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章节目录第239章 说好的默契呢?
    “王大爷,您老再好好想想,我孩子还有可能去了哪儿?您老确实看到我家丫头往这边瞧着吗?”

    以关平安的耳力,她很轻易听出这是她二伯父的声音,蹙了蹙眉,她拉起关天佑往旁边走去。

    没了围墙的院子光秃秃的,除了野草还是野草,倒是外围反而干净很多,周边还有一块块的菜园子。

    这是什么道理?

    关平安朝着一圈围观的、帮忙的一群人靠近,兄妹俩人绕着外围也渐渐走到后院,挤在大人堆里,也不敢往关有寿靠近。

    后院毫无什么茅房柴房之类的建筑物阻挡,关平安就直接用念力往地上“看”了一圈,还真没什么发现。

    这一下子,连她都懵了。

    前院没有,后院没有,那唯一剩下的地方只能是去正房耳房走一圈,可那破墙到底牢固不牢固?

    牵着小兄长的手,关平安迟疑一下,果断歇了心思。

    但……

    “走吧,这里就这么大,都瞧过了,再去旁边找找。”

    不知谁说了这一句话,关有寿倒是转身跟上,却也发现了俩孩子,那么矮,发现不了才奇怪!

    气得他大腿一迈,一手扯过一个孩子,回去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俩熊玩意儿,不是都说好了在外头等着他!

    一群人往前院而去,自然路过五间正房,也没人担心会不会墙突然塌了,反而直接从倒塌的墙体中穿过。

    一解决危险,关平安立即展开念力想好好探查一遍,话说她也很好奇的,能让关小竹打听的这座院子到底有何秘密?

    可她爹是不是欺负她腿儿短?

    走得也太快了!

    关平安连忙扭头一手拽住正与别人唠嗑着慢慢而走的马振中,他的衣角……要是扯坏了她姨父的衣服可不能怪她哦。

    果然关有寿放缓了脚步。

    马振中见状要抱起她,吓得关平安连连摇头,眼神还不忘四处瞄呀瞄的……

    可惜了这些青砖,要是全切下来还能盖间屋子,还有谁这么缺德把地上都挖得坑坑洼洼的?

    这灶台可真漂亮,里头炕什么的都七零八落的,居然还贴了石头片儿,这是啥玩意儿,咋就没人也给抠了……

    关平安的瞳孔顿时一缩,飞快地扬起脑袋朝关有寿他们脸上瞟了眼,又低下头突然将手抽出,往灶台旁边一蹲。

    “爹,等等我。”

    关有寿只能拉住儿子走到她身边,结果低头一瞧,见自己闺女在捡破瓦片,又好笑又好气。

    关平安是在捡破瓦片嘛?

    她正心不在蔫地拿起一块又扔下一块,看似在选择,注意力全集中在地面上,不对,该是地底下。

    也就是密室!

    而且还是门内门外的两间密室,外墙正好是它们一分为二的界线,可谁能想到它的出口都是在灶膛底。

    她的念力还达不到蹲在灶台前,不移动的话,就连门外的那间距离地面差不多要二米深的密室也在可视范围内。

    但看着脚下的密室,关平安很肯定关小竹一定在门外的那间密室,概因灶膛底有两个机关,可左可右。

    这应该是制作这两间密室的人,采用了类似一明一暗、洞中洞的手段用来预防万一哪天走漏了风声,好应付某些有心人。

    当然,她脚底下的密室也没什么东西,空荡荡的黑洞唯有一口木箱,孤零零的被抛弃在墙角落。

    一时之间,关平安顾不上探查里面有何东西,正要挪着小脚丫往外移动,好另外一间密室是不是如她所料。

    一个失重……

    她被关有寿拎起抱在怀里。

    关平安连忙搂紧她爹脖子,一瞧,完了,她哥被王启发他们抱走,还换了一条路不直走,那她看不成那间密室了。

    出了废院子,关有寿见闺女扭着又想下地,拍了一下,“乖点!”谁敢放开,一个不留神就跑。

    “三哥,接着咋整?这儿可不像你们屯里还有山,这么大动静该找的都找了,估摸着那孩子后来跑走了。”

    “等我大哥他们回来看他们咋说吧,没准孩子跑到我老妹儿家玩了。”此话关有寿也算自欺欺人。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以关欢喜的习惯,真要有侄子侄女留宿,她就是没法找到人稍信,也会骑车跑回来一趟。

    可有什么法子?

    “要不,你先带孩子回去报个信。”说着王启发意有所指地拍着怀里的关天佑,又朝他怀里的关平安抬了抬下巴。

    关有寿迟疑地望向前面废老院,他二哥也不知咋回事,既然找不着那就快点出来接着找呗。

    关平安搂着她爹的脖子,也望向同一个地方,伸出小手捏了捏她爹的大手,朝他使眼色。

    关有寿见状一怔,随即拔腿就跑,“你们等着,我先带孩子去方便。”

    这个理由非常强大!

    还真没人怀疑,却涨红了关平安一张小脸。

    避到一旁,关平安见周围无人,连忙小嘴附在他耳边,悄声说道,“爹爹,我咋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呢。”

    关有寿皱起眉头,“咋说?”

    “我也不知道,就是蹲在那里心里不得劲儿。”

    关有寿的心里顿时一个咯噔,胳膊勒紧,“看到啥了?还是觉得好冷好冷,还是心里发毛?”

    关平安懵了,怎么听着好像是……是她爹误会她见着鬼?“爹,我没事,我就是觉得怪了,你说屋子都毁了,灶咋还好好的?”

    “坏丫头!差点吓死你爹!”关有寿吁出一口气,“摸摸毛,不怕不怕。你瞧,你三姐丢了找不着了吧,以后你一定得记住不能乱跑,要是爹找不到你,你说这三更半夜的该咋整?”

    说好的默契呢?

    “爹,等没人了,你还是让我二伯再上里头瞧瞧吧,我也说不上来,就是看着心里不得劲儿。”

    关有寿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摩挲着闺女的脑袋,小声嘟囔着,“债有头,冤有主,谁欠你们去找谁……”

    闻言,关平安是再也不敢多言。今晚在打谷场那会儿就有老大娘偷偷嘀咕着该请神婆什么的。

    再说下去的话,她老子也会觉得她神神道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