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章节目录第702章 一夜过后
    比公鸡打鸣还早的则是大队部的大喇叭。虽说现在不是农忙时节,但地里的活可不会就少。

    被一股风刮了一下的马六屯,这一处靠山的山沟沟,它还是一如既往地按着它的步子旋转。

    各家各户的自留地是收回,无须贪早摸黑干私活,但并入大队之后,却不是代表活就少了。

    一夜过后,不等炊烟袅袅升起,这一回倒是一大清早的,在上早工之前汇集与打麦场先听大队长开会。

    过了正月停课的补习班又一次迎来它的鼎盛期。原因无他,只有一条,人人开始学习红本本内容。

    而所谓的学习对象范围涉及面就可广了。再也不是年龄上的规定,从小娃娃到老人每晚都要到场。

    “啥?都要会背?”

    “那些人可说了,往后他们随时会过来抽查。”马大队长有意加重语气,“还有咱们出屯办啥事买啥东西都会用到。”

    原还不以为然的众人听得顿时面面相觑的目瞪口呆,这是上头成心要逼着大家伙识字背书?

    “队长,是真的啊?”

    “废话!老赵,你来说几句。”

    “你说也一样。你们全听好了,别到时出了啥岔子又推到队里。总之,这次不是开玩笑,认真听马队长讲话。”

    “孩子他叔,就祠堂能搁得下咱们整个大队的人不?要不咱们三个小队乱流着去学习,你瞅行不?”

    “不能说祠堂,要说大食堂。少扯些有的没的,这是咱们大队商量出来的法子,谁不遵守回头出事就找谁。”

    “对,我的意思就是大队长的意思。如今天热没啥,院子里挤挤就行。至于往后?等天冷了到时再说。”

    “那等农忙呢?”

    马大队长也不知这话是人群里谁突然爆出一句,当然,就是知道也没什么。对这个问题,他们几人也商量过对策。

    此刻闻言,他皱了皱眉,大手一挥让下面安静点,“到了农忙会另有安排。现在先说眼前的问题。”

    在讲究个以粮为纲的如今,事关农忙工作,以他多年的工作经验到时公社自然会另有安排,因而就略过此话题。

    这次一大清早全队开会,除了补习班夜晚开始上课,事情还不少。比如夜间巡逻看青不能停,但需要重新安排。

    比如前天各家各户匆匆送到队养殖场的猪。据说一家能养两头,所以要拉回去的赶紧趁早,否则过了今日就按照重量折成工分。

    再比如收回的自留地。你家种这个他家种那个,还有大部分收获走成了空地的。种种因素之下,队里再三商讨还是决定今年先各家照顾各家名下的自留地,所得的收获归纳集体换成工分。

    总之,工分!工分!说来说去的重心还是离不开工分。反正身为大队会计的关有寿是有的忙乎。

    散会之后开始上工,他也拉上赵传元,俩人开始到队里结算这几日的账目,月底之前还得张贴此次关于各家工分的公告。

    队院办公室内一人在算盘拨的砰砰作响,一人对着本子下笔飞快,俩人倒是合作的非常默契。

    在这个时代,其实农村的基层组织非常完善。他们二人在忙着账目,生产队、大队、基干民兵也开始各有任务。

    由民兵队队长赵传元他老子和赵支书带领的小队伍已经在马家祠堂安排今晚的场地和看青人员。

    由马大队长和马振中为首的生产队大小队长也依次带上全部生产队社员们开始按任务进行区域劳作。

    有了昨日歇了半天的早工,今天就是半大小子也被赶到田间地头。再年幼些的毛小孩也开始打猪草。

    一切井井有条。

    关有寿的认知没有出现误差。相比起其他生产队的鸡飞狗跳,有马家人为首的马六屯又恢复了往常作息。

    关平安毫无意外的被马振中指派与马五丫俩人为小小队长,带领与她相似年龄的小丫头们去为养殖场打猪草。

    而关天佑?一项以小大人自居的他自然又是一个小团队作业。

    打猪草,关平安还是选择去草甸子。

    对那片地,她可算情有独钟。当然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谁让她马大爷说养殖场扩大需要多备些饲料留待过冬?

    收刮完两个生产队共享的草甸子,然后再山脚下,这么一来估计到了来年春天也不用怕缺饲料。

    “一人一天的任务是二十斤。谁干得慢的可以组成互助小队。不准强抢,不准威逼小同志。”

    刚升了小小官儿的关平安别瞅着个头矮,单手叉腰还是很有范儿的,“同志们,考验你们的时刻来了。”

    身边的马五丫低头抿嘴闷笑不已。

    “五分钟的时间给你们各自商量。五分钟之后,露水也少了,我会以身作则在前面带队解决危险。”

    “同志们,千万别乱跑。不听从指挥瞎来四处乱跑的小同志,一旦被长虫咬了,队里是不给医药费的,可懂?”

    “懂!”

    刹那间想起稚嫩的异口同声。

    关平安表示很满意,小手一挥,留下马五丫维持现场秩序,她先从土道上一跃而下进入草甸子。

    目标——长虫与野鸭蛋。

    没点甜头,如何能指挥一群小同志乖乖听话?这就是典型的打一棍子给一粒枣,必须激励士气。

    啥?

    要上交?

    交啊,她没说不交,累了烤蛇肉烤鸭蛋,多了再上交给队里呗。总归她马大爷不会占她们便宜。

    显而易见,原本属于各家义务劳动的打猪草任务,有了关平安的带领并没有孩子们所料的枯燥。

    先一排在东面散开,保证各自左右皆有小姐妹,随着关平安的一声令下,各自哈腰开始干活。

    日头升高,慢慢移步向草甸子的深处,时不时地就响起她一声啊有鸭蛋,她一声尖叫有长虫。

    凡是惊叫声响起,总有道小身影飞快靠近。瞧着她还很轻松,左手一块小石头,右手一把小镰刀。

    看多了,关小竹对着她的背影时不时地走神。

    关平安知道不?

    绝逼是知道的。

    顺手打打猪草的同时,她是眼观四处,耳听八方。要知道谁的人品如何,这一场打猪草活动中就可知一二。

    比如谁谁遇上草丛中的野鸭蛋,很有可能会不出声就偷偷地藏在背筐底儿。如关小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