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粮草王 >章节目录第276章几百万只鸭子
    这一夜,秋风呜咽,整个郑家大院沉浸在悲愤的气氛当中,却无人敢说一句寻找李玄霸报仇的话。

    因为,李玄霸临走之时,郑家之人才发现,围着郑家的那些士兵撤退的时候,收起的是那锋利的闪着寒芒的利箭。

    这明显是那位嚣张跋扈的殿下留着的后手,一旦郑家出现围攻他的景象,恐怕整个郑家不会有一个人活下来。

    郑家办丧事,李玄霸可不会去拜祭,他来郑家只为宣旨以及监督他们执行族老抬棺的过程,当然也顺便为自己出出气、杀杀人。

    第二日,郑家大院在办丧事,这一头还得上山起出郑刘氏的棺木。

    郑刘氏的坟墓就在郑氏祖坟对面的山头上,只不过有一点十分的可笑。

    郑氏祖坟每一个都修建的高高大大,最前面几位的坟墓甚至有二十尺高,半亩方圆大小,青狮白象墓志铭,一应俱全。

    而郑刘氏的可倒好,坟头不过两尺高,除了前面立着的一个三尺高的青石碑,以及那杂乱无章枯黄的野草,那是干干净净,一无所有。

    迁坟的整个过程,李玄霸没有亲自来看,但也派了十名唐王卫前去监督。

    他可不会自信到自己在郑家杀戮一番,不用监督,郑家自己就会乖乖的将郑刘氏的棺木取出,不会用其他的人替代。

    “呼……呼……”,沉重的呼吸声是郑家五十岁以上的族老发出,至于原因,看一眼他们肩上的楠木棺材就知道了。

    檀香木棺材太过贵重,郑家不太想给郑刘氏用,又不太敢给她用便宜点的杉木棺材装尸骨,只好折中使用这楠木棺材了。

    郑家族老来回换人抬馆,李玄霸一直冷眼旁观,不发一言。

    对于多妻制度,李玄霸没什么可吐槽的,毕竟他也是这个制度的受益者。

    但是对所谓的嫡子、庶子这种嫡庶之分,他就有些不屑了。

    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孩子都要有区别对待的话,那他生这些庶子、庶女做什么?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吗?

    那还莫不如像普通百姓一样,一生只娶一个老婆,生下的所有孩子都是嫡子、嫡女。

    上楼船,逆水而上,四日后,船队返回了潼关城。

    郑氏族老再次抬棺上秦王寨,老老实实的将郑刘氏安葬在了郑家父子坟边,让他们一家三口终于在死后团聚。

    郑氏族老累的半死的样子,李玄霸不看一眼,等他们这些人回返后,他才拿出两葫芦酒,倒在了郑志安和郑睿思的坟前。

    “郑睿思,你生于郑家,却为庶子,为母之名,毁了自身。”

    “今日.你母郑刘氏已入郑氏族谱,死后和你父子二人团聚与这秦王寨山顶,本王的承诺已经做到了,来世你投胎何人之家,就看你的造化了。”

    看了眼好似变化了些许的坟头,李玄霸脖子一仰,干掉葫芦中的烈火酒,转身往潼关城方向走去,只留依旧流淌的黄河陪着山顶的三座坟头。

    一路回返长安城,唐王卫往蓝田县军营走去,李玄霸则独自返回逍遥王府。

    只不过这一回来,还没进门,耳边就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那是N多女子一起发出,像是耳边忽然多出来几百万只鸭子。

    李玄霸:“……”

    什么情况?哪来的这么多的女子?这是要把逍遥王府掀开啊!

    “殿下,您回来啦!”瞧着站立在门前的李玄霸,门房的侍卫忙过来行了一礼。

    “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多的女子哪来的?”就算看不见院子里的情况,听到那些脆生生的声音,也能知道里面全都是女子。

    “回殿下的话,这一千名女子是宫中的宫女,是圣上赏赐给殿下的。”虽是回着话,这侍卫却满脸的羡慕,一名男子拥有一千名女子,多么幸福的生活啊!

    侍卫羡慕,李玄霸整个人却呆了,他有两个老婆就足够了,要一千名女子干什么?

    赏赐你妹啊!

    二哥这是要把自己这里变成温柔乡,还是女儿国啊!

    “见过殿下,殿下安康!”

    “见过殿下,殿下安康!”

    “见过殿下,殿下安康!”

    ……

    一路往后院行去,沿途一个个或是花信年华,或是半老徐娘般的女子口中喊着恭敬的话,对回府的李玄霸款款的拜了下去。

    能入宫当宫女,容貌身材等等必定是上等,寻常男人看了必定笑脸相迎,唯独李玄霸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好眼角抽抽的往后院走去。

    “三郎,你回来了,先回屋歇歇,我忙完事情就过来。”见到李玄霸,梅寒雪只对他说了一句,再次对春兰和秋菊吩咐起来。

    见状,李玄霸耸了耸肩,拉着杜兴璇的手,往屋子里面走去,“兴璇,陪我进屋说说话。”

    “好啊!”杜兴璇正无聊中,李玄霸的提议正中下怀。

    “外面什么情况?我二哥给我这么多宫女做什么?”将杜兴璇抱在怀里,李玄霸指了指外面。

    杜兴璇搂着李玄霸的脖子,晃悠着自己的两条腿,“她们啊!圣人要裁减宫女,放了一大批的宫女返家,这些是家中再无亲人的宫女,送给三郎你的。”

    “裁减宫女就裁减宫女,送我这做什么?许配给百官司吏、军中士卒不就好了。”裁减宫女,李玄霸倒是有些印象,不过自己又不习惯多人服侍,弄这么多女子来干什么?

    “你不是要做棉衣棉裤吗?圣人把王府里面刚做出来的棉衣棉裤都要走了,拿这一千宫女抵帐,顺便让她们当帮手,再多做一些棉衣棉裤,以解北方军士的寒苦。”

    李玄霸:“……”

    二哥什么时候也学的和自己一样不要面皮了?

    “你就知足吧!圣人把年老色衰的宫女都送往别人家了,送过来的这批宫女,都是年龄不到三十岁的花信女子,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和我提呀!”

    瞧着李李玄霸无语的样子,杜兴璇捂着嘴偷笑了起来,口中说着诱导李玄霸的话,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却直盯着李玄霸的面庞,右手也悄然放到了李玄霸的腰间。

    李玄霸要敢说个“是”字,她的二指禅神功就会在他身上实施,不掐出一个紫包,那是不可能放过自家郎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