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章节目录第778章 我真会用一步倒的!
    钟声响起,喇叭响起,一年的秋收正式启动。

    是真没闲功夫去想些有的没的,别人有没有,关有寿不知道,但他是真没有那个时间还去想七想八。

    到处是人,各个忙着抢收。

    热火朝天的气氛让关有寿又一头扎进第一排充当主力,不过这次叶秀荷就被他安排到后勤。

    这所谓的后勤就是煮茶送汤队。

    一共就五人,其中就有赵传元和马三憋的媳妇。一位是不差那点工分,一位是体弱干不了重活。

    关有寿这一出,还真没人会说三道四。

    一来是这活儿工分少。相比起农忙时节一强劳力每天整工能拿十四个工分,这可是只有五分。

    二来身为会计的关有寿,他真要不下地还是没人能说得出什么理由。可他不止下了地还夜间与赵家巡逻。

    种种原因之下,叶秀荷是轻松不少,而关有寿可就忙多了。

    比起其他人夜间还有挑灯干来说。

    他还需要将记分员递交的工分本和队里各项支出登记入册,与赵传元处理完白天滞留下来的工作,接着开始进行夜间巡逻。

    关平安盯了一天,她娘那儿,她算是放心了;可她爹那儿,到了夜间巡逻,她是绝对不肯让步。

    一宿没睡,次日一早又在第一线拼命干,一个秋收下来,还要不要好了?

    逮呀逮,总算逮着她老子落单的时候。

    关有寿撒泡尿出来,一眼就见他操尽心的小闺女。白天开始就时不时地趁送水的机会用眼刀子剜他。

    轮到吃饭时,差点倒在地上滚。

    这会儿又想干啥?

    “爹爹,我真会用一步倒的!”

    撒娇没用,就威胁来用。关平安哼了一声,“就让我代你巡逻又能咋样?我保证不会让队里有损失。”

    ——就是怕影响不好而不能回家安稳地睡个踏实脚,可就这么稍稍地靠着那儿眯一会儿也好啊。

    “闺女,真的,只要熬过一个礼拜。等收了水稻和苞米,接下来你爹我也必须要恢复正常工作。”

    关平安歪着小脑袋,狐疑地打量着她老子的脸色,“真的?没骗我?收了这两样可是还有还多好多。”

    “你说吧,要咋样你才信?”

    “咱就说地瓜吧。下雨也不行的,咱们队里全靠地瓜当主粮。”所以说什么抢收完主粮就结束,你自个信?

    她关平安可没有她爹这么伟大。伟大到就怕少了他一人,会让整个大队饿肚子。你知道你一个人干了几份活不?

    还不如不当这啥破会计!

    “地瓜,地瓜啊?可以等下霜前收,影响不了啥。”关有寿只能先哄着,不然真被闺女药倒……

    “爹爹,你心虚了。说话都打磕巴。”

    坏丫头!关有寿畅笑出声,呼噜一把她脑袋,“你觉得你爹傻啊。”

    可不是嘛。

    她早就打听过前屯的会计在农忙都干了啥,就连再再前面的村子,那些队会计的底儿,都摸清了。

    就没有一个人能跟她老子一样的。

    人家都是拿着本子和笔,在田间地头到处走一走,逛一逛,再耍嘴皮子说两句,吆喝几声。

    “爹有计划的。你要相信你爹我不会瞎干,不会干啥都没有目的。要是连你都不相信爹,爹真的好伤心。”

    关平安立马呲呲牙。

    “七天,最多八天,爹说到就做到。”关有寿算了算应该也就差不多一个礼拜,真要让他不出份力,终究不忍。

    一年的收成就看这一回,万一真遇上个暴雨造成损失,哪怕天天让他大米饭就红烧肉,也难以下咽。

    “爹,你要知道你得给我和哥哥当榜样。”

    坏丫头,又用话提醒他这老子。关有寿忍住想抱起闺女直接回家的念头,点了点头,“明白,君子一诺值千金。”

    “好吧。”

    那你倒是回去呀~

    关有寿望了望星空,“时候不早了,爹要去找你园子叔一块巡逻。你帮爹去瞅瞅你哥在干啥。”

    “陪我娘在收拾。”

    她娘那活儿也不轻松,大热天的就一直一直烧火熬草药,熬汤水,又得隔个三两小时挑到田间地头。

    到了现在还在熬最后一波茶水,送完之后还得收拾干净老多的厨房。好在中间能偷偷缓口气。

    “那咱家没人能行?快,帮爹回去瞅瞅。”

    “我有留小黑看家。”所以别找借口了,咱们爷俩实诚点行不?关平安背起双手打算先兜一圈再来找她爹。

    就这么让你跟园子叔那花架子一块绕着山脚下巡逻,万一遇上熊瞎子下山……她哭都没眼泪儿。

    关平安这一兜一圈,就有意兜到同样守夜的赵老爷子他们身边。

    “担心你爹?”

    关平安很是乖巧地点点头,“我爹别瞅着壮,底子可虚得很。早些年亏得太狠,我担心他熬不住。”

    难怪你老是不长个,这心眼多的……赵老爷子斜倪着小丫头,朝身边的马三爷踢了一脚,“你来说。”

    “说啥?”

    “想说啥就说啥。”赵老爷子白了老伙计一眼。尽会讲废话,你不是姓马?总不能让一片孝心的小丫头失望。

    忘了小丫头孝敬你的布鞋,忘了小丫头孝敬你的一碗碗肉,你还能忘了你拍着胸口答应梅大义多关照多小子?

    “这个嘛……”马三爷瞅了瞅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小丫头,他还真不知要说什么。关家小子是实诚了些,可跟他闺女直说?

    老伙计这一脸为难的懵逼样儿,可已经好久没出现了。赵老爷子是越瞧着越想笑,还差点就乐出声。

    “这么说吧,你爹辛苦是辛苦了些。不过到了十点他们一帮人会换班。知道是啥是换班?就是轮流着休息。”

    关平安得到马三爷这一句话安心多了。不管之前是不是有这规矩,但只要马家权威人士有这话就行。

    至于为何明明在去年她参加的夜间巡逻里就压根没见着什么所谓的轮流着休息,可这重要么?

    她当闺女的不帮她老子邀功要好处,怕就怕时间久了,大家很快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其实懂她爹的意思。

    今年刚当会计要是一下子真兜着手不下地,她爹在马六屯的形象就轰然倒塌。想循序渐进呗。

    可真划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