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69章 2011年要飞够一千小时
    “什么!你买了个大别野?”

    李健国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李战的娘亲叶慧华更是差点晕厥过去。一百八十万啊,老天爷,那得工作多少辈子才能挣那么多钱!

    不过,李健国很快就镇定下来了。今时不同往日,他也是个小富翁来的。县里下午又送了一万块慰问金来,原因是知道李战又立了一个一等功……

    这两年光是地方政府各级给发的慰问金加加埋埋都有小二十万了,全在李健国手里。口袋充实遇事就不心慌,做人这种事情是这样的啦,做男人更是这样。不过名义上在李健国手里,实际上存折被叶慧华掌控着,那是攒着给孙子孙女的,老李同志一个子儿都别想多花。

    李战摊了摊手说,“我看便宜买得过就买了,六七千月供,没压力的。”

    说是这么说,看着辛辛苦苦开了一年飞机挣回来的小一百万小半天时间就给造没了,李战前后的心情和感觉就像是办那事前和办那事后,太深刻了。

    “买什么大别野啊,家里有这么大的房子都住不完,唉,你就是不懂节约。”叶慧华责怪着说。

    应婉君说,“叔,姨,房子不一定都自己住的,可以出租啊,也算是一种投资了。通胀一年比一年厉害,钱放在银行里会缩水,置办房产能起到保值的作用。”

    自然要向着李战说话,尽管她十分清楚那座大别墅八成是租不出去的,太大太贵了。

    “买都买了,买了就买了,也好,算你们俩的新房,这套就留给你弟。”李健国一锤定音。

    李战说,“您老就安心住着吧,李响心比天高瞧不上县城的房子。”

    边上的李响说,“爸,我的房子我自己挣,我也买个大别野。”

    “呵!”李健国冷笑,“走着瞧吧。”

    李战说,“我还买了个车,四十多万大越野。”

    看着李健国和叶慧华又要发飙,李战连忙说,“我们师长就是坐的这种车。”

    “哦,师长坐的那种车啊。”李健国瞪起的眼睛慢慢恢复正常。

    很奇怪,如果某件事某个物件和领导啊干部啊这些产生联系,就会得到莫名信任和盲从的加权。比如具备烧机油功能的奥迪,因为曾是政府官员大量使用的轿车,然后大量的老百姓跟进直接把该品牌的车推向神坛。好像开了那个车就是领导或者能找着当领导的感觉了,走路下巴都可以太高两寸。

    “哪呢,看看去。”

    一家人欢欢乐乐的下楼围观师长坐的那种车去了,李龄的孩子最高兴了,爬上车到处乱摸乱踩,李龄跟着呵斥不停。

    “啧啧,这个车四十多万啊?”邱国豪和李战说话,指着宽敞的后尾箱说,“这车起码能拉一吨海鲜。”

    李战苦笑着说,“姐夫,那你也买个拉海鲜去。”

    “不好不好,论实用还是五菱之光好。”邱国豪指了指那边的银色微型面包车,等着李战和他走过去。

    邱国豪也买车了,海鲜生意做得不错,被汽车下乡政策刺激了一下,一咬牙就花了四万多块钱购置了一台一点二排量的新五菱之光。

    “看看这怎么样。前置后驱,七座,拉货拉人两不误,关键还省油,百公里顶多就八个油,还是满载的情况下。有一次拉了两吨的海鲜塞满了都,照样呼啦啦的跑飞快。”邱国豪一点儿也不羡慕别人的四十多万大越野,看着自己的小微面那神情比看着自己老婆还兴奋。

    李战皱眉说,“姐夫,你满挂载可以但是你不能超载啊,严重制约了机动性太危险了。”

    “没事,这车皮实着呢,再说我就短途跑跑送送货。”邱国豪说道。

    “总之要按照交通规则来。”李战叮嘱一句。

    邱国豪说,“阿战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咱们家是光荣之家呢。”

    “是的,是的。”

    李战一本正经地嘱咐别人遵守交规,可他一上天从来就没有把限速标示当回事,全程超速驾驶还他妈闯红灯。

    接过邱国豪递过来的烟,李战抽了口,问,“今年海鲜生意做的不错吧?”

