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章节目录第九十八章皇城血色
    时隔多年,这对修行界历史上最出名的师兄弟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里相见,便是在争夺青山剑阵的所有权。

    这真是极有象征意义的画面。

    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天空里忽然响起噼噼啪啪的声音,就像是湿柴被点燃一般。

    那道巨剑表面的飞剑渐渐飞离,就像墙皮被剥离,紧接着越来越快的散开,最终变成满天剑雨,然后一一重新回到地面。

    看着这幕画面,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你能影响的青山,终究只是少部分。”

    井九收回右手,看着阴三说了句颇有深意的话,然后接着说道:“不过你吓人的本事倒还是如当年一般厉害。”

    这说的是阴三先前把白真人稳住了一段时间。

    “能吓退就行。”阴三用衣袖擦了擦竹笛,说道:“不要忘记,今天是我救了你的一命。”

    井九平静说道:“你以前就救过我很多次。”

    阴三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所以你就可以不停违逆我的意思?”

    井九说道:“我是你师弟,又不是你徒弟。”

    阴三微微一怔,似觉得这句话极妙,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对青儿说道:“走吗?”

    青儿不知何时也来到了皇宫广场上,在井九身边飞着,听着阴三的话没怎么想便摇了摇头。

    阴三不知因何叹了口气,向着皇城外走去。

    布秋霄等各宗派的强者想要做什么,忽然听着笛声再起,地面的那些青山飞剑随着阴三的脚步而起,在空中呼啸飞舞,发出清脆的剑鸣。

    井九说阴三只能影响一小部分的青山,但终究还是能影响一些。

    伴着悠扬的笛声,在青山剑阵的保护下,阴三离开了皇宫,就这样消失在废墟里。

    禅子与布秋霄对视一眼,摇了摇头,表示都找不到他的痕迹。

    这就是羽化成功后的境界吗?

    想着这些事情,禅子更添忧愁,今日青山宗与中州派结下血海深仇,朝天大陆必然动荡不安,还有太平真人游离世外……人间从此多事矣。

    ……

    ……

    朝歌城外到处都是避难的民众,哭声从来没有断绝过。

    赵园早就已经打开,收留了很多人。

    井商与赵爵爷收回望向朝歌城的视线,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里的后怕。

    “看来可以让他们回来了。”

    “是啊。”

    有很多逃难的民众离开朝歌城后继续向南而去,其中不乏有钱人家的马车,在朝廷军队的监视与保护下,倒是没有出现什么哄抢之类的事情。

    其中一辆马车显得极其宽阔,谁也想不到那是因为里面蹲着一只锦鸡的缘故,那只锦鸡的尾羽着实有些太长。

    阴三接过玄阴老祖递过来的绿酒,浅浅地饮了一口,摸了摸锦鸡的尾羽,发出一声有些遗憾的叹息。

    他不是叹息天下没有大乱,因为天下终究大乱,他可惜的是白真人最后当机立断撤走了。

    “确实有些可惜。”玄阴老祖也给自己倒了杯酒,伸出舌头舔了舔,依然极不适应,皱着眉头说道:“不然她今天肯定会死在朝歌城里。”

    ……

    ……

    井九看着阴三消失在皇城那边,回身走回石阶上坐下,把阿大从袖子里拿了出来,手掌落下,缓缓地摸了一下,说道:“可惜了。”

    与白刃仙人那道分身战斗的时候,阿大没什么用,但如果他杀白真人,关键时刻,阿大偷袭一下应该有奇效。

    至于怎么杀白真人……他与阴三争夺青山剑阵控制权的时候便已经表明,他还有能力……至少偷袭一次。

    阿大趴在他的怀里,有些无辜地喵了一声,心想幸亏白真人走了,不然我还能剩几条命?

    它正准备继续幽怨几句,忽然发现了连三月正颇有兴致地看着自己,不由眼睛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它与连三月没有见过几次面,但过去数百年里,不知道腹诽了多少次泼妇,哪里敢直视她的眼睛?

    “我提醒过你,关键时刻要小心一些。”井九望向白早说道。

    那年在果成寺告别的时候,他专门对她说过这句话,其时不明所指,现在才知道原来落在这处。

    连三月看了他一眼,心想你的声音也可以很温和嘛。

    白早没有看他,抱着双膝,看着广场上的满地飞剑与那些倒卧着的同门尸体,脸色有些苍白,看着很是可怜。

    如果她的身体真的被占据,那么她便会死了。

    这是一个无法逆转的过程。

    之所以她现在还活着,是因为连三月与井九。

    放眼朝天大陆,也只有这两个人能够做到,而且他们为此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

    连三月把她搂进怀里,说道:“累了就睡会儿。”

    这句话仿佛有某种魔力,白早的神情放松了些,渐渐闭上了眼睛,睫毛轻轻眨动数下,便睡了过去。

    “那六年在雪原里,她一直都在睡觉。”

    说完这句话,井九看了连三月一眼。

    这些年,她也一直都在睡觉。

    连三月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在石阶上坐着,没有再说话。

    看似波澜壮阔的战斗,实际上只是数个片刻时间,朝阳还在东面,被云层遮着。

    随着时间的转移,日头渐渐移到中天,时间到了正午。

    阴云依然遮着太阳,那些青山飞剑刺破的洞却还在。

    无数道光线从那些洞里落了下来,一束束的照在皇城广场上。

    满地都是剑与尸体。

    画面很诡异。

    诡异的美。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些洞里忽然落下了雪花。

    元骑鲸到了。

    看着满地飞剑与死尸,他沉默了会儿,转身望向连三月,说道:“多谢。”

    连三月很随意地挥挥手,说道:“我只是睡的太久有些无聊,想要打几架,又不是为了你们青山宗。”

    元骑鲸沉默不语,心想你是为了师叔,青山自然也要记你的情。然后他对井九说道:“我在这里看着,你们走吧。”

    中州派今日实力大损,而且混乱不断,短时间里应该不会再生事,他在朝歌城坐镇应该足矣。

    井九起身,连三月把白早递到他怀里,便准备一道离开。

    ……

    ……

    (前几天看到有读者说,搬家要搬多久啊……搬家真要搬很久呢……我也是人生第一次正式搬家,才知道原来这么麻烦,光打包整理都要花很长时间,不整理不知道,一整理才知道平时看惯了的这个家里居然藏着那么多东西,光当年结婚时老读者们给我寄的书和礼物都有无数件……还要好几天呢,而且家里人就要到了,紧张,这也是结婚之后,家里人第一次全体来玩……更新这种事情嘛,我会非常努力地保持的,而且一定写好,只是字数确实太少,抱歉啦,我自罚三杯,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