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捉妖系统 > 第1638章 淡然处之!
    “够了,莫要再继续说了,此事便到此为止!”

    “哼!”

    “既然掌门都如此说了,那我等也不好再多言,告辞!”

    “小友后会有期!”

    翌日宛若白驹过隙一般迅速到来,苏尘缓缓被小碧由睡梦之中叫醒,一阵睡眼惺忪的模样在小碧与陆语嫣的帮助下完成了洗漱。

    “好,我要走了,待我凯旋!”

    苏尘说着,便是和唐冉生一同走了,为了确保事情的顺利发展,他把唐冉生也给一同带上了路,以此来提高一波安全系数。

    随即,苏尘让唐冉生在皇宫之外隐匿身形等候着他,自己孤身一人进入了皇宫参加早朝。

    “到时我若有麻烦,我传一指令,你便闯进来护我周全!”苏尘临走时回头嘱咐。

    而后,苏尘便是迈着阔步光明正大的进了那朝堂之中,一路之上众人皆是一阵的目瞪口呆。

    而入了宣政殿,苏尘也是按照往常一般,入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傲然挺立。

    “什么,我没看错吧,那不是苏大人么?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还真就是苏大人,我听说他昨日便是抵达边境之城,没想到今日便就前来早朝,真是勇气可嘉!”

    “哼,不过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他区区苏尘又怎能与纳兰大人相争!”

    “没错,萤火之光,注定无法与皓月争辉,或许他根本就连此前的事都还不知道便匆匆赶来上早朝了,哈哈!”

    “对对,当真是愚蠢至极啊!”

    当即,朝堂上文武百官见了苏尘,有的露出狐疑,有的满脸戏谑与轻蔑,更是不少人跟着受起了影响哄堂大笑,一阵满满的玩味之色望着苏尘。

    “对了,今日怎么没有看见江晟大人前来上早朝?”有人当即发现了这一点,大声指出。

    “我听说此前在徐州,江大人跟着苏大人一同前往了西疆国,现在没有回来怕是凶多吉少了吧,哈哈!”

    “这不好说,毕竟西疆国人善使幻术,又奸诈狡猾,江大人若是实力不济,技不如人,败亡于西疆我们诸位也都能够理解,哈哈!”

    纳兰焉德那边的人当即就是借此对着江晟一阵冷嘲热讽,实则指桑骂槐,却是在讥讽着苏尘。

    苏尘对此,则是微微一笑,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同样也没有据此露出一丝的怒意,只是淡淡的笑着,显得一副漫不经心。

    随即,纳兰焉德也到了,一入朝堂便见到苏尘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对此仿佛就根本毫不在意,不由得也皱了皱眉,但而后一副戏谑之情便是浮了上来,傲然挺立于文官之首对此苏尘也是一笑。

    苏尘自然将纳兰焉德的神色尽收眼底,当即没有避讳对方,也是相视阴寒一笑,丝毫不畏惧对方。

    “皇上驾到!”

    而后,一道熟悉的尖利声音响了起来,正就是朝廷之上同样执掌一方势力的李英霜,李公公!

    李英霜无论身处何地,一道宛若卧着冰霜的胡须和眉毛总是极其耀眼,仿佛令人身处于极寒之地一般,一阵阴寒隐隐喧嚣而出!

    接着,李英霜便是站在了这龙阶之下,傲然昂首挺胸扫视着文武百官,静候着那皇帝一步步缓缓的登上龙阶之上的金龙宝座。

    宣和帝缓缓端坐于龙椅之上,傲然漠视着众人,而望向了苏尘之时,脸色不由一沉,一阵震撼之色当即浮起,没想到苏尘今日居然还会出现在这朝堂之上!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皇帝仍旧与平时一般,一副慵懒的模样,见苏尘安然无恙的归来,立于这朝堂之上随即内心倒也没有了多少波澜,一副淡漠的模样。

    “启禀皇上,微臣已然从西疆国顺利凯旋而归,已然彻底解决了那西疆国欲联结东武国开战一事!”

