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夏纪 >章节目录第二零六章 功亏一篑
    电光火石之间,七星水晶阵中,每一个修士此时本能地产生各种不同的反应。

    莫冷和钟可一厉声大吼,随着旋转的水晶阵,疯狂地向方云的方向杀了过来,扔出自己的武器,试图救援方云。

    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是血月暴熊的对手,方云被击中的同时,两人被血月暴熊掌力的余波瞬间扫中,巨大的力量,击中了两人,他们如同弹丸般被瞬间扫飞。

    更远一些的刀如胧厉吼一声:“该死!东方,你他娘的该死……”

    厉吼声中,他也拼命地向中间斩出一道刀光,飞身扑了过来,试图救援方云。

    血月暴熊的掌风势如破竹,余波扫灭刀如胧的刀光,将他直接逼落在地。

    东方亦辰反应无比快捷,根本就不看战斗的结果,在几个同伴驰援方云的同时,摆动手中三江海叉,向着山下如飞而逃。

    小剑王欧阳磐反应照样迅速,就在方云中掌的一刹那,突然调转剑光,从另一个方向,也向山下逃逸而去。

    智善也好似早有预料,嘴里念了声“阿弥陀佛”,向着地道的方向如飞遁去。

    变故来得如此突然,几乎是瞬间,七星水晶阵土崩瓦解。

    方云掉落在地,血肉模糊,无声无息地趴在了地上。

    莫冷和钟可一口喷鲜血,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刀如胧手持长刀落地,并没有逃走,在地上站稳,举目望去,心中一苦,仰头悲愤长啸,无比怨恨地看着东方亦辰逃走的方向,大声吼道:“狗曰的东方,老子记住你了,此生不杀你,誓不为人……”

    钟可一咳出一口鲜血,单手支撑在地上,恨意充满胸膛:“算我一个!”

    莫冷跌坐在地上,满脸潮红,紧急地运功恢复伤势。

    这一刻,三个同伴夺路而逃,方云扑倒在地。

    这一刻,血月月熊爆发重创对手,威风凛凛,笔直地耸立在了祭坛之上。

    这一刻的画面,牢牢的铭刻在很多人心中。

    也就是这个时候,即将逃下山巅的东方亦辰远远地送来了哈哈大笑:“月熊即将死亡,三位还不快走,只要我们撑过几分钟,我们就将是华夏的英雄,成王败寇,三江源内发生的事,会由胜利者书写……”

    刀如胧长刀竖在地上,昂首大笑:“老子羞于与你为伍,大好的局面被你断送,华夏的前途被你这阴险狡诈的小子弄得黯淡无光,老子心中恨啊……”

    钟可一大声吼道:“睁大你的狗眼瞧瞧,月熊哪有垂死的征兆。”

    东方亦辰哈哈大笑:“那你们就慢慢陪它玩吧,我先下去躲一躲,等它毒发身亡了,再来给它给你们收尸,走了,不送……”

    说话之间,东方亦辰飞速地向山下如飞而去。

    就在此时,月熊山的祭坛之上,血月暴熊睁开了双眼。

    那双原本幽深的双眼,此时豁然变成了一片血红,好似是两轮血月,挂在了祭坛之上。

    目光四周扫去,看向了月熊山外围,看到了三个即将逃离山巅的金丹方士。

    双手高高举起,向后一甩,血月暴熊的脑袋对准三个逃走的修士方向,狂暴地“嗷呜嗷呜”狂叫起来。

    血色的月光,洒满山巅,整个空间好似都变成了一种琉璃的红色。

    刀如胧手持长刀,站在地上,惊骇无比地发现,血月之下,祭坛上冒起阵阵诡异的红光,整个山巅笼罩在一片红雾之中,而那几个亡命狂奔的同伴,眼看就要逃下去的时候,随着血月暴熊的一声爆吼,十分诡异的,整个山巅好似突然变小。

