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未分类 > 对手 > 第3269章 青蛙
    “傅华,我想知道的是,你原来那个计划是不是已经开始实施了?”余芷青笑着问道,“我最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啊,你这边应该拿不出多少钱用在这次行动上的,因此我的退出你应该很生气的才对,而且虽然刘氏父子捣乱,罗胜天好像也拿到了十姑娘那百分之三的股份了。”

    傅华这边闭着眼睛喔了一声,算是对余芷青的回应了。

    余芷青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傅华继续说出什么的,就有点气恼的说:“你喔什么啊,这就算是对我的回应吗?”

    “你别生气,”傅华笑着说,“我脑子本来就一团浆糊,你又一下子问了好几个问题,脑子有点反应过来。如果你是想问罗胜天是怎么顺利拿到十姑娘的那部分的股份的,我告诉你,那是十姑娘早就防备刘氏父子一手,安排了罗向宏这一招棋,罗向宏出手逼着刘家父子不得不撤诉的。”

    “十姑娘果然很牛,”余芷青说道,“那我其他的问题呢?”

    “哦,其他的问题啊,”傅华有点疲惫的说道,“我原来的计划确实是已经开始实施了,不过诚如你所说的,我手头的资金有限,暂时来讲,我的行动还只是小打小闹,估计最终也很可能只是膈应一下刘家父子而已,不会达到预期的结果的。”

    原本傅华是想跟余芷青和乔玉甄说出刘升妹将会采取的行动的。不过现在他想效法一下十姑娘,把刘升妹当做一招暗棋使用。暗棋比明棋好用的地方就在于让人猝不及防,不使出来的时候,谁也不会防备。而一旦使出来了,胜负立判。

    对于乔玉甄,傅华当然是不需要防备什么的,而对于余芷青,他则是需要防备一手的。他要防备余芷青知道他展开大规模的行动了,会想浑水摸鱼,捞取好处,从而让他的行动过早的暴露在刘家父子面前。

    现在的局面诡谲,刘家在香港经营多年,人脉很广,搞不清楚刘家接下来会拉什么样的人马入局的。所以傅华想要尽量麻痹刘家,让刘家觉得他应对于思强已经很狼狈了,已经拿不出余力对付刘氏企业了。

    这样,刘氏父子就会错判形势,以为主战场还在熙海投资身上,而且他们已经占据了充分的主动,不需要再找更多的援军了。

    而且,如果他的计划实施顺利的话,帮助余芷青和乔玉甄拿下辉丽集团的控制权应该不在话下。这一点也可以补偿他瞒着余芷青的。

    “你突然问这些干吗?”傅华闭着眼睛笑笑说,“你千万别告诉我,你为了我,已经费了好大起来搞来了一笔资金,要入局跟我一起对付刘氏企业的。”

    “你想什么美事呢?”余芷青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傅华现在的表现似乎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傅华的解释又合情合理,她又想不出傅华还能从别的什么地方融到足以对付刘氏企业的资金,她心里又开始觉得傅华很可能是故布疑阵想诱她入局,“我也就是觉得你现在太平静了,有点反常而已,鑫林发展拿不出什么资金来支持你的,所以你就别抱什么幻想了。”

    “诶诶,刘氏企业这边可是能获得丰厚的回报的,你不入局,将来一定后悔的。”

    “后悔你个大头鬼啊,”余芷青笑骂道,“我不跟你瞎扯了,你还是继续睡你的觉吧,也许你在梦中能够拿到你想要的丰厚回报的。”

    余芷青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而傅华这边却因为余芷青的搅和,困意变没了,反而睡不着了,这人想睡却睡不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傅华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半天,只好起床洗了把脸,去了书房上网浏览新闻了。

    网上的新闻并没有什么太吸引他的内容,勉强让他觉得可以琢磨琢磨的,是仙履集团那个跑路的董事长宗伟发的一个帖子,说是潘芸和陈云峰从《开拓》这个影视项目中总计拿走了一亿五千万的酬金,现在《开拓》的票房严重不及预期,他向潘芸和陈云峰追讨按照约定应该返还的资金,结果这两人却以种种理由拒绝返还。

    宗伟说这二人这是再明白不过的落井下石,明知道他现在无法返回国内跟他们追讨这些资金,便想要借此耍赖,侵占仙履集团应得的正当利益。帖子后面则是晒出了双方的合同,以及相应的约定条款。