    苏尘微微一笑,主动站出了队列,拱着手望着皇帝,高声呼道,故意提高的音调又貌似是故意说给某些居心贾测之人听的。

    苏尘的话一出来,满朝文武当即一顿震撼,没想到以苏尘的能力还真就解决了西疆国与东武国欲与我朝开战的事宜,诧异与震撼的神色控制不住的涌上了那些先前讥讽着苏尘的人的脸上。

    苏尘见状,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进行理会,聚精会神接着道:

    “本次出使西疆,微臣运用了三寸不烂之舌,以自身的强悍之力弘我大夏之雄风,扬我大夏之国威,不但戏耍了那西疆国王和满朝的文武幻士,并且还顺利从西疆国王那忽悠来了三十万两黄金,昨日微臣已让人送入宫中!”

    苏尘此话一出,就连那纳兰焉德都忍不住眉尖一挑,想不到苏尘此番前行归来竟然还有如此成就,当即那一副震撼之色也是涌了上来,苏尘见了更是忍俊不禁。

    “哦?当真如此?”

    宣和帝当即也是眉尖陡然一挑,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根本料不到苏尘竟然办到了这一点,而且还做的如此的完美,昨日之时便是已然收到那三十万两黄金,欣然收入国库!

    然而,还未待苏尘接着说话,这纳兰焉德便是抢先站了出来,一副大义凛然而嫉恶如仇的模样,望了一眼苏尘便是立即朝着皇帝一脸恭敬的高声道:

    “启禀皇上,此子乃贼人也,能够完美做到这一点必然是私自与那西疆国进行了见不得人的交易,串通好了要演出这一出好戏来蒙骗皇上!

    正如同前任兵部尚书一样,与西疆国结党营私,私下往来勾结一块,欲要谋我大夏之天下,实乃罪大恶极啊!”

    纳兰焉德一副铿锵有力般的话语当即响彻了整个朝堂,振振有词仿佛煞有介事,配合着先前纳兰焉德等人设下的圈套,更是简直天衣无缝!

    翌日宛若白驹过隙一般迅速到来,苏尘缓缓被小碧由睡梦之中叫醒,一阵睡眼惺忪的模样在小碧与陆语嫣的帮助下完成了洗漱。

    “好,我要走了,待我凯旋!”

    苏尘说着,便是和唐冉生一同走了,为了确保事情的顺利发展,他把唐冉生也给一同带上了路,以此来提高一波安全系数。

    随即,苏尘让唐冉生在皇宫之外隐匿身形等候着他,自己孤身一人进入了皇宫参加早朝。

    “到时我若有麻烦,我传一指令,你便闯进来护我周全!”苏尘临走时回头嘱咐。

    而后,苏尘便是迈着阔步光明正大的进了那朝堂之中,一路之上众人皆是一阵的目瞪口呆。

    而入了宣政殿,苏尘也是按照往常一般,入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傲然挺立。

    “什么,我没看错吧,那不是苏大人么?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还真就是苏大人,我听说他昨日便是抵达边境之城,没想到今日便就前来早朝,真是勇气可嘉!”

    “哼,不过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罢了,他区区苏尘又怎能与纳兰大人相争!”

    “没错,萤火之光,注定无法与皓月争辉,或许他根本就连此前的事都还不知道便匆匆赶来上早朝了,哈哈!”

    “对对,当真是愚蠢至极啊!”

    当即,朝堂上文武百官见了苏尘,有的露出狐疑,有的满脸戏谑与轻蔑,更是不少人跟着受起了影响哄堂大笑,一阵满满的玩味之色望着苏尘。

    “对了,今日怎么没有看见江晟大人前来上早朝?”有人当即发现了这一点,大声指出。

    “我听说此前在徐州,江大人跟着苏大人一同前往了西疆国,现在没有回来怕是凶多吉少了吧,哈哈!”

    “这不好说,毕竟西疆国人善使幻术,又奸诈狡猾,江大人若是实力不济,技不如人,败亡于西疆我们诸位也都能够理解,哈哈!”

