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帝国支撑者 >章节目录第九百三十四章
    故此,为保险起见,他才劝诫弘治。

    而弘治却是不按常理出牌,居然这般肯定地担保明中信,显然,他这是想要见识一下明中信的厨艺的!

    陈准不由得哑然,今日咱们这位陛下怎么这么不靠谱呢?!要知道,弘治幼年之时,曾经几次三番地被下毒,如果不是他命大,还有一位太后保他,只怕他现在早已经是一把枯骨了!故此,在他继位之后,他的膳食就被严格地把控着,每次用膳之前都得有太监当面试吃,是否有不妥,看是否有毒,不能有一点马虎大意,一点闪失,如今这是怎么了,在这明宅居然放下了那些习惯,还要吃明中信所做的菜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既然陛下都同意了,陈准有什么办法,只能是一招手,下面立刻有一位番子奔上平台,陈准一阵耳语。

    东厂番子下了平台出门而去。

    “明中信,你可得好生做,如果不让朕满意,那么,你今后就得进宫在朕的身边学习做菜了!”弘治笑着冲明中信言道。

    “陛下放心,如果陛下不满意,明中信终生不再做菜!”明中信却是自信地冲弘治一拱手。

    “好,好!”弘治连连叫好,但这个好字是何用意,谁也猜不到!

    突然,一队东厂番子走了进来,他身后,紧跟着一位太监,静静地来到明中信面前,立于明中信旁边,一语不发。

    明中信就是一愣。

    “陛下的膳食一直由这位公公负责,如果明家主你要为陛下做膳,必须由他跟着。”陈准解释道。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恍然,毕竟人家乃是一朝皇帝,岂能没点安全措施,这是防着自己下毒呢!他自然没意见,笑着冲那太监拱拱手,“这位公公有礼了!”

    那位太监淡然地看了他一眼,轻轻点点头,并不言语,也不回礼。

    明中信不以为意,冲弘治躬身一礼,转身而去,显然,是下去准备膳食去了。

    而那太监随后而去,紧随其后的还有那一队东厂番子,真是防卫严密啊!

    众人却很是好奇,这明中信今日居然这般卖力,拍陛下的马屁,这副场景还真是难得啊!无论敌我,皆是如此之想!

    但想的却是并不一样,同盟者,是想着为何明中信今日的举动与往日里大相径庭,一副拍好马屁的模样,难道,这小子又要使什么坏?

    但是他们随之又进行了否定,毕竟,弘治当前,他耍花样的话,一言而决,人头落地,以他的聪明才智绝不会这般作死的!

    等待,是最令人煎熬的。

    虽然大家面前皆有菜肴,但听得明中信亲自为弘治帝制作膳食,他们皆是听说过明中信的手艺的,这明中信亲自出手的菜肴,还是为陛下制作的菜肴,定然是顶级的,这明中信必然会倾尽全力制作好,拍好这个马屁,大家真是期待异常!

    相应的,他们对面前的菜肴就有些看不上眼了,故此,他们皆是感觉眼前的菜肴有些食不下咽,毕竟,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而且,眼前的这些菜肴相信必然是名轩阁那些厨师所作,平日里,他们虽然看不上明家,但经过口口相传,名轩阁的菜肴名声越来越大,他们有些认识之后,为了能够品尝一下名轩阁的菜肴,找出这般那般的理由,或者便服出行前往名轩阁品尝过那些菜肴,确实名符其实。

    然而,任何事物如果尝得多了,也就觉得普通了,相反,人们只是觉得那些想像中的菜肴的味道才是他们最想要的!而今天,明中信制作菜肴,这就是他们最想要尝的传说中的顶级菜肴,毕竟,名轩阁的厨师皆是明家培养的,而作为传说中的明中信的菜肴定然是更加的美味,这是毋庸置疑的!故而,大家充满了期待!

    至于弘治,却也是满脸的期待,早就听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说过,明中信的手艺那是没说的,就一个字,赞!他的菜肴同样一个字,美!如今有机会亲自品尝一番,他自然是乐意之至,至于陈准所担忧的安全问题,却也不在他的考虑当中,只因为,他知晓,明中信既然敢提出来要为自己做菜,那么,定然已经做好了安全防范措施,况且,现在陈准都已经派出了人进行护卫,还有试菜员,那自己还有什么担忧的,只是静心等待享用美食就行了!

