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千劫主 >章节目录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无名之魔
吴昆最近的心情很不好,自己负责的星域老是出问题,一年之内已经跑了三十多趟了,好不容易休息几天,结果又传出道纹故障的信息来。

重重吐了口浓痰,他胡乱抹了抹嘴巴,心头实在有些气不过,同样是永恒之阵服役天人,这些王八蛋天天闲的没事儿干去搞女人逛窑子,待在里边都不出来,而自己却要一个人跑去枯寂的星球勾勒道纹。

永恒之阵是由上千个星系、数万亿颗星辰构成的超极大阵,而这数万亿颗星球上又刻着无数的道纹,正是这不可想象的数量积累起来,才足以封印宇宙大黑洞吞吐出的力量。

这种事可懈怠不得,否则执法者联盟怪罪下来,那就是死路一条。

在这一方面,《大千公法》是极为苛刻的。

“去他妈的,要不是门派出事儿,老子才不来这个鬼地方受罪。”

他的门派的确出事了,两百多年前惊闻噩耗,据说门派不朽以上的强者全部被灭,并且仇人放出狠话,要灭了洪荒宫全部所有人。

这下可把他吓坏了,事情又不是老子干的,老子凭什么去死?

他逃出了洪荒宫,直接联系了执法者联盟,排了四十年的队才终于到了这个地方。

这种边陲之地,他相信那个叫辜雀的狠人不会找得到。

来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自己资质有限,靠自己肯定是突破不了了,这里混吃混喝一千年,不但可以躲避追杀,还可以听诸天大空相讲课,搞不好还可以突破。

想法是美好的,来到这里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根本耐不住这种寂寞,一百多年下来,差点道心破碎。

修补道纹其实并不难,只需要按照小型寰宇之灯给出的光图,将道纹重新排列就行了。不费力气,但却很麻烦,毕竟道纹真的太多了,动辄就是数万里的扭曲,自己起码要摆弄好几天。

这一年三十多次,也就意味着几乎没有休息过。

一脚拌在石头上,差点没摔了个狗吃屎,他狠狠呸了一下,他妈的,人倒霉喝水都能呛死,自己堂堂天人,要是被摔一跤,其他人恐怕真是要笑掉大牙。

运足了元气,眼中光亮一片,他朝前一看,顿时把肺都气炸了。只见方圆数十万里的阵纹全部都扭曲了,而且扭曲的程度极为夸张,几乎要到破碎的边缘了。

这种程度、这种范围,自己修补起来起码需要一年!

他忍不住大叫一声,厉吼道:“这他妈谁干的!”

宇宙大黑洞没有喷薄风暴的时候,阵纹根本不可能扭曲到这种程度,再想到这一年多来出了这么多次问题,他心中几乎笃定是他妈有人在搞自己!

而根据推理来说,毫无疑问是徐三立那个王八蛋!

去年醉春楼争女人,这厮败给了自己的颜值,一直怀恨在心,所以搞老子,一定是这样。

“他妈的姓徐的,你等着,老子把这里处理完了之后,非他妈和你一决生死不可!”

他破口大骂,又是跺脚又是吐痰,终于把心头的怒火发泄够了,才深深吸了口气准备干活儿。

只是就在此时,一阵寒风忽然吹过,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整个人都一抖。

嘿!真他妈奇怪,这风......

他刚想到一般,身体忽然僵住,不对!不对不对!这里虽然寒冷,但老子是天人强者啊,怎么可能被风冷到......

他轻轻一嗅,总觉得这风之中有一股无边的煞气和邪恶,竟然直逼人的灵魂!

这种感觉实在可怕,令他瞬间毛骨悚然,瞪大了眼连忙退后几步。

有其他人!

他忽然觉得这颗星球上或许有其他人!

不,不对,在小型寰宇之灯的探照下,谁他妈敢来弄乱阵法,给他徐三立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这可是绝不饶恕的死罪。

一定是有其他人...不,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大胆子,是魔?

他胆子本来就小,要不然当初也不会直接吓得跑路,这一想而来,愈发觉得可怕,总觉得这辽阔的枯地之上,总有人盯着自己。

双腿开始颤抖了起来,他吞了吞口水,重重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咬牙道:“吴昆,你他妈的胆子能不能别这么小!”

他语气当然不是很健康,事实上这一拍令他更加畏惧,可是不敢走啊!要是这样灰溜溜的跑回去,其他人要是发现,肯定会问起情况,自己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自己怕吧?

怕可以怕,但面子不能丢,他死死咬牙,眼神不停扫视着四周,终究还是决定不走。

可是这种情况怎么修补阵法?

