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出租异能 >章节目录第八十章 传承
    PS:RNG牛逼
    “游龙戏凤只学了一半,空有一身内力,却不会运用,满小子是怎么教你的?”四爷闲庭闲步的绕着不能动的西门清转着圈,嘴里不断的评论道:“哟,身体还被改造了,雷筋电骨,不错不错。”
    突然四爷停下了身形,盯着西门清的眼睛打量了好一会儿,沉声道:“小子,你明明已经开了雷眼,为何谎报?”
    西门清原本手不能动,嘴不能说,焦急的想要发出声音,却发现自己能动了,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面前的人毕竟不是满仲,不能确定他的立场,一时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于是反而不那么着急了。
    四爷也不急,只是声音充满威严的说了一句,“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我可不想我那些宝贝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你小子糟蹋了。”
    四爷说罢,坐到了刚才黄爷爷坐过的躺椅上,也不催促。
    良久之后,西门清看着好像已经要睡着的四爷,平静道:“四爷爷,你觉得我有选择吗?”
    四爷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西门清说话。
    西门清也没有等待答案,像是在诉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莫名其妙的加入了异能局,一瞬间好像拥有了很多的东西,这一切却并没有让我付出什么东西,老人们常说天上不会掉馅饼,而我的情况是“馅饼”像雨一样的向我打来,让我感动欣喜若狂的同时,也有深深的后怕。”
    “我害怕有一天,这所有的好事背后,却要我付出难以想象的东西,而这一切我好像根本不能反抗,所以我想给我留点底牌,或许真有那么一天,我还能用此做点什么……”
    四爷不知道何时已经坐起了身,笑眯眯的看着他,道:“居安思危,不错。”
    西门清苦笑了一下,并没有接口。一个人如果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谁愿意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四爷也不在意,问道:“你就不怕异能局的那班家伙要是发现你骗他们的后果吗?”
    “有什么好怕的,他们现在用我无非就是我有利用价值,那这个后果就是还能承受的,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价值,发不发现结局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四爷再次点了点头,好像一位老农一样的坐姿,这位隐于闹市的老人竟然主动递给赵甲第一根烟,缓缓说道:“你这会儿挺像我年青时的一个朋友,当年他也是这样,凡是总比别人多想两步,想得越多也就活得越累,他临死的时候我问他….唉…”
    老人说道这儿,突然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下,好像不愿意再回忆下去了,又或者根本不愿意跟西门清这个小辈,分享他的故事。
    今天黄四爷的健谈让西门清十分仓促,因为上一次跟老爷子打交道,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老爷子是个并不喜欢说话的人。
     看到西门清的茫然,老人呵呵一笑,躺了下去,依然保留这那种老一辈练武之人的严谨刻板,而西门清也顺势抽起烟,烟是今天带过来的,浙江那边出产的利群香烟,烟草不好不坏价钱不上不下的那一种,稀拉平常。
        “最近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的表现过关了,于是我这才出来跟你说这些东西。”
        阅尽人事的老人语气平静道:“我看过很多人很多事,也听过很多话很多道理,但一上年纪,大多都忘了,只不过有句话倒是没敢忘,是当年拜师学艺准备出去闯的时候师傅说的,顺境能够看一个人的先天品性,逆境能够看一个人的后天品行。品性,品行,一字之差,却悬殊千里,哪个更重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老八喜欢你这个小子因为他看出了你生性淳朴,有着很多老一辈人的品性。我这个老头器重的,跟他不一样,是你的品行,你从进入我的店过后,后面事情我一直关注着你,不论是你在青城山捉鬼,还是跟着小九长途赶路等等,我就觉得你小子是块材料。”
    “满小子给我回的信上也对你狠狠夸奖了一番,但是后来听说你小子的雷眼居然没有成功,这让我这个老头子着实生气了一番,本想直奔锦城去找你问个究竟,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没有去成,昨天听你们局长说你到京了,拜托我过来查看一下,却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
    “唉,我老了,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尔虞我诈显然不适合我了,但是老头子我呢,多多少少还是有几分压箱底的本事,怎么样想不想学?”
    西门清惊喜交加,正想点头,但突然转念一想,电视上演的绝世武功,一学就得几十年的,他可没那个耐心,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老爷子,难学吗?”
