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章节目录第468章 独独没想到是这一招儿
    这一对老的小的在逗乐子,边上还有不少人附和,关有禄如何会没看到?如何会没听到?

    就如他媳妇所言,不是他们当爹娘的错,而是孩子不一样。要是换了闺女,他能做得比老三更好。

    老三为啥小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还不是有个好闺女,屁大点的孩子就懂咋讨好赵家咋讨好老马家。

    这小心眼就多的跟她老子一模一样。

    唉……但也不得不说这小丫头确实比自家小闺女嘴甜勤快,瞅把老三媳妇给养得跟换个人似的。

    (你会被关有寿给打死的,居然敢偷看他媳妇!)

    兴致索然的关有禄与关有福哥俩抬着分到的鲤鱼胖头鱼啥的一路沉默,也顺顺利利地回到了老院。

    关大爷背着双手走出,朝地上麻袋踢了踢,“今年咋这么少?”

    “爹,已经不少了,你忘了没算上老三的份额?”

    关有福白了眼二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

    “你们跟老三商量好了没?”

    关有禄不解地看向他老子,“商量啥?”

    “祭祖啊。”

    “大哥都跟他说好了还跟说啥?”关有禄说完叹了口气,径直进了正房的外屋地,“我去喊我娘。”

    关大爷皱了皱眉,“你弟咋回事?”

    哎哟,关有福真满肚子牢骚呢。他也无心去压抑着他的声音,对着老爹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大堆。

    关大爷紧皱的眉头成了一个“川”字,“你们没跟老三一块?”

    老三老三,整天嘴上念叨老三,你烦不烦?关有福没好气地撇过脑袋,“你又不是不知道都得听大队长安排。”

    “死……”过年了,关大爷骂了半句还是生生吞下,“老大啊,啥叫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

    他是你亲弟,你听爹的,让着点他。多少人家亲兄弟都成了仇人,最后落难还是得靠亲兄弟。

    你二弟是个糊涂的;老四呢,大半事儿都有娘们掺和。等爹老了,剩下也就你三弟能帮衬你。”

    关有福点点头。

    关大爷瞥了眼正房,拍了拍长子的肩膀,“别老去跟你弟对着干,你娘如今都不去老三家闹,瞅出来啥意思了不?”

    关有福立即看向老爹。

    “你弟破罐子破摔了,再惹他就得撕破脸。你娘说你弟正暗戳戳地想搬到他老丈人那个村。

    这事还是你老妹儿她私底下透露给你娘。你想啊,他要搬走,往后你遇上啥难处敢上叶家堡?”

    屋外关大爷“指点”大儿子,屋内关大娘也在“指点”二儿子。

    “我早就跟你说了,是不是邪门?唉……作孽啊,娘这些日子琢磨来琢磨去,这丫头就不是个好。

    当初她跑回家对你两口子说了没?那可是跟她一个屋檐一块长大的,咋就这么心狠管自个跑了。”

    那对哥俩回去会如何,或者说老院各自在算计什么,此时的关平安已经不是很放在心思,更是没心情跑去听墙角。

    说来说去,还是要看她爹。

    扭秧歌?

    肯定是不上啦。

    那天她还是婉言拒绝了。她心知老人家故意逗她的同时不免也起了心思,但请恕她如今还是无能为力。

    也许时间久了,她有这一份勇气。

    二十七这一天终于来了。

    作为知情人的关平安试想过她爹可能都会用哪些的招儿去应付,却独独没想到是这一招儿。

    “昨天响午你爹就给你爷奶送了年礼,顺便跟他们说咱们家走不开,明天你省城表叔一家子不来后天一准到。”

    关平安好惊悚的。

    “吓到啦?”叶秀荷顿时畅笑出声,“少在你爹跟前嘀咕哈。这些不能省,当初队长他们可都是证人。”

    确实吓到!谁说她表叔过来?还让她一家子快去呢。

    “给了啥啊?”

    “照你凤姨给老人的。”

    关平安扬了扬眉毛,“没骂我爹?”

    “你爹压根没进去。”叶秀荷好笑地摇摇头,“你志红姐家杀猪围了一圈人,他塞给你奶就回来了。”

    矮油~早知道她就歇一天去练桩,晚一些也好啊。你们实在太狡猾了,居然不带她走不说,还瞒着她。

    “娘,你没去啊?”

    “烦~”

    对的!我见了都想踢一脚,我是多好的脾气啊。好像这样也行,她爹的做法好像还真说得通。

    可会不会让那些人觉得她家怂了?要不她现在追出去警告一二?

    “你又想去哪?”

    “嘿,嘿……”关平安只好停了脚,“我去找我爹呗,还能干啥呀,娘,不带冤枉你亲闺女的。”

    “你爹让我看住你。”

    矮油~关平安果断抱着她大腿,“娘啊,闺女亲还是你男人亲啊?咱们娘俩可是一伙的啊,是不是不?”

    “哈哈……孩子爹,你回来啦?”

    假的!但……关平安还是佯装被她吓到,麻溜儿地窜到她身后。瞅瞅……她娘真容易满足,乐得嘞~

    老莱子算啥?都七十岁了,还穿着彩色衣服扮成幼儿引父母发笑!她关平安也就是晚生了那么个些年。

    “娘,你说彩衣娱亲里头的内个老头子虎不虎?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装小孩,他就不怕吓坏他爹娘一口气上不来啊?”

    叶秀荷乐得捧腹大笑。

    “你想啊,要是我赵爷爷也穿着彩衣扮成幼儿,太爷爷会咋整?一准会踢飞他。脑子有病呢,是不?”

    这会儿关有寿倒是真带儿子回来,一听到里屋他媳妇丧心病狂的爆笑声,他也跟着笑出声。

    “爹,你知道我娘笑啥啊?”

    “不知道!”

    关天佑一怔,那你跟笑啥?

    “不懂了吧?”关有寿捏了一把儿子小脸蛋,“傻小子,所以说你要学的很多。好多事情复杂着呢。”

    你确实不是忽悠你儿子?关天佑一脸了然地点点头。先记着,等过几天去姥家拜年,我就去问我姥爷。

    “爹爹~你回来啦?”

    自家闺女这小嗓子就是好听,可唱歌咋就老跑调呢?关有寿推开门斗子木门,“你娘乐啥啊?”

    “高兴我老表叔一家子过来。”

    小样儿~

    关有寿放下怀里的儿子,失笑地拍了一下闺女脑袋,“你姥爷他们托人给你们俩带了好多肉。”

    “多少啊?”

    “妹妹,咱们可有仨舅舅,外头老高的一堆。姥爷说了,让咱们一家子尽管放开肚子大胆造,家里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