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章节目录第412章 猪它很无辜的好不好?
    三比一?

    关平安眨了眨眼。

    她赶紧朝她老子拱手致歉。

    “这酒的后劲儿可真大,咱闺女到现在还稀里糊涂的做梦呢。真要是我闺女杀了猪,你娘还得了,早就赶过来了,是不?”

    叶秀荷说着伸手朝背后连连摇手。

    关有寿瞪了眼作怪的闺女,“好像有些道理。”来?都一斧头劈下了猪脑袋,会没有吓唬几句才怪。

    “嘿,嘿……”关平安扯了扯天佑,“哥哥,咱爹不揍小孩儿。”

    “你不是说你已经是大孩子?”

    叶秀荷畅笑出声,拉着关有寿往炕头一侧的炕沿上一按,“管她大孩子小孩子,不都是孩子。”

    “哼!”

    “你闺女为你打抱不平,你还不乐意啊?瞅瞅孩子跟你多贴心,见不得你受一点点的委屈。”

    “猪它很无辜的好不好?”

    娘仨闻言一怔,顿时哄然大笑。

    “还有人看到没?”

    关平安连连摇头。

    关有寿倒是心里最后半块石头也落下。

    “妹妹,咱奶为啥帮你瞒下来?”连一分钱都抠不出的人,宰了她的猪,居然还不找他家赔钱?

    关天佑立即抛出心底疑问。

    “我说了,她要是跟咱爹告状,要是找咱们家要钱,我就打断她三个儿子的腿。她瞅见我身手,怕了!”

    叶秀荷顿时扶额。不是她生的,这么虎的闺女绝逼不是她生的,咋就虎不拉几地瞎说大实话?

    关天佑小手一拍:“痛快!”

    闻言,叶秀荷差点晕倒,连忙看向关有寿,“胡说啥,那是你奶,亲不亲,打断骨头连着筋。”

    关有寿瞟了眼她,一声不吭的端起大渣子粥。糟心娘们,又口是心非!大晚上的还喝啥粥?

    叶秀荷朝一对儿女打了一个眼色,赶紧抓了一个玉米饼递给他,“我特意用小石磨又磨了会儿,你尝尝。”

    关有寿大爷似的接过,面无表情的扫了眼乖巧的娘仨:很好,让你们一伙!“快点吃,吃完了算账。”

    “对哦。那些账目你还真得帮我理理。耗子这会儿上班,咱们要随礼多少?十块够不够?”

    关有寿斜了她一眼。

    “不够啊?”叶秀荷朝闺女打眼色,愣着干啥?快吃啊!“那给多少合适?要不我去问问我姐?”

    “不用,到时候我们几个会凑份子。倒是年底屯里有几户人家办喜事,你多盯着点,别给落下。”

    关平安默默地喝着碗里的大渣子粥,听着他们两口子的关于家里家外的商量,时不时地偷瞄着她爹。

    关有寿发现了没有?

    他自然感觉到一道火辣辣的目光盯着他这当老子的,可……哼~坏丫头,不给点教训就记不住。

    “也不知我丈母娘咳嗽好了没,要不过来住段日子也好。”

    “你还真想把我娘拐过来?”叶秀荷失笑地斜了他一眼,“少打歪主意啊,要不然我爹还得削你。”

    “我跟你说正经的。”关有寿清了清嗓子,“雪只会越下越大,你要不要回去一趟?顺便把钱还给她。”

    叶秀荷沉吟片刻,“也行,正好分红了。”

    “可惜我一时半会儿的走不了。”关有寿愧疚地看着她,“多带些东西回去,娘要是想留你住一宿就住一宿。”

    “留你爷仨在家,我也不放心啊。”叶秀荷顿了一下,“你不会是怕你娘折腾我,故意让我避开吧?”

    关有寿翻了个白眼,放下碗筷。真没法沟通,一片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有一位真心实意的老娘多难得。

    叶秀荷哈哈地笑出声,利索地下炕收拾起碗筷,见俩孩子要搭把手,眼睛一瞪,“安心坐着。”

    关平安抛了一个销魂的白眼儿,“唆”的跳下炕,“哥哥陪爹,我陪娘。咱娘俩干活快多了。”

    “就两个碗。”

    “你不怕我爹趁你不在削我啊。”

    关有寿没好气地给了闺女一个栗子头。

    “瞅瞅,来了。”

    “行了,再说你爹真要削你。”

    “削迟了。别想溜出去。”

    “你闺女又不傻,大晚上出去干啥?”关平安刚端起碗就被叶秀荷抢走,“娘,你会把我给宠坏的。”

    “去打你的毛裤,我就瞅瞅你啥时能给你爹打完毛裤。”

    关平安紧跟着她出了房门,皱吧着小脸,“估摸要明年,老长老长的。”

    “不急,你慢慢来就行。”叶秀荷瞟了眼里屋,压低了声音,“这两天少出去转悠,被你奶撞到打了也白打。”

    “她打不过我。”

    叶秀荷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她,“当着大伙的面,你踢她啊?你奶招儿多着呢,不信你等她回醒了,瞅她咋治你?”

    “你爹对你奶心软得很,别瞅他这会儿气着了,赶明你奶一躺下要死要活,他又得屁颠屁颠过去。”

    “也不知老爷子那能不能停几天,娘倒想你去你姥家先待个几天。唉……也不知她明天要咋个闹法?”

    “闺女,千万别小瞧了你奶,她心毒着呢。一毛钱都不给你治病,她压根就没当你是亲孙女。”

    “你可别傻乎乎地又跑到她跟前,回头她要是说你撞她啥的,要削你,你咋整?她是长辈就啥啥都占了理。”

    关平安很是怀疑她娘曾经被人诬陷过,否则怎么会每次都提撞人这把戏,上次是有了身孕的马杜鹃。

    这次呢?

    老太太又不是孕妇。

    “咱惹不起就躲着哈,这总不会有错。这两天出门带上黑子,有谁喊你去老院,都别搭理。”

    “你志红姐家就别去了,他们两间隔得太近。娘要是不在家,你就锁上门,她要是来了,你就别吭声。”

    “也别去招惹她那边人,他们要是谁出了事,又得喊你爹,都在屯里住着,你爹不去都会被人说闲话。”

    关平安看着草木皆兵的娘,小脸往她大腿蹭了蹭,“娘,我听你的话,我哪也不去,你别担心。”

    “咋能不担心?”

    叶秀荷瞟了眼里屋,“你说你咋这么虎啊,那斧头要是没拿稳了伤到你可咋整?娘的乖乖啊,听娘的,咱姑娘家不要打打杀杀哈。”

    关平安歉意地瞄了她一眼,乖巧地点点头。

    这一声好,她实在无法违心答应。

    娘,我是悟了!

    人善被人欺,还是拳头说了算。贤良淑德?我要这些破名声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