正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寒风吹来,那彻骨的寒意、无边的煞气、恐怖的邪恶几乎要摧毁他的意志,他发誓他从未遇到过如此恐怖的气息。

这一瞬间,恐惧直接占满了他的灵魂,他只想赶紧跑路,去他妈的面子。

他怀疑,恐怕是宇宙大黑洞里的东西混出来了。

他终于不再犹豫,绝对先禀报执法者联盟再说,于是他就这么转过了头去,一个恐怖的身影,就站在他背后三丈之外。

“哇!”

他目眦欲裂,吓得胆裂魂飞,一声惨叫,直接屁股坐在了地上。

眼前这个身影实在太可怕了,比正常人高很多,大约有一丈之高,全身没有血肉,只剩下小半的皱皮还贴在黑色的骨骼上,大部分骨骼露在外边的。

他的脑袋也只有半面有皱皮,另外半面也是黑骨,没有头发,整个形象看起来惊心触目,恐怖至极。

更重要的是,他似乎散发着一股无边的邪恶之气,那仅存的一只眼睛是深邃的黑色,被盯上感觉毛骨悚然。

太可怕了!

吴昆吓得浑身发抖,毫不犹豫跪在地上大叫道:“前辈饶命,小的没有得罪你啊!饶命啊!我就是一个打工的啊!不是我封印的你啊!”

辜雀看着这个身影,心中却是觉得奇怪,他什么也听不懂,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他早已忘记了语言。

他甚至不知道对方磕头代表着什么,他忘记了所有,他唯一能感受到的是对方的恐惧。

因为之前自己见到的异物,也好像这样,很怕自己的样子。

而吴昆是真的怕,他早已吓破了胆,不停磕着头大哭着,过了良久之后,两人依旧是这种状态。

吴昆这才反应过来,好像这位恐怖的存在似乎没有杀自己的意思。

他缩着头,干笑道:“前、前辈...?前辈...既然您没什么吩咐,那小的就先退下了?”

辜雀没有说话,也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他只有看着。

他知道,这不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而吴昆则是趴在地上缓缓朝后缩去,缩了足足好几十丈才终于有些确定,眼前这个恐怖的生灵好像并不是要杀自己的样子。

他毫不犹豫,右脚一跺,连忙朝外飞去。

御空而行,亿万里的空间对于他来说,就算是运用空间法术也需要好几个小时。

他憋着一口气疯狂逃命,直到看见前方的交易星,才敢大喊而出:“哇呀!救命啊!好可怕啊!”

喊了两声之后他忽然觉得不对,要是这么喊出去,自己的面子恐怕全没了,不行不行。

更何况后边那人没有追来,自己不需要这么慌张,交易星在三百年前来了一个神秘高手坐镇,自己完全不需要怕什么。

他稳稳落在大地之上,这里到处都是城池,到处都是修者,他脸色有些白,但也没有任何犹豫,而是直接朝着执法者联盟分部而去。

这件事必须要上报,因为实在太可怕了这个人,根本看不懂那是什么境界,只知道自己在他面前,令灵魂都做不到反抗。

他双腿依旧抖着,越想越害怕,终于冲进了执法者联盟分部。

而上百个呼吸之后,数十位强者直接冲出,以闪电一般的速度直接朝着刚才那颗星球而去,其中当然也有吴昆。

只是所有人跑过去,星球上足足找了好几遍,却是什么也没发现。

吴昆疑惑了,干,不会是自己的错觉吧,毕竟那身影之是站在那里,话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想到这里,他心头反而安慰了不少,哪怕面对执法者的指责也无所畏惧。

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回来,吴昆被臭骂了一顿,要不是阵纹扭曲很严重,他说的话也未必不是真实的,恐怕也不只是骂这么简单了。

走出分部,吴昆浑身都轻松了起来,甚至差点笑出了声。

出了个无名之魔,自己虽然挨了一顿臭骂,但星辰却不必修复了,那边已然被执法者联盟分部接管详查,自己反而不需要再管了。

他越想越高兴,最终直直朝醉春楼跑去。

只是刚走出几步,他心头忽然一阵发慌,像是被一双恐怖的眼睛盯住一般。

他连忙回头一看,只见那执法者连忙分部的门口,赫然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一刻,吴昆差点被吓得跳起来,舌头都被自己咬出了血。

这高大的身影,不是那个恐怖的无名之魔又是何人?

他竟然来到了交易星!

他要干什么?

一时之间,无论吓得几乎都站不稳了。

(明儿咱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