    纳兰焉德那边的人当即就是借此对着江晟一阵冷嘲热讽,实则指桑骂槐,却是在讥讽着苏尘。

    苏尘对此,则是微微一笑,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同样也没有据此露出一丝的怒意,只是淡淡的笑着,显得一副漫不经心。

    随即,纳兰焉德也到了,一入朝堂便见到苏尘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对此仿佛就根本毫不在意,不由得也皱了皱眉,但而后一副戏谑之情便是浮了上来,傲然挺立于文官之首对此苏尘也是一笑。

    苏尘自然将纳兰焉德的神色尽收眼底,当即没有避讳对方,也是相视阴寒一笑,丝毫不畏惧对方。

    “皇上驾到!”

    而后,一道熟悉的尖利声音响了起来,正就是朝廷之上同样执掌一方势力的李英霜,李公公!

    李英霜无论身处何地,一道宛若卧着冰霜的胡须和眉毛总是极其耀眼,仿佛令人身处于极寒之地一般,一阵阴寒隐隐喧嚣而出!

    接着,李英霜便是站在了这龙阶之下,傲然昂首挺胸扫视着文武百官,静候着那皇帝一步步缓缓的登上龙阶之上的金龙宝座。

    宣和帝缓缓端坐于龙椅之上,傲然漠视着众人,而望向了苏尘之时,脸色不由一沉,一阵震撼之色当即浮起,没想到苏尘今日居然还会出现在这朝堂之上!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皇帝仍旧与平时一般,一副慵懒的模样,见苏尘安然无恙的归来,立于这朝堂之上随即内心倒也没有了多少波澜,一副淡漠的模样。

    “启禀皇上,微臣已然从西疆国顺利凯旋而归,已然彻底解决了那西疆国欲联结东武国开战一事!”

    苏尘微微一笑,主动站出了队列,拱着手望着皇帝,高声呼道,故意提高的音调又貌似是故意说给某些居心贾测之人听的。

    苏尘的话一出来,满朝文武当即一顿震撼,没想到以苏尘的能力还真就解决了西疆国与东武国欲与我朝开战的事宜,诧异与震撼的神色控制不住的涌上了那些先前讥讽着苏尘的人的脸上。

    苏尘见状,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进行理会,聚精会神接着道:

    “本次出使西疆,微臣运用了三寸不烂之舌,以自身的强悍之力弘我大夏之雄风,扬我大夏之国威,不但戏耍了那西疆国王和满朝的文武幻士,并且还顺利从西疆国王那忽悠来了三十万两黄金,昨日微臣已让人送入宫中!”

    苏尘此话一出,就连那纳兰焉德都忍不住眉尖一挑,想不到苏尘此番前行归来竟然还有如此成就,当即那一副震撼之色也是涌了上来,苏尘见了更是忍俊不禁。

    “哦?当真如此?”

    宣和帝当即也是眉尖陡然一挑,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根本料不到苏尘竟然办到了这一点,而且还做的如此的完美,昨日之时便是已然收到那三十万两黄金,欣然收入国库!

    然而,还未待苏尘接着说话,这纳兰焉德便是抢先站了出来,一副大义凛然而嫉恶如仇的模样,望了一眼苏尘便是立即朝着皇帝一脸恭敬的高声道:

    “启禀皇上,此子乃贼人也,能够完美做到这一点必然是私自与那西疆国进行了见不得人的交易,串通好了要演出这一出好戏来蒙骗皇上!

    正如同前任兵部尚书一样,与西疆国结党营私,私下往来勾结一块,欲要谋我大夏之天下,实乃罪大恶极啊!”

    纳兰焉德一副铿锵有力般的话语当即响彻了整个朝堂,振振有词仿佛煞有介事,配合着先前纳兰焉德等人设下的圈套,更是简直天衣无缝!

    当即,满朝文武皆是对着苏尘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更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轻蔑与戏谑一同对着苏尘露了出来。

    而宣和帝听后,更是一阵勃然大怒,以送入皇宫的三十万两黄金来判断,他原以为苏尘能力真力压群雄,果真实现了他口中所说的事,但听了纳兰焉德的话之后便是仿佛茅塞顿开一样,怒火中烧!

    “实乃无耻之徒,不但犯下欺君之罪,更是欲要谋朝篡位,来人啊,给朕将此人拿下,拖出去斩了!!”

    “真是太过分了!”

    “如此行迹,你可真是没有把吾等放在眼里啊!”

    “闭嘴,这里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可不是你们能够左右的!”

    “哼,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