媳妇们,也明理的适可而止,这事就明理到一点不能惊动其他几房。

    不幸中的大幸,她婆婆总算有一个优点,她不虐待儿媳妇,只要推到她儿子身上,她就好说话很多。

    东北老娘们都爱抽大烟袋,边唠嗑,边抽大烟袋,走哪都喜欢别再裤腰带上,不一会烟雾从东屋窜出。

    关平安差点被呛到,她担忧地瞥了眼东屋门帘,跳下凳子跑到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暗自庆幸父母不爱抽烟。

    后面一栋三间屋,格式与前面一样,只不过外屋地家伙什少了,两口灶上正张着大口子,吊了一口瓦罐。

    自从大炼钢后,原先的一口补了补的破铁锅最后化成了一块废铁,他关家也算为国家出了一把力。

    可同样的,没了一口锅给生活上添了不少麻烦,尤其是寒冬腊月。

    关有寿站在灶前紧蹙眉头,有些后悔昨天的意气之争,应该跟人家要工业券,花点钱买口锅。

    “爹,我跟你说。”关平安朝他招了招手,一等他蹲下身子,附在他耳边悄声将刚才的事给讲了一遍。

    关有寿摸着女儿皱起的小眉头,笑了笑,“是不是觉得爹娘过分?”

    “也不是。就是觉得奶奶好可怜。”

    “咦?你不恨她不给你治病?”

    关平安翻了一个小白眼,突然一怔。这,这不是她该会做出的不雅举止,一定是被她小哥哥给传染了。

    对,就是这样。

    随即,她乐滋滋地又翻了一个小白眼,有何不满就表达,再也不用心存顾忌,这感觉真痛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