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叛贼 >章节目录第八十五章 四海
    尤二丝毫不敢隐瞒,当即竹筒倒豆子交代地一干二净,至于那封信也早就被董大山查获,人证物证俱在,赵济世哪里还站得住?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弄醒他!”朱怡成淡淡说道,自有人上前泼了盆冷水,赵济世悠悠转醒,当看见似笑非笑望着他的朱怡成时,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打起战来。

    “赵老板,你还有何话可说?”

    “我……我愿献出赵家所有财产,只求洪爷开恩……开恩啊!”想到后果,赵济世趴在地上不住地磕头,不顾额角的斑斑血迹苦苦哀求。

    “哎……做生意,有道是买卖不成仁义在,赵老板如果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不想同我合作也没什么,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我可从来没有强迫过诸位啊!可是,赵老板你却暗中想至我死地?呵呵,这点就过了呀。”笑容一敛,只听得朱怡成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来人啊,把赵济世连同赵家上下全部拿下!”

    “得令!”

    董大山高声应道,带人上前就把赵济世给捆了起来,紧接着拖着如同一条死狗的赵济世往外拽去。

    “洪爷饶命!洪爷饶命啊……!”

    赵济世凄凌的呼叫声直到不见身影还隐隐约约传来,最终再也听不见。此时此刻,在场的其他人个个面面相觑,神色难看之极。

    其实,赵济世只是做了一些人没做的事罢了,如果在场中人同样有赵家和闽浙总督的关系,谁能保证不会起一样的心思?可万万没想到,赵济世的一举一动早就在别人的掌控中,见到赵家如今的下场,他们都暗暗庆幸,同时又为刚前所说的话忐忑不安。

    朱怡成前一刻还笑眯眯的,后一刻就翻脸拿下了赵家,如此雷霆手段让这些人领教了什么才叫“反贼”。对于这个结果,就连最为稳重的叶国基也有些后悔了,他后悔拿出来的是不是会太少,拒绝合作的方式是否又太过生硬。

    没去理这些人,朱怡成喝了口茶,当把茶盏放下时,他的表情又和刚前一样和颜悦色了。

    “王老板,不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王樊就跪倒在地道:“回洪爷,王家愿为洪爷效力!”

    如是之前,王樊开口说这样的话,在场的其余几家必定瞧不起他,甚至还可能暗骂几句王樊软骨头什么。可有了赵济世在前,王樊的回答就不意外了。虽说就像是叶国基这样的人早就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作为一个商人,面对某些选择的时候还是会权衡利弊。

    朱怡成闻言大喜,当即连声叫好,同时又道:“王老板,你只是同我合伙做生意,大家都是平等的嘛,更谈不上效力不效力的,合伙的买卖赚了钱大家都有好处,再说了,我也明白你们的心思,毕竟目前的形势不太明,效力一说还是放在以后再讲吧。”

    “洪爷恩德!小的没齿难忘,还请洪爷放心,小的定尽心尽力,把这买卖给办的妥妥的。”王樊感激万分地又磕了个头,这才在朱怡成的安抚下站了起来。

    朱怡成这样的态度令其余几家不由多了几分好感,至少朱怡成站在他的角度能说出这番话来,表示他还是比较看重他们这些商家的。同时,朱怡成也清晰地表态知道他们这些人的难处,更愿意以商界的规矩来合作。

    “老夫虽不能像王家那样,但请洪爷放心,叶家会调拨一部分人手供洪爷差遣,同时老夫在此承诺,刚才所说对于海贸的配合,比如采卖等等,叶家的渠道绝无问题。”

    “对对对!我于家也无问题!”

    “还有我,还有我严家!”

    “洪爷!我包家愿再拿10艘船出来……。”

    众人急忙加大筹码,就怕朱怡成翻脸不认人。对于他们的主动性,当然是值得鼓励的,当即朱怡成好生安抚了这些人,并说了些场面话,这才令他们稍稍放心。

    最后,除了王家直接入伙外,其余各家也通过这样那样的方式参与在了其中,再加上赵家的生意和船队被全盘接手,朱怡成这个商行的架子总算是搭起来了。

    “四海商行”,这就是这家新商行的名字,这名字是朱怡成起的,寓意既为通商四海,同时也有着纵横四海的期望。商行的大掌柜由王樊来担任,朱怡成让李娟儿替自己暗中掌握商行,至于下面的人除招募的水手和安插的义军耳目外,其余用的是各家主动献出来的人。毕竟朱怡成手下并没有多的人才,换现代话来讲就是人力资源实在是薄弱,要想把商行正常运转起来,段时期内还必须得依靠这些商家。

    四海商行一开张就成了宁波最大的商行,除去宁波航运原有的北洋线外,对于其他航线朱怡成也有了安排。现在最合适的航线有一条,那就是到日本的航线,虽说日本目前处在德川幕府的闭关锁国政策中,对于外来贸易并不热衷,可从日本国的历史来看,日本和大陆之间的民间贸易沟通一直存在,包括海贸也是一样,组织起成规模的对日海贸,这对朱怡成是极有好处的。

    除了日本航线外,更重要的是南洋航线,甚至西洋航线,这些才是未来的黄金航线。不过相对于日本航线,这些航线还需要一定的摸索,尤其是闽地依旧是清廷的地盘,清廷的水师就在福州,要往南走航线需要时间和机会。

    但不管怎么说,有了四海商行,朱怡成就有了一颗摇钱树,能够替他解决资金和物资来源的许多问题。再加上那些商家对于宁波市场的稳定和粮米的流入,更是巩固这片区域的基础。

    其实,留给朱怡成的时间并不多,他占据宁波虽然是钻了个空子,而且还借用蒋瑾这些人封锁对外消息,但这天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保密工作做的再好消息也会走漏,更何况拿下宁波的当天就有人把消息给传了出去。

    说起来还是要感谢这个时代的信息缓慢,毕竟和发达的后世不同,除朝廷的三百里、五百里甚至八百里加急的军报外,普通的消息传递是很慢的,要知道交通工具和道路是制约消息传递的最大因素。

    大约宁波攻陷后的十天左右,绍宁道那边就得到了消息,闻讯后绍宁道简直不敢相信这消息是真的,为了求证消息的可靠性又花了七八天的时间,等确定宁波失陷,绍宁道这才慌忙把消息向杭州发出,等消息递到了杭州城,这都大半个月了。

    消息传到杭州城,巡抚黄秉中闻讯大惊,他怎么都没想到宁波会突然被反贼占领。按理说根本不应该啊!无论是袁奇还是祝建才都在浙西、徽东一带和大阿哥周旋着,怎么后方突然出了这样的大事?

    正当黄秉中反复向报讯的人确定此事的时候,一个更大的坏消息传来,一直神出鬼没的袁奇部突然出现的池州附近,设下埋伏把清廷运往前线的大批军粮给劫了,这样一来大阿哥的主力就顿时陷入了粮草不济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