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丹师剑宗 >章节目录第1316章 金蝉脱壳
        “因为我的机会来了!”

        看到黑衣人那模棱两可的神色,天皓朗声大笑道。

        “机会?”

        黑衣人有些不理解,袭击木族的行动他也有参与,可以这么说,一路上他看到的都是新世的繁华,他实在想不到,秦安统治下的繁华新世,会给天皓什么机会?

        “没错!”

        天皓故作神秘地道:“你还记不记得二十年前我跟你说过的那番话,我说,无疆之境,并不是武道的极致!”

        “记得!”

        黑衣人当然记得这番话,他说:“这也是您建立圣火堂的初衷,不是吗?”

        当初天皓在一本古籍无意中看到了一则秘闻,该则秘闻中记载提及到,无疆之境并不是道之极致,而在这个境界之上,还有一个不为当世人所知的真神境。

        从那之后,天皓就一直在尝试着找有关真神境的记载。

        而当时天皓决定成立圣火堂,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成立一个暗中的势力为他寻找有关真神境的一切线索。

        只是圣火堂努力了这么多年,也只找到了一些零星的线索,根本算不上实质性的线索。

        黑衣人有些不明白天皓为什么突然提起这茬,于是便疑惑着看向天皓。

        “不错!”

        天皓闻言正色地点点头,道:“我接下来要对你讲的,便是有关真神境的,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突破真神境的方法!”

        “真的吗?”

        黑衣人闻言欣喜不已,如果真的如天皓所说那般的话,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你知道和秦安那一战,我为什么让海副堂主易容成我的样子去吗?”

        天皓笑容有些阴森:“那个时候,我已经通过这些年找到的线索得出了一个结论,武道世界这么久没有真神境,是因为武者无法凝聚神识体,而前几天,我已经尝试着凝聚出了神识体的雏形!”

        “我让海副堂主代我出战,并给了他我的帝血,是因为我知道,那一战,我和海副堂主谁去都得死!”

        “我培养海副堂主这么多年,那就是他应该履行的使命!”

        天皓说着突然露出些许霸气:“可笑的是世人真的以为我死了,殊不知,一切都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

        黑衣人闻言不禁打了个哆嗦,他当然知晓天皓这些话的意思。

        神魔之川那一战,天皓看似是走进了一个圈套,殊不知,走进圈套的不是天皓,而是其他所有人,因为那一战,陨落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天皓。

        神魔之川被秦安斩落天穹的不是天皓本尊,而是易容为天皓样子的海副堂主,一个非常年轻潜力和天赋都很出众的年轻人,曾经一直在黑衣人的手下当差,但最终,却只能像一个傀儡那般死去,海副堂主在武道世界没有任何名声,就仿佛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一样,而且一直到死,都不能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去面对世人。

        在感慨海副堂主的命运时,黑衣人也为自己的命运感到可悲。海副堂主在武道世界没有声名,他又何尝不是,对于外界的人而言,他们,完全是不存在的。

        就连曾经镇守帝殿的人都不清楚他们的存在,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他、海副堂主以及整个圣火堂的所有人,都是天皓培养的棋子,他们这些棋子有没有光明正大亮相世间的机会,则要看天皓这一盘大棋能不能圆满下完。

        “海副堂主,是我所知晓的,除秦安之外最年轻的无疆强者了,如果没有陨落,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黑衣人回想起曾经在自己手底下当差的海副堂主,世人一直以为天皓时代的人族没有无疆强者,其实并不是,天皓还在剑帝一位的时候,人族已经有了两位无疆强者,一位是天皓自己,另一位,便是天皓倾尽所有培养的海副堂主。

        海副堂主十岁的时候就跟着天皓了,十四岁便进了圣火堂,天赋在整个圣火堂中都无比出众,而为了培养海副堂主,天皓也花费了不少的心血和资源。

        圣火堂中强者很多,但天皓最用心对待只有海副堂主一人。因为天皓知道,那是圣火堂中唯一一个有希望突破无疆之境的,也是唯一一个够资格当他替身的人。

        记得那时,圣火堂里八成以上的人都羡慕海副堂主,因为整个圣火堂,只有其,最得天皓的信赖。

        而黑衣人,也是那些少数的没有羡慕海副堂主的人之一,因为他很清楚,天皓这个人极其功利,不会做毫无意义的投资。

        而最终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海副堂主得到了天皓的倾力栽培,得到了享用不尽的资源,但最终付出的代价却是生命。

        神魔之川那一战有多么棘手,有点阅历的人都清楚,天皓自己都不敢去的地方,怎么可能不棘手,而天皓却利用了海副堂主的年轻气盛,亲手将其推进了深渊之中。

        海副堂主陨落后,天皓也顺利地金蝉脱壳躲到了仙金城堡,与外界的战争划清了界限。

        而那一战之后,圣火堂的多数成员都称赞天皓深谋远虑,却没有人为已经陨落的海副堂主感伤。

        “海副堂主主动请缨代我出征神魔之川,这一切我都记得,我不会让他的死没有任何代价,而等我神识体凝聚之时,便是我为他报仇之时!”

        天皓做出一副悲痛的样子,其实他心里一点伤感都没有,而神魔之川那一战,也是他骗海副堂主去的,他让海副堂主主动请缨,也是做给其他成员看的。

        毕竟他一旦选择了金蝉脱壳这个计划,未来的唯一依仗就只剩下了圣火堂,他不想给圣火堂成员留下任何非议和口舌,于是骗取海副堂主信任,让其当着所有人的面主动请缨去神魔之川。

        黑衣人看到天皓悲痛的神情,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海副堂主代天皓去神魔之川是怎么一回事,他即使不了解天皓骗海副堂主的具体过程,但也心里有数,毕竟他不像海副堂主那么年轻那么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