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章节目录第132章 马三爷
    磨坊在生产队场院内,队部是一间直筒式的房子,一溜儿的土炕,地面宽敞,是之前集体吃饭时的地方。

    更是如今逢农忙时节劳动时集体吃饭的地方、大冬天里队里的开会场地与猫冬干活的地方。

    屋子东侧的墙根摆了几个石头槽,一排排低矮的土坯石头垒成的就是队里几头牛和毛驴的家。

    平时有一位马姓的老头子住在这里管理,兼给生产队打更。老头子长得干巴巴的,常常板着一张老脸。

    那严肃的神色跟马队长有得一拼,但为人不错,虽很爱较真,但也爱讲究个什么都公平公正,当然更是少不了一副热心肠,遇上谁家临时有事急着离开磨坊的,他偶尔还会帮一把。

    最外间没上锁的两间土坯草房就是磨坊,里面就放了大碾盘和石磙,再也无其他吸引人的东西。

    可一年四季家家户户都落不下来这里,总有人家要磨粮食,也总有临时急着离开的时候,因而也欠了对方不少人情。

    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屯里人,不管老幼,遇上了对方都尊称他一声马三爷,也不知道这是属于什么辈分。

    此处天还未破晓,低矮的木门就传来石磙碾过磨盘的声音,间杂着马三爷对小毛驴的吆喝声。

    原本这是生产队财产,为公共所用,几乎没人管理,也用不着管理,谁家要磨米磨面的就径直去,不用和谁打招呼,也不需要给谁交费。

    这样一来,总有闹矛盾的时刻。

    可自从换了了马三爷驻守场院,情况就不同。

    赶上人多的时候,就把面袋子往磨坊里一撂,跟他打一声招呼,人就先回家干别的去了,等别人用完了再自己用。

    有时,哪家的男人不在家需要磨面,只要女人吱一声,马三爷总会帮着磨完,无需太多的言语,也无需什么报酬,就像拉家常一样自然而然。

    因而屯里乡亲们渐渐地相处得很是和睦,没有谁会因为用磨的事再发生争抢,谁着急谁就先用呗。

    比如此刻从马三爷的吆喝声里就能明白这位老人又是发了善心。

    等关有寿一进入就看到被蒙上黑布的小毛驴正被套着碾架,就是一动不动,乐得他发出爽朗笑声。

    “三爷,你老这是咋得罪这小家伙,居然跟你反着来?”

    马三爷眼含笑意拍了拍小毛驴脑袋,“跟人相处多了,变机灵了呗。快点干完活,我给你加餐。”

    也是奇怪了。

    马三爷这么一说,撅着后腿咋也不愿意挪动一布的小毛驴居然用脑袋朝他身子拱了拱,这才开始一圈一圈地绕着碾盘走。

    提前来的两位与关有寿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和一位大婶正等着碾面,见状或多或少都露出笑意。

    大家都是一个屯里的,彼此相识,见一时半会儿的轮不到自己,开始你东一句,我西一句的唠嗑起家常。

    “老三,咋听说你们昨晚分家了?”

    “嗨,这还用得了问,没瞧这会天还没亮,他们哥俩都一块来?”

    这又没啥不好对外传言,关有寿闻言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啥时起屋?”

    关有寿打趣道,“你先借我点钱,明儿就起。”

    “关三哥,我都等着还饥荒呢。钱没,力气要不要?回头你喊一声,我不上工都跑过去帮一把。”

    “嘁,你咋不早说?老三,赶紧的让这家伙今儿就去打土坯。”

    “行呀,定好地了没?咱哥几个谁跟谁!”

    关有寿跟他们走到一旁唠嗑,而叶秀荷则叮嘱闺女别靠前,小心被毛驴踢到,自己来到前面那位大婶子身边帮忙。

    “全婶儿,你这是今儿要来且(客人)了?”

    “哈哈……哪呀,是你叔稍信说今儿下响回来。这不他难得回来一趟,给他整点好的。你们这是要自个开伙了?”

    “嗯那。我叔往年不是到了农忙都不得请假?”

    站在门口附近的关平安听叶秀荷这么一说,好奇地踮起脚尖,伸长小脑袋望向正直起腰的对方。

    与她娘一样,这位她该称奶奶辈的妇人头上也顶着方巾,不过身上多系了一条围裙,瞧着岁数也就三四十来岁。

    昏暗的油灯之下,关平安终于见着了这一张脸——这是屯里出名的半边户马庆全婆娘全婶。

    何谓半边户?

    那就是两口子一位吃着公家饭,一位在老家下地的家庭。而马振全据说就是在邻市挖煤的下井工人。

    如今他家的大儿子就跟着他爹也当上了挖煤工人,剩下的几个孩子跟着母亲在屯里生活在公社上学。

    此刻随着小毛驴一圈圈地绕着大碾盘走着,石磙在碾盘上缓缓转着,灰白的麦粉从石磨的沟槽里淅淅沥沥地落下来。

    在屯里,不是年节,能在寻常日子吃上面粉的人家,看来这挖煤的,日子过得确实如屯里那些妇人所言真不错。

    “哈哈……他呀?”全婶脸上怎么也掩饰不了激动,“这回我爹过生辰,他跟单位特意请了假。”

    “那你是得给我叔整点好吃的。”叶秀荷闻言附和地笑着,很有眼色的没去戳破对方的谎言。

    马振全的老爹老娘早就骨头渣子都没了,对方说的爹无非是老丈人。啥时候一个老丈人的生日值得这么小题大做?

    有了小毛驴推磨不止省事多,更是速度快了不少,要不然家家户户的口粮就全靠人力推磨,那大石磨还死沉死沉的,像全婶这样的半边户别说下地干活,恐怕等她男人回来还得要抓瞎。

    按理来说,在春耕期间和农忙期间,毛驴和牛这些牲口还有其他用途,就比如隔壁王家庄生产队的磨坊。

    他们的大队长就规定不准在这期间动用牲口,想磨面?简单呀,想吃饱就靠人力,要不就送到专门收加工费的磨坊。

    从这点上来说,后屯比前屯更为有人情味,以马庆国为主的队干部还真不错,要不然大伙该得多累呀。

    当然小毛驴也是金贵物,轮到磨地瓜干了,后面的年轻人就趁着它缓口气当口,自己稍微收拾一下磨盘,把盆里泡着的地瓜干搅几下,猛一使劲端到磨盘上,身边的人帮着拿起勺子往往磨眼儿里喂了两勺料,而他自己则抱住磨棍推动磨盘,石磨盘吱吱转动,面糊糊顺着磨盘流出来。

    队干部讲人情,底下社员也服气,难怪她爹说马六屯的村民淳朴,行事敞亮,这地儿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