    时间一秒秒过去,大家有些度日如年的感觉,毕竟,等待的滋味谁等谁知道!

    琉璃门轻轻开户,霎时间,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向那琉璃门,满心期待明中信出来。

    然而,却只见,几位东厂番子推开了琉璃门,缓步进入,立于琉璃门两侧,那位太监端着一个托盘,缓步迈入。

    然而,细细观察的众位大人们却是感觉,此时的太监却是难掩那丝激动之色,尤其是他那不断看向托盘的目光,给人一种贪婪的感觉,而且,他的咽喉正在上下蠕动,嘴角边口水也在不断吞咽,令人感觉他好似在垂涎欲滴。

    这是做了什么?众人不由得心中疑惑,抬眼望向太监托着的托盘,咦?大家一阵失望。

    只因为,那托盘上面居然用一个盖子盖着,根本就看不到其中有什么?这是怎么话说的?明中信这小子还真是会勾人心魄啊!他不知道咱们是如此的期待他的作品吗?真会故作神秘!众人心中一阵叫骂,即便是李东阳等与明中信交好的盟友也在心中腹诽。

    大家眼瞅着太监在东厂番子的护卫之下,一步步走上了平台,来到弘治面前,依依不舍地将托盘放下,将盖子取掉。

    众人目不转睛地望着那托盘,见太监已经将盖子取掉,迫不及待地望向托盘上面,甚至都已经屁股离位,探头看向那托盘。

    咦!这是什么?众人目光呆滞地望着眼前的物事,心中一阵疑惑。

    只因为,他们看到,那托盘上面,仅有一只碗,碗中盛放着米饭!

    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大家傻了眼!

    这么隆重,明中信这小子居然就做了这么一碗米饭?

    要知道,之前的期待可是极高的,却没想到,峰回路转,明中信居然这么胆大包天,冒天下之大不玮,做了这么一碗普通的米饭!

    这前后的差异令得大家心潮涌动,气愤至极,只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被明中信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玩了,谁能想到,大张旗鼓想要招待陛下的居然只是一碗米饭!

    此时仅只是注意米饭,却没有看到,那试吃的太监望着这碗米饭,喉头上下蠕动,贪婪的目光投射在米饭之上,一副恨不能将这碗米饭吞噬的模样。

    他们更没有看到,弘治在太监将盖子揭开的一瞬间,抑制不住地深深吸了口气,双目微闭,一副陶醉的模样,久久不张眼,沉浸于莫名的感觉当中。

    旁边的太子朱厚照也是目光炯炯地望着米饭,咽喉不断上下涌动,深深吸着气。

    陈准虽然强自克制着自己不去看米饭,但他不时扫向米饭的目光却是暴露了他的心思。

    “可以用了吗?”弘治转启双眼,望向试吃的太监。

    然而,那试吃的太监手拿盖子,眼睛盯着米饭,无法自拨。

    弘治双目一凝,沉声重重地一哼,“嗯,可以用膳了吗?”

    然而,那太监依旧没有听到一般,痴痴望着米饭。

    弘治面色一变,目光中冷厉一闪而过。

    “小李子,陛下问你话呢!”陈准语气沉重地提醒道。

    “啊!”试吃太监才反应过来,看到面色阴沉的弘治,吓了一跳,噗嗵一声,跪于地上,颤抖着叫了声,“陛下!”

    “朕问你,可以用膳了吗?”弘治强忍着,没有发作。

    “可以了,可以了!”太监连连回应道。

    弘治不再理会于他,探手拿起汤匙,迫不及待要品尝这美味!