    傅华对这个帖子的第一感觉就是陈云峰潘芸和宗纬之间这是因为分赃不均,要起内讧了。而宗伟因为身在国外被通缉的缘故,无法掌控主流媒体为自己发声,因此这篇帖子能帮到他的真是十分的有限。估计也就是刚发出来的这几天还能新引到一些眼球,过了新鲜劲,帖子自然就会沉了。

    所以,陈云峰和潘云应对的也很从容,采用了最简单的相应不理,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他们清楚自己怎么说也算是个名人的,如果真的回应了,反而会让宗伟的帖子受到大众的关注的。

    这两人在娱乐圈打混了这么多年了,深谙媒体传播之道,自然懂得此时不应对就是最好的应对了。

    其他就没有能够吸引傅华的新闻了,一时面对着这么多新闻标题,他都是兴趣寥寥,不过也想再回到再回到床上去辗转反侧,就坐在椅子上,把双腿盘起来打坐起来。大战在即,他是需要尽快的让心神安定下来。打坐放空自己,是最好的一种方式了。

    书房里越来越静,傅华的呼吸越来越慢,眼观鼻鼻观口,渐渐进入到了入定的空灵状态。在这一刻,身外的世界似乎完全消失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傅华从这种空灵的状态中回到了现实的世界。这一刻,他的头脑特别的清楚,便重新回顾了一下自己做出的布置,再次确信能做的都做了。这才会心的一笑,他已经有足够的信心去应对跟刘氏父子的生死之战了。

    于是他打了电话给汤言:“汤少,明天开始给我给我融资上杠杆,在市场上扫货熙海投资,要给市场造成我在抢筹的感觉。不过不要买超百分之三十的红线。如果你那边什么人有兴趣下场玩一把,我欢迎。”

    汤言笑了:“有点意思了,我就陪你短炒一把好了。”

    结束了跟汤言的通话之后,傅华有分别给罗胜天和周文俊分别打了电话,意思是一样的,做好准备明天下场扫货熙海投资股票,先打于思强和刘氏父子一个措手不及。

    第二天港股开市,大量的买盘就涌入了熙海投资,极短的时间内,熙海投资的股价就拉涨了百分之十二。一些时时注意场内市场表现的证券分析师,即开始分析这个现象了,就有分析师说他们早就在关注着熙海投资的市场表现了,说熙海投资借壳上市之后,股价一直表现不温不火。

    但最近一段时间就有资金逢低进场吸筹,经过一段时间的吸筹之后,庄家已经拿到了足够的筹码,今天的拉涨就是庄家要点火拉升了。傅华看到这些不禁暗自好笑,这些分析师完全是时候诸葛亮的路子,涨了跌了,他们都是可以振振有词的讲出一大堆道理来的。

    其实拉涨的最简单原因,是他不再忍耐了,下场开始抢筹了。这打破了场内本来保持的微弱平衡,股价自然就短线急升了。根本就和分析师讲的不搭界的。

    不过场内的股民们却只是一群被情绪推动的乌合之众,习惯于追涨杀跌,看到熙海投资短线升水这么多纷纷进场买进。受这种情绪推动,熙海投资股价继续上升,一直上涨了百分之二十五,势头才平缓了下来。

    这应该是熙海投资借壳上市股价表现最亮眼的一刻,连傅华自己都没有想得到股价会涨得这么快。看来乌合之众的情绪上来,是并不受控的。

    傅华知道这个价格是很难撑住的,他就让汤言周文俊罗胜天反手出掉了今天买进的一半的筹码,他这是先保住部分利润,然后想看看于思强和刘家父子作何反应。

    理论上他是认为于思强和刘家父子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卖出熙海投资股票的,毕竟他们意在熙海投资的控制权,当然不会因为涨了一点,就出手前段时间低价吸取的筹码了。但是傅华也不敢确保对手就一定按照逻辑行事的。

    刘家父子那都是些老玩家了,如果这个时候他们来个反其道行之,卖出股票,他本来就不太多的子弹很可能一开始就打光了。那接下来他就只有瞪眼看着人家表演的份了。

    于思强最近一段时间一直都在关注着熙海投资的股票,早上看到熙海投资直线拉涨,未免吃了一惊。因为刘家一直都掌控着熙海投资的资金供给的缘故,他对熙海投资的资金状况是了如指掌的。因此他并没有在傅华已经知道他在吸取熙海投资低价筹码之后,马上就进场抢筹。他之所以这么笃定,是因为他知道傅华是没有那个可以跟他抢筹的资金的,他想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的把熙海投资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