    东方亦辰、欧阳磐和智善三人拼命狂奔,然而,始终跑不完那方寸之地,咫尺天涯般,就是跑不到山下去。

    欧阳磐修为高深,最先发现异常,浑身丹力勃发,爆喝一声,一道冲天剑光,锐利无比地刺向自己前方空间。

    噗的一声,他面前的红雾好似镜子般被瞬间刺破,环境顿时一变。

    欧阳磐心中大喜过望,身剑合一,向刺破的缺口猛冲而出,唰……欧阳磐冲了出去,可紧接着,让他心胆俱寒的事情发生了。

    他冲出的身躯,自动出现在了祭坛的上方,好似从血月之中钻了出来,如同小蚊虫般,直接漂浮在了血月暴熊的额头上空。

    来不及多想,欧阳磐阔剑催动,身躯腾空而起,笔直插上苍穹,快速向高空冲了出去,试图逃脱血月暴熊的攻击范围。

    要命时刻,欧阳磐爆发出让人惊叹的实力,破空而起的剑芒好似一抹流光,璀璨夺目,锐利无边,势不可挡。

    可月熊山出现了血月之后,整个环境变得无比地诡异。

    欧阳磐刚刚冲出三丈多高,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了祭坛正上空,出现在血月暴熊一双凶狠、赤红的双目之前。

    情不自禁,欧阳磐厉声长啸:“东方亦辰,你这该死的竖子!”

    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认可了刀如胧的观点,大好的局面,被东方亦辰断送,要不然,他断然不会单独面对强悍至斯的血月暴熊。

    血月暴熊拉开了自己的右掌,毫不迟疑地,如同扫苍蝇般,呼啸着拍向身前的欧阳磐,强大的气流,在空中划过一道血色的轨迹,轰的巨响声中,熊掌扇中了欧阳磐匆忙挡在身前的竖剑。

    得自三江伯洞府的阔剑根本抵抗不住,咔擦声中,爆炸碎裂,如同瓷器,掉落空中。

    欧阳磐惨叫一声,如同断线的风筝,向外落去。

    人还在半空,血月暴熊已经飞速追了上来,双掌空中一合,“啪”的一拍。

    金丹方士,肉身可腾空,可这时,在庞大无比的血月巨熊的双掌之间,身受重伤的欧阳磐已经变成了待宰的羔羊,看到一双熊掌在快速拍近,躲无可躲,欧阳磐嘴里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啸……

    轰的一声,就在双掌合击的前一刻,欧阳磐悍然引爆自己体内的金丹,浑身绽放洁白剑芒,紧接着,血雨纷飞……

    小剑王欧阳磐,绝境之中,轰然自爆。

    陨!

    巨大的爆炸力,在空中绽放出一朵血色的火焰之花。

    血月巨熊的双掌,在这威能巨大的自爆之中,被生生震开,也瞬间被击伤,绽放朵朵血光,许多肉沫四散飞扬。

    然而,让人更加惊悚的是,受伤的血月暴熊后退几步后,举起双掌,沐浴在血月之下,那残破的伤口好似在吸收血月之力快速地愈合。

    不到三五息功夫,小剑王欧阳磐爆炸造成的伤害已经恢复如初。

    所有修士,不由齐齐心中一寒。

    月熊山巅,发现自己始终跑不出去的东方亦辰还有智善此时已经一左一右,停在了原地,脸色苍白无比,骇然无比地看着血月暴熊。

    刀如胧双目泣血,厉声大吼:“东方小贼,你是真正的罪人,罪该千刀万剐……”

    东方亦辰义正辞严,大声说道:“错了,我就算送出去三尖海叉,血月暴熊依然无伤,结局依然一样,难道你觉得七星水晶阵能挡住现在的暴熊吗?”

    钟可一骂了声:“卑鄙!”

    东方亦辰哈哈大笑,手中三尖海叉指向钟可一:“我卑鄙吗?真正卑鄙的是他方云,要不是他,如山兄怎么会遭遇火焰修蛇暗算?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而已,哈哈哈,还有,难道你们没看到,暴熊现在已经不能离开祭坛,也就是说……”

    智善在另一边宣了声佛号:“阿弥陀佛,也就是说,在山顶最外围的我和东方相对是最安全的,拿你们道家的话来说,这叫什么来着,对了,这叫‘死道友不死贫道’,阿弥陀佛。”

    莫冷实在是忍不住了,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恶心!”

    智善神态有点落寞地说道:“虽然恶心,活下来就成,仙子,方云不就跟你说过吗?要想活得更好,就不能害怕恶心,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明白呢?”

    钟可一看看祭坛上的月熊,脸上浮现出莫名的笑容,幽幽说道:“死道友不死贫道吗?到底是谁先死,到底是谁近谁远,那还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