    “我的呢?”旁边的朱厚照望着太监询问道。

    “殿下,您的在此!”未等太监回应太子,旁边一个声音响起。

    朱厚照抬眼望去,却不知道何时,明中信居然已经立于平台之上,正眼含笑意地望着他,手中却是端着一个托盘。

    朱厚照都不用明中信为他揭盖,一跃而起,来到明中信面前,探手就将盖子揭了,探手就将将托盘上的东西取过。

    然而,随着他的一声惨叫,大家甚是惊讶地望着他。

    却原来,朱厚照在第一时间就将手中的物事扔回了托盘之上。

    明中信摇头失笑,“殿下,这东西刚出锅,还有些烫啊!”

    说着,明中信探手将托盘上的物事放于平台桌之上。

    此时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明中信为朱厚照端上的,也是一碗米饭。

    大家一阵讶异,这明中信还真敢上啊,就这样一碗米饭就将陛下与太子打发了?

    而朱厚照却没嫌弃,举手拿过汤匙,还未归座就从碗中挖出一匙米饭,放在了口中。

    呵呵,朱厚照一阵呵气,给人一种烫舌头的感觉,然而,他却并没有吐掉口中的米饭,反而是一副痛并快乐着的表情,咀嚼着,品尝着,那表情居然给人一种幸福的感觉。

    再转头看向弘治,却见此时弘治面前的饭碗居然已经空空如洗,而弘治的表情却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感觉。

    而弘治的目光却是投向了明中信,不知为何,那眼神居然给人一种向明中信乞求之意。

    一瞬间,大家零乱了,陛下居然有求人的一天?

    然而,他们揉揉眼睛,再看去,此时的弘治却是再没有那副表情,众人心中疑惑,难道自己刚才看错了?

    “明家主,这么一碗怎么够呢?还不再上!”陈准适时发话了。

    明中信一听,立刻躬身冲弘治道,“陛下,马上上!”

    弘治展露一丝笑容,不自觉点点头。

    显然,这是首肯了!

    众人更是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就那样一碗平淡无奇的米饭居然就令陛下折服了?要知道,那可是没有什么菜肴,只有一碗米饭啊!这怎么可能?难道,那碗米饭被明中信施了魔咒?

    然而,无论他们作何感想,人家陛下就是要这米饭。

    在众目睽睽之下,明中信轻拍手掌,一个旗袍美女再次托着一个托盘来到了弘治所在平台之下,当然,试吃太监当众进行了试吃。

    而那试吃太监的表情却是再次刺激到了众人,只因为,那试吃太监试吃了一下之后,居然面露陶醉之意,久久不发话,如果不是陈准催促,只怕这家伙还不发话,表明无事!

    这下,众人的味口被吊上来了,这米饭难道真的就这么好吃?

    而弘治再次进膳的感觉虽然平静无波,但他那强忍着的感觉令大家更加吃惊,只因为,大家都是老狐狸,谁能骗得了谁!

    大家能够感觉到,弘治只是在强压着自己的动作,缓缓进膳,然而,他的表情是那般的不自然,都能看出来,他那欣喜贪吃的吃相!

    朱厚照的声音再次响起,“明大哥,再来一碗!”

    明中信点头认可,再次叫了一碗。

    这一幕,不由得令大家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这节奏不对啊!难道那米饭真的这么好吃?不行,咱们得尝尝!但是大家看明中信,再看看旁边的同僚,不由得又退缩了,他们可没脸让明中信来一碗,那样多丢脸啊!

    “中信,给我也来一碗!”刘大夏却没有那么多讲究,直接冲明中信叫道。

    明中信翻个白眼,一脸无奈地冲旗袍美女示意一下。

    自然,刘大夏得到了第五碗米饭。

    这下,大家可得好好看看了。

    在旗袍美女揭开盖子的一瞬间,众人倒吸了口气,并不是这碗米饭有什么与众不同,而是这碗米饭上面有几片蛋花,这不就是一碗平平常常的蛋炒饭吗?有那么好吃?

    而刘大夏却是不管不顾,甚至旁边的李东阳也不管,拿赶快汤匙就下了汤匙,一口米饭下口,那陶醉的表情令得大家有些疑惑,而他在陶醉的过程中,居然口中还在吧吱嘴,甚是欠揍啊!

    就连旁边的李东阳都是一脸的嫌弃,然而,却甚是无奈,这家伙就是这么无赖,反而冲李东阳翻个白眼,一脸的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