    四爷哈哈大笑,道:“一学就会。”
    西门清再不犹豫,点头如捣蒜,眼神满是希冀的望着四爷道:“四爷爷,你老受累教教我呗,这个有什么讲究吗,需不需要小子我给您磕两头呀。”
    四爷道:“我们不是师徒, 你不用给我磕头,不过你要是想我也不拦着。”
    西门清马上懂事的,给老爷子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传道受业者为师,给师傅磕两头不丢人。
    四爷满意的看着他,微笑道:“听说你小子菜做得不错…”
    西门清福至心灵,站起身也不打掉身上的土,高兴道:“您老就请好吧,正宗的川菜。”说着就跑出去找厨房去了。
    他走后,黄老爷子不知道从哪儿走了出来,笑道:“四哥…”
    四爷点了点头,老爷子吩咐人拿来一个电话拨通,四爷冲着电话道:“西门小子,可堪大用。”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两位老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为了这顿午餐,西门清可以说是用尽了毕生所学,烹炒煎炸焖溜熬炖,十八般武艺是耍厨房里面鸡飞狗跳。
    菜上桌后,西门清一一介绍道:“水煮牛肉,藤椒鱼,宫保鸡丁,回锅肉,鱼香肉丝,连锅汤….”虽然都是家常菜,但都色香味具备。
    “两位老爷子,还可以吧?”
    四爷率先拿起筷子,夹了口菜试了试,满意的点了点头,西门清看着坐在一旁傻笑。
    突然四爷毫无征兆的暴喝一声,一指猛然顶在西门清的额头上,西门清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随后惨叫一声,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四爷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手,与同样没有任何变化的黄老爷子一起开始吃喝了起来。
    “别说,这小子做菜还真有俩下子,味道不错。”黄老爷子品头论足道。
    四爷没有搭理他专心的吃着眼前这盘“宫保鸡丁”。
    黄老爷子急道:“四哥,你给我留点呀,这鸡丁下酒最好了…”
    …….
    西门清再醒来时,已经是半下午了,他摸着疼痛的脑袋茫然的看了看周围,此时他正和老爷子两人一人一条躺椅躺在屋檐下。
    “醒啦!”黄老爷子问道。
    “恩!”西门清答应了一声,他现在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有没有什么变化?”
    西门清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便没有什么异常,于是苦兮兮的说道:“老爷子您跟四爷爷这是玩的哪一出呀?对了四爷爷呢,他不是要教我法术的吗?”
    黄老爷子懒洋洋道:“早就走啦!”
    西门清突然感觉到腹中一片饥饿,于是愤愤的说道:“你们太不厚道了,那么多菜你们吃得完嘛,至于把我打昏吗?”
    老爷子闭着不说话,西门清还想吐槽两句,却突然感觉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般,疼得他从椅子上摔到了地上,然后满地打滚。
    老爷子眼睛都没有抬一下,继续假寐着。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概一分钟,西门清才感觉疼痛渐渐消失,随后突然感觉脑海中多了一些什么东西,好像是武功招式什么的。
    他细细感受,脑海中有两套拳法和一套身法渐渐清晰了起来。
    “这也太牛逼了!”
    等西门清再次回神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一刻钟,他也没说什么,起身开始走向厨房,先找吃的了。
    现在管他什么拳法、身法的,挺饱肚子才是第一任务。
    可是找了半天,中午那么多菜好像全被吃光了,一点都没留下来。西门清无奈只能再次下厨给自己弄了两个小菜,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西门清感觉脑袋中不知怎么出现拳法之类,好像无比熟悉,就仿佛随时都能用出来一样,他越想越入迷,最后干脆饭也不吃了,跑到院中开始按着记忆打起了拳。
    刚开始很生疏,但是后来打着打着就无比流畅了起来。就好像是突然忘了的某项技能,又被捡起了一样。
    西门清最后一惊是兴奋的无以复加,哈哈大笑道:“哈哈,我也是武林高手啦,哈哈!”
    等静静冷静下来,才明白这肯定是四爷的手段,至于他怎么办到的,无从得知。
    西门清抱着满肚子的疑问跑去询问老爷子,结果就只得到了一句话“我又不是修道,我怎么知道?”
    待西门清再问四爷去哪儿的时候,老爷子已经不搭理他了,并下了逐客令,让他早点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