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杀神 > 第520章 她终于要出现了吗?
    想到这些,金牙三才突然意识到,即便他在自由之都上算是土皇帝,被众多罪犯追捧,称他为犯罪者的救世主,可在强大的祖国面前,他依然只是蝼蚁。

    “这些信息很详细,说的分毫不差!”金牙三面色平静了许多,这大概是一种接受事实的表现。

    李大年点点头,对金牙三的态度很满意,又道:“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就是你当初来汉国的原因!按理说,你只要呆在自由之都,就永远不会被抓,你干嘛要出来?”

    “我被好兄弟骗了,最好的兄弟!”金牙三苦笑了一声,想起这件事,他至今还觉得心痛。

    “骗我的兄弟在自由之都被人尊称四叔,真名叫刘阿四,与我曾是过命的交情,我不在,他现在就是自由之都的老大。”

    “我想我在这里两年都出不去,应该是他从中阻挠!”

    “你假扮我回去之后,一定要防着这个人!”

    李大年从资料中看过刘阿四这个人,此人头脑聪明,八面玲珑,金牙三能有后来的基业,可以说至少有刘阿四一半功劳。

    不过李大年还是对金牙三的提醒表示了感谢。

    金牙三接着道:“除此之外,我身边所有人的资料你都应该清楚了。”

    李大年点点头道:“你的老婆前两年因病去世,但你有两个情人,一个妹妹!”

    金牙三笑了笑道:“情人我并不在乎,我只在乎我的妹妹金晓静。我不在岛上的这两年,她一定不好过。所以夜帝,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李大年道:“你是想让我保护你妹妹?”

    金牙三点头道:“刘阿四明面上不会对她怎样,但保不齐暗地里会做些什么,尤其是这次的红晶交易,涉及巨额佣金,国际买家们还是找我不找他,这一定会让他心里很不爽!”

    李大年想了想道:“我可以答应你这个请求,但你得告诉我这次红晶交易的具体细节。”

    金牙三毫不保留的道:“这次红晶的卖家是一个女人,她的背景很不简单,因为这次交易联系我的人是南海紫烟宫的弟子,神武门对紫烟宫应该很了解,那是国内一个相当厉害的门派。”

    李大年听到这儿,神色忽然一凛,忙问道:“你见过那个女人吗?”

    金牙三摇了摇头,“我没有见到卖家,不过我在自由之都的心腹小黄鱼会操办这些事,你去了以后,直接找他就行。”

    李大年沉默了半晌,眼前浮现出魅灵仙那婀娜多姿的模样,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云北,那时她与南海紫烟宫的大弟子端木齐在一起,而这次的红晶交易又出自魔门之手,两件事这么一交汇,几乎可以锁定,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魅灵仙。

    李大年深吸一口气,内心突然抑制不住的激动,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终于又要出现了。

    可现在他已与红豌豆成亲,见了她又能怎样?

    李大年一时间心绪又有些烦乱,其实这么久以来,他的内心一直存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那就是魅灵仙所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李大年甚至想不清楚,他见了魅灵仙之后,要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去面对。

    是曾经的挚爱,还是血洗神武门门徒的仇人,亦或是损害祖国利益的反派组织人物?

    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再说吧!

    李大年叹了口气,实在觉得无奈,便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金牙三看的眼馋,便向他要了一根。

    二人就这么静静抽着烟,一直到一根抽完。

    金牙三才道:“夜帝,若是我以后在这里出不来,希望你能把我妹妹带出那个地方,最后是把她安排回老家,我在那里有几套房产和一些钱,足够她以后的生活了。”

    李大年沉声道:“这次红晶交易的事如果办妥了,我会帮你向上边求情,你应该有机会出来。接着说交易的事吧。”

    金牙三点点头,继续道:“红晶的交易在十天后,很多国家都会派人来参与,但具体交易地点还没定,你现在扮成了我,到时候在哪儿交易你就能做主。至于你用什么手段得到红晶,就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了。不过我建议你最好通过正常手段,因为南海紫烟宫的势力不小,即便你是神武门门主,也不一定斗得过他们。”

    李大年微微一笑,没有接金牙三的话茬。

    南海紫烟宫在江湖上的地位一直很神秘,与神武门以前也没有任何来往,所以李大年对他们也知之甚少。

    但南海紫烟宫弟子都是直接修炼古武道这个事情,倒是天下皆知。

    紫烟宫宫主据说很厉害,修为犹在当初的蓝大之上,最低也是个大地仙。

    李大年现在的实力虽然无法完胜大地仙,但自保不成问题。

    可这次红晶交易的难点明显不在紫烟宫,而在魔门。

    要想从魔门手中抢得红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李玄清这个天杀的家伙,可真给老子出了一道大难题!”

    李大年不由暗自腹诽。

    “还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了!”金牙三又开了口,“我脸上这道疤,是我自己用刀砍的,因为我以前的样子太清秀,不利于混,所以我就把自己弄的狰狞了一些。”

    “你倒是个狠人!”李大年莞尔一笑。

    金牙三若有所思道:“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身无分文出去闯,不狠怎么活的下来?”

    李大年无意去探讨金牙三的心路历程,见问题也问的差不多了,便站起身道:“好了,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但为了这次行动的保密性,你要暂时委屈一下。我会叫人把你单独关到一个地方,什么时候任务完成,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金牙三无所谓的笑了笑,他现在的处境,已容不得自主选择。

    李大年出了审讯室时,已换成了金牙三的模样,两个狱警很快上来把他架住,带他去了金牙三的律师那里。

    一个明亮的房间内,西装革履的年轻律师带着副金丝眼镜,显得很斯文,一见金牙三进来,连忙起身,态度恭敬的打了招呼。

    “小白啊,这两年辛苦你了!”扮作金牙三的李大年笑着坐下来,摆出一副与律师熟悉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