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老白龙的手刚要抓住田加辣的时候,突然间咻的一声,一支利箭朝着他呼啸而来。

这支箭速度快的不得了,老家伙用了全身的力道,这才堪堪的躲了过去。

却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蓝天也吓了一跳,朝着对面看去,顿时皱起了眉头。

十二个老头外加一个持弓男子,都对着他俩冷笑着。

十二个老头,高矮不一,每个人身上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一看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而那持弓箭的男子,三十几岁的样子,年轻是蛮年轻的,就是脸上一脸的脓包。

那脓包不但多,且还非常的恶心。

大脓包里面藏着小脓包,小脓包里长着长长的黑毛,有些还朝外流着白脓。

那样子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虽然脸上非常的恶心,身上的气场却不输于这十二个老头。

而且他还高傲的昂着头,像极了王子一般。

“十二法王,山大哥,你们都来了?”

田加辣惊喜的叫了一声,朝着这群人跑去。

脓包男冷哼了哼,“我们要是不来,你怕是已经被人家给抓住了。

我说小辣,你也真是的,你要帮你表哥报仇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

“但你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人,这蓝天能是一般的人么?

你跟你父亲外加三百兄弟,就想把这仇给报了?”

“如果他俩真的这么好杀的话,怎么可能把魔山都给打败了?

看,把自己的眼睛给弄伤了吧?”

说完一脸心疼的伸出手,想在田加辣的脸上摸一下,田加辣却将身子一扭,让了过去。

脓包男愣了愣,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一直看不上我,非要跟航风那小子。”

“我也知道航风那小子长得比我帅,但是我更知道,他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你没了他,还不接受我么?”

田加辣妖躯一抖,一把抓住脓包男的双臂,尖叫着,“你、你说什么?

我师兄死了?

这怎么可能?

那个钟灵武功平平,我师兄怎么可能死掉的呢?”

脓包男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这个,谁让他点子背,招子不亮。

没有发现钟灵带的那只狗是妖狗呢?”

田加辣一脸的震惊,“啊?

你说那只小奶狗是妖狗?

怎么可能?

那么可爱的小狗,怎么可能是妖狗呢?

而且就算是妖狗,但是那么小,我师兄怎么可能打不过它呢?”

老白龙听到这话,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关于这个问题,你龙大爷告诉你吧。”

“那只狗是可以变大变小的,大的时候,跟牛一般大,小的时候,就是那么可爱的小奶狗模样了。”

“哈哈哈,独眼小娘皮,如今你情郎都死了,我看你就嫁给这个脓包男算了。”

“这个脓包男虽然长得不咋地,但是他对你是真心的。

他在看你时,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想睡你啊!”

“那啥,虽然他是满脸美人痣,并且还是痣里冒脓,但是你如今已经是独眼龙一个,正常的男人肯定是不会要你的。”

“所以你就闭着眼,嫁给这个脓包算了。

到时候你俩生出来的小孩,全身都是疙瘩,像个癞蛤蟆一样,一碰脓就流出来,多好玩,是不是?”

“而且你龙大爷还告诉你,你别瞧不起癞蛤蟆,如今这玩意儿也是国家保护动物,比人还金贵着呢!”

蓝天听得是哈哈大笑着,对面所有人都气的半死,那脓包男一边取箭,一边对着十二个老头说道,“十二法王,这两个贼子,已经是我佣兵团的死敌了,今天务必除去!”

十二个老头大叫一声,同时朝着蓝天和老白龙扑了过来。

老白龙比任何人都狡猾,他早就看出来了,这十二人别说一起上了,就是单打独斗,都能跟他平分秋色的。

所以在对方刚扑过来的时候,他就一个后栽葱,倒飞出去一百多米,身子一扭,贴着地面速度的窜去。

蓝天跟老白龙想法一样,对方太厉害了,且都是一窝疯的冲上来。

那自己当然不陪他们玩了,所以在老白龙倒飞出去的时候,他也同时朝后窜去。

“想躲,吃我一箭!”

脓包男冷喝一声,嗖的一声,一支利箭朝着老白龙后背射了过来。

之所以要射老白龙,就是刚才老家伙嘴太损了,脓包男一心要先把他给除掉。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老家伙并没有像一般人让箭时那样是躲过去。

而是大叫一声,猛的一跃,把自己趴在了那只箭上,嘴里还大声的哈哈大笑着。

“我说脓包男,谢谢你送的飞箭哦,你龙大爷知道,刚才你龙大爷说的你开心了,所以你这才对我这么好的。

谢谢哦!”

可把脓包男给气得,大喝一声,“追!”

瞬间十几个人追了过去。

这一下蓝天和老白龙顿时压力大增,这十二个家伙武功实在太高了,那速度更是快若闪电。

蓝天要不是刚刚突破到了灵体,否则单凭他只是吸收了光则,都不一定跑得过人家。

两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直在仙雾大山里跑了大半天,直到天完全的黑了,这才把十二个老家伙给甩掉了。

看到没有人再追过来,老白龙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瘫倒在地上,张大老嘴,不停的喘着粗气。

好一会儿,这才调出酒坛子,咕咚咕咚灌了大半坛酒。

一抹嘴,长长的呼了口气,“哎呀儿砸,没想到这里的人武功这么强,差点就逃不掉了。

要不,咱回老家去吧?”

蓝天也累得像条狗一样,朝地上一坐,直摇头,“回老家?

怎么可能!这些家伙都干不掉的话,那我将来如何去战红霞仙子呢?”

老白龙直摇头,“儿砸,如果我没有看走眼的话,刚才那十二个老头,都已经是半灵半仙之体了。”

“说真的,你龙大爷要不是在魔山上增加了不少武功的话,刚才都不定逃得掉。

所以这次咱们真的危险了!”

蓝天长长的喘了口气,坚定的说道,“有危险又如何?

自从蓝某人踏上寻妻报仇的路上后,哪一天不是在危险中度过的?”

“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干就完了!”

刚说完,突然间一个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如你所愿,我们来了,那就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