    “还可以,稳两餐没问题。你姐说同时做做海鲜干货,你说有得做吗?”邱国豪问。

    他就是个踏实干货的,头脑和灵活搭不上关系,反倒是李龄有些经商的头脑,有一定市场嗅觉。李战是部队干部,所以他认为李战说的话比李龄的还要靠谱。

    李战说,“能做,怎么不能做,做生意嘛,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本钱吗,我支援你一些。”

    “有有有,有的是钱。”邱国豪连忙说,有点阳光就满足得不得了的样子像极了他岳父。

    李响走过来,邱国豪说了几句就跑去看孩子了,一家子围着两个车评头论足,晚饭后下来遛弯的邻居什么的也都背着手围过来,面带微笑听李健国同志吹牛。这一家人在小区里早都成名人了,政府官员逢年过节就来慰问,想不出名都是难的。

    哥俩干脆的走出小区沿着运河边散步说话。

    “哥,我保研了,经济研究方向。”李响说。

    李战诧异道,“你才大二,保什么研。”

    “谁说大二不可以保研了,光华大学研究生,国民经济研究方向。”李响拿出手机打开信息展示给李战,得意地说道,“十一月份,我的论文拿奖了,一等奖,我校和光华大学联合举报的大赛,获一等奖的就可以获得光华大学给予的保研资格,全校就仨,我是其中之一。”

    李战看着发件人显示为:95533的信息,是银行卡余额变动信息,进账三万元人民币整。

    “这是奖金?”李战问。

    李响嘿嘿笑道,“是啊,三万巨款,未来五年的伙食费不用发愁了。不过我打算用一部分来试着做个研究型的小生意,主要是通过人们的日常交易形态与商品流通之间的具体表现来研究国民经济……”

    “就是摆地摊对吧,可以试一试。”李战把手机还给李响。

    李响囧,尴尬地挠着头说,“摆地摊只是一种形式……”

    “干吧,多做下实践活动有助于学习,死读书是不行的。”李战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

    “我知道。”李响也就不再辩解了。

    和华清大学毕业的二哥比,他一点优越感都没有。

    十点多的时候,李战和应婉君默契地留在了楼下,等家人都上楼去,李战对应婉君说,“你自己开车回去吧。”

    “我搭车回就行。”应婉君说。

    “这个时间哪有车打,可惜我没驾照。”李战说。

    应婉君想了想,点头答应,“好,我开车回去。那,那明天干嘛?”

    “明天去过户,你把身份证带上。”李战说。

    应婉君问,“要我身份证干什么。”

    “放你名下。”李战说。

    “我不要。”应婉君说。

    李战严肃地说,“这是命令。”

    应婉君咬着嘴唇说,“那,哪有那么多钱,不够的。”

    “够的,去年存了一些,首付够了。”李战说,“回吧,明天过来这边再吃早饭吧。”

    “好。”

    应婉君上车发动车子走了,驾驶风格蛮狂野的。

    回到家,李健国和叶慧华在客厅等着,叶慧华问,“婉君呢?”

    “我让她回去了。”李战说。

    “这么晚了你让她回去干什么,家里不是没地方住。”叶慧华说。

    李健国皱眉说,“阿战你怎么打算的,二十一岁了,该考虑结婚的问题了。”

    “您说的那是虚岁,再说她还是学生,不合适。”李战说,“爸,我是部队干部,不能乱来的。赶紧休息吧,我的事你就甭那么多心了。”

    李战回房去了,坐在书桌前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他把所有家当取出来在桌面上摆放好,拉杆费储蓄卡、工资卡、存折,都是中国建设银行的。

    他打开存折看,上面每个月的进账是固定的——8633元。记录有一年多没更新了,他拿起笔在草稿纸上计算了一下,八年多下来进账八十多万,支出数是五十多万,结余应该是三十万左右。

    这笔钱是空军人才库的特殊补贴,李战拿的是第一档,爹妈都不知道这笔钱的存在,李战也从来没有用过里面一分钱——支出的五十多万主要是给刘贵松家里买了一套房子和给了一部分现金,其他部分都是按照季度分别给几个老战友家里寄过去。

    如果不是有这笔钱作为保障,他不会把所有的拉杆费和工资全部花光的。他不需要花钱,在部队里衣食住行甚至喝茶都不需要花钱,他一个月甚至一百块都花不掉,连钱包都没有,新版人民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但是几个老战友家里需要生活,他的钱必须首先保障这一部分的供应。

    也只有在看到存折上的数目比较可观李战才轻松一些,除了存折上的钱,所有的存款今天都折腾光了。至于家里爹妈的生活是不用操心的了,光慰问金就够生活得好好的了。

    来年努力挣钱吧,收拾好后,李战给自己定了2011年的小目标——向一千个小时努力奋斗。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平均每天飞行二点七个小时。

    他是有些异想天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