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地府代理人 >章节目录第五百九十五章,撕天寨
 茶青看着这一幕,心中一震抽搐,可见这谢必安现在的地位是有多高,北城老祖亲自出马,只为了帮他寻一份界胎,而且这还只是见面礼而已。

界胎啊,拿界胎做见面礼,恐怕也只有谢必安才能有这种待遇了吧。

一日之后,谢必安推开房门,伸了个懒腰,这一天一夜的时间,他不仅将所有关于金剑令的记载彻底牢记于心,还将从霸家两位老祖身上夺来的界胎彻底吸收融合,他的境界也终于到达了半步五成的程度。

深处手掌握了握拳,谢必安深吸了一口气,“还是不够,看来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多吸收界胎了。”

这么想着,谢必安转身向着茶馆走去。

茶馆之中,茶青一脸怪异的看着谢必安,“前辈,你要这些先天神明的资料做什么?”

“当然是抢他们的界胎咯,当然了,本座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你只要将那些道貌岸然、恶贯满盈的先天神明告诉本座就行。”

谢必安一脸微笑的开口。

茶青顿时感觉自己一下子压力山大,接下来自己可是要掌握着很多先天神明的生死的,可以说从她嘴里报出来的名字,就算是进入死亡名单了,这压力怎能不大。

茶青吞了吞口水,笑道,“其实谢前辈不用亲自去的,过不了多久,自然有人会将界胎送到您手上。”

谢必安愣了一下,“此话何解?”

茶青笑了笑,将北城老祖已经出发为谢必安寻找界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谢必安听完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道,“你们可还真是上心啊。”

茶青无奈的笑了笑,“这不还是想拉你做个客卿嘛,要是不下点血本,怎么请得动您呢。”

“那倒也是,不过你们老祖要寻是他的事情,本座要的可不仅仅是一份界胎,你还是将那些恶贯满盈的先天神明都告诉本座吧。”

谢必安笑着开口到。

“好吧,看来谢前辈的胃口不小啊。”

茶青无奈的笑了笑。

“那是,不客气的说,你们老祖想要送一份界胎给本座,那还得看本座乐不乐意收呢。”

听他这么一说,茶青嘴角猛地一抽,看谢必安这架势,还真说不定,看来得让城主在准备些东西才行,要不然苦苦寻来的界胎,人家还看不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要到先天神明的名单之后,谢必安转身离开了茶馆,打开手中名单瞥了一眼。

“白其,早年获得界胎,成就先天神明,神隐五层境界,曾一怒之下屠杀希望城外散修三千人,手段残忍,剥皮剔骨,将三千头颅悬挂于希望城西城之外。”

看到这里,谢必安眉头微微一挑,“有意思,就你了。”

具茶青所述,这白其现在身居希望城西城之外,至于具体在哪,就不得而知了,此人剑意的剑意虽说是二品剑意,可却不屑于加入太一剑宗和南国,喜欢独来独往,做事狠辣,也算是令人闻风丧胆了。

谢必安一路疾驰至西城之外,也不废话,神识全面铺开,将城外三百里尽数笼罩在其中。

谢必安的魂魄之凝练,岂是一般神隐四层能够比拟的,即便是神隐六层修士,在魂魄这一道上,也无法与谢必安相提并论。

如此凝练的神魂之力只不过是在瞬间就找到了那白其所在。

岂是这个白其也并不是那么难找,只不过同为神隐五层,白其也能以神识将自己掩藏起来,一般的神隐五层强者自然找不到他,只不过谁能想到,这次他却被谢必安给盯上了。

与此同时,西城外两百里,一座荒山之中。

这座山上有一个宅子,名撕天寨,其内尽是一些犯下滔天大祸,被逼无奈退出希望城的修士,境界最高者竟然也是神隐一层修士,做的都是一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而且这群人四处流窜,这里也不过是他们其中一个落脚点罢了,所以很难将这伙人一网打尽。

而且谁也不知道的是,其实那白其也就藏在这伙人之中,所以即便是被一些修士找到了,不到神隐五层者,都死在了这白其手中。

谢必安一路疾驰,直接到了荒山之外,随后步行上山。

与此同时的撕天寨内,空地之上摆满了就桌,大块肉,大腕酒,那些落草之后的修士把酒言欢,好不自在。

“大当家,这趟活听说您还给我们抓回来一个压寨夫人,是不是得请出来让大伙见识见识啊?”

“就是,大当家的,我听说您这压寨夫人来头还不小,好像是什么南国公主吧。”

“嚯,那可还真是不得了,大当家的,快请出来让我们开开眼吧,我这辈子还没见过公主长什么样呢。”

随着一群人在那起哄,主位之上的大当家也是哈哈一笑,“好,既然兄弟们如此好奇,那就把那小美人儿叫出来给你们开开眼。”

“先说好,待会儿都给我斯文点儿,别把我的小美人儿给吓着儿,丁老三,把你的哈达子给老子擦了。”

没一会儿,就有两人将一女子押了上来,那女子身着绫罗,气质非凡,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再结合方才这群人所说,此女子的身份,怕是南国国君之女。

女子一脸冰霜,冷漠的面对周围那一双双色眯眯的眼睛。

  “小美人儿,快来!”

大当家搓了搓手,起身走向那女子。

“滚开,别拿你那脏手碰我!”

女子皱眉怒斥。

“哟,还挺烈,我喜欢!”

众人大笑,大当家的更是一把抓住那女子的手腕将她粗暴的拽入怀中,“你真当你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南国公主呢,老子告诉你,这里是撕天寨,要是敢不听话,等老子玩够了你就把你丢给兄弟们,到时候他们要想怎么样,老子可就不管了!”

此话一出,众人眼中光芒大涨,这南国公主的样貌那可真是沉鱼落雁之容,别说他们这些人平日里都见不到女人的人,即便是天天泡在窑子里,眼高于顶的登徒子见了,也得三腿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