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章节目录第740章 想说什么?
    书房,还是齐景年熟悉的书房。可也少了不少摆设,更是少了大部分的古籍字画。剩下都是些时下最为正统的。

    在姜家,他坐了足足半个小时,听他小舅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的。好在能与外祖母通了电话。

    用过晚饭,不用他开口,他祖父也让他进书房。

    橘黄色的灯光下,齐景年听着祖父大致讲了一遍最近的局势,自家的,还有一些熟人的情况。

    甚至讲到最后,他祖父扩展开口的人员,已经包含那些未曾谋面,却早已耳闻的几家情况。

    齐老越是说的详细,齐景年听得更是越发觉得局势对于他齐家这样的家庭,未来不容客观。

    从开口说这些,齐老倒是没想小孙子给出什么建议。毕竟孩子再沉稳再聪慧,年龄摆在这儿。

    之所以说这么多,老爷子是怕小孙子回京万一面对某些不安好心的人有意刁难时,能有个心理准备。

    从件件事情,重重迹象上,齐老就是向小孙子明确一点。咱们家齐家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说者有心,听者也绝对不会无意。

    齐景年默默听完祖父之言……结束之后,他站起身帮齐老爷子倒了杯水,自己则走到门口速度拉开门。

    见确定无人在窃听,客厅内更是有他祖母有意坐在面对书房的沙发上,他这才合上门又快步凑到窗口。

    这一期间,齐老也同样的默默无声。一双睿智的老眼跟着小孙子在转动,自己挪到一侧沙发椅子上。

    “爷爷。”

    “坐。”齐老反常地没有指着对面的沙发椅,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扶手,“窗外就是个死角,安全。”

    齐景年点了点头。

    作为齐家时常谈论大事的书房。

    除了必要的隔音效果,唯一的窗户外面一角肯定是有做过处理。比如一些容易藏身的树木就被移走。

    他最后又去观察窗外,也是为了谨慎起见。就是他耳力再好,四九城也不是没有大内高手。

    “想说什么?”

    既然决定开口,齐景年就没想磨叽。他坐在扶手上,倚靠在老爷子的身侧,脑袋凑近了他耳边。

    “爷爷,你先听我说完,等我说完,你再问我。”

    “行。”

    要谈到关小竹的玄幻事,齐景年自己深信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他不确定祖父是不是深信不疑。

    为了让老爷子重视,齐景年就挑了一些事情讲述。他先以马六屯进了一支检查队伍为切口。

    再倒回去谈起之前关小竹的异常之处。比如谁也不知她为何在事发前,就阻止她父母开垦菜园子。

    比如谁也不知她为何在事发前,非要阻止她母亲买鸡鸭鹅的幼苗,甚至还劝父母没必要再料理自留地。

    从这种种迹象,加上平时一些言行举止的观察看来,齐景年就说了他心有怀疑就连夜抓人审问。

    当然,他是不会坦言在老马家的祖坟,而是先了一处安全的山坳。还有关平安兄妹俩一起行动。

    自然的,他也不会说些血腥事儿,倒是没隐瞒将人家小姑娘的一脑袋头发刮成鬼剃头,成了小尼姑。

    总之虚虚实实的这一类在前世,他齐景年身为穆休也好,齐景然也罢,玩得是相当的溜儿。

    之后才是重点。

    为了铺垫,好悬没让他渴死。

    喝了口水,齐景年放下杯子,也没去与正皱眉的齐老解释。言归正传,接下来他开口的内容才是至关重要。

    重要到能让齐家少走很多歪路,能避开种种危机。要是齐老是位留恋权势之人,没准还能让齐家进一个高度。

    当然,如今的齐老就是再进已经没什么必要。总不能将几位老伙计都给挤下来,你就是让他干,他都下不了手。

    最多,最多维持现状的同时,找机会将下一代的齐老大,也就是齐建军他老子趁机提拔到安全地带。

    因而,齐老爷子从最初的质疑,到迷惑,再到将信将疑,一直到现在小孙子蹦出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态。

    老爷子突然就稳住。

    “爷爷,我都说好了。要是我推断出来的结果成立,能给我们齐家带来极大利益,你是如何想?”

    齐老沉吟片刻之后,缓缓地摇摇头,“先不说能不能成真。景年,知道爷爷当初为何选择入伍?”

    “我们齐家祖上一直是武将。”

    “那爷爷当时为何不投靠那一派入伍?那个世道你没见过,有点权势的人就能不把人的命当回事。”

    齐景年若有所思地看着老爷子。

    “爷爷小时候很喜欢听村里的老人讲古。记忆里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等进了队伍成了小兵。渐渐的,爷爷就懂小时候听过的这句话更深面的意义。现在就老百姓当家作主。”

    然后呢?

    齐景年蹙了蹙眉。

    “你要知道这江山不是爷爷,也不是你那些熟悉的爷爷,不是我们这些人打下。而是满地的尸体堆出来的。”

    “相比起那些烈士,我们齐家。不管是爷爷,还是你大伯,已经得到超出的回报。现在有机缘,最多只能避险,绝对不能投机。”

    “你这么小要是心里只有利益至上,你就愧对你爸。难道他当年不知当兵危险?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

    “爷爷,我明白你的意思。”原本他就以试探之意确定他祖父的态度。现在好了,老爷子担心他学歪了。

    齐老拍了拍小孙子,“爷爷知道你好意。这件事,你就权当没听过。关家……你关叔是不是也知道?”

    “是。他让我们仨人除了他再也别告诉第五个人。不过,我后来有跟叔提过想告诉你一人。”

    “他怎么说?”

    “没吭声。”

    “那你还说,不知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

    齐景年笑了笑,“叔没反对就是允许,他默然了。”

    “他不怕爷爷知道抓了人回来?”

    “没必要,就是有重生一说。她那个前世也不过是一位在山沟沟里长大,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姑。

    就是后来出去打工,也被局限在小县城的私人作坊,个人见识非常有限。被我稍稍一吓,什么话都抖出来。

    我觉得没必要抓她,再审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咱们家要是一动,很有可能被暗地里盯着的人抓住把柄,反而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