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未分类 > 贰臣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夜探伏龙芝
     夜半无事,屋内一盏油灯火苗跳动。

     浓茶不消残醉,崔含章醒的十分难受,坐在窗前独坐自打谱。

     旁边刘大头小心翼翼汇报着马场周围的巡防事物,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眼前这位爷,毕竟老厨子给全场人下药连自己人也不放过,徐清风他们还在醉酒昏睡中。

     “从哪找的蒙汗药,劲挺猛的。”崔含章用手轻揉着脑门问道。

     刘大头听他开口问话,选在胸口的石头落地,不由得喜上眉梢。他素来了解大统领,能够开口问询,说明是不在意了,越是沉默不语则越是可能酝酿着雷霆震怒。于是乎便腆着脸端起旁边续好的热茶殷勤递上前,回话道:“药是小五配的,剂量刚刚好,次日醒来一切了无痕。”

     “难怪我这会头晕目眩,剂量是睡到天亮的,你们倒是手挺黑呐!”崔含章听闻蒙汗药是出自军医小五之手,还是放心的。

     “做戏做全套才能毫无破绽嘛。”刘大头拿老厨子的话回复统领,他知道大统领是通情达理之人,只是徐清风他们醒来八成就要找他算账了,心理盘算着天一亮就赶紧回营房驻地躲一躲。

     连喝三杯热茶下腹,整个身子暖和起来,吩咐道:“北胡王庭的老黄历故事忒多,空白页更不少,咱们也没时间一一查阅了,你去着重查一下近十年大牙林院的官员调动,务必要细。”

     “兵部职方司有统领的面子想必好说话,只是其它衙门未必能......”刘大头支支吾吾的说出心中顾虑。

     迎面而来的是一块古铜色的腰牌,刘大头身手接到手中定睛一看,鱼虫古篆鎏金幽光浮现,“乖乖,金羽卫的腰牌走到哪都好使。”

     刘大头拿到鎏金腰牌后欢天地喜的离去,崔含章再次灌下两杯热茶后闭目运功调息,他须尽快把体内残余药力排出。

     窗外风收雨歇,一轮圆月悄悄从云彩背后爬了出来,将漆黑的夜稍微照亮,山脉起伏巨石嶙峋。崔含章额头冒出密汗,呼出一口长气,起身而立看向远方,眼神变得深邃无尽,陡然间有夜行破空声掩盖在虫鸣蛙叫之中,只是崔含章身具报春鼓的缘故,对虫鸣蛙叫体察入微,他敏锐的捕捉到其中不和谐的响声。

     来不及更换夜行衣便悄悄追了出去,远远的吊在身后,借助月光崔含章模糊感应到三道黑影闪转腾挪,只见他们三人一组前后照应借助周边地势林木,快速靠近了马场围栏。

     崔含章不作他想,料定这三人定然是北胡使团中人,想不到敌人如此狡猾,蒙汗药都药不倒他们。崔含章发觉带头之人身形奇快,恍如一缕青烟,若非是照顾后面两人估计早已甩开消失在黑夜之中。果然他们早就寻得巡逻守卫的换班空暇,一个提纵便越过围栏投入前方树林之中。

     崔含章没有着急追上,而是落定身形观察四周环境。

     等到换班守卫到来发现有人附手而立,立刻抽刀喝问道:“什么人?”

     “立刻调整换班,弄醒徐清风等人,通知黑龙军前来支援,封锁住马场四周围栏。”崔含章转过身来语速急促的吩咐下去。 换班守卫才发觉眼前之人竟然是大统领,忙的收刀跪地请罪,崔含章留下命令后已经展开身法消失在黑夜之中,适才耽搁他须加紧步伐去追前面三人。

      只是他刚飘身钻入树林中,眼前一亮,点点剑芒,已闪烁在黑夜里的每一寸空间内。剑芒罩住他周身大穴,可谓狠、辣、准、快。细碎若雨点的气旋,像是暗夜中盛开的昙花一般蓦地盛放。崔含章笔直后仰一弯身,有软剑寒芒自腹部而出,先往前劈,随之贴地扭腰,剑锋随势旋转过来,往侧后方猛劈而去。只是这一剑,便能看出他心志坚毅,因为若他回身挡格,气势不但会减弱,且陷于被动之境,可是如此先劈后砍,气势不单没有减弱,而劲道亦运至最巅峰的状态,且反守为攻。

     侧方的人“咦”了一声,离地飞起,手中长剑幻化万千,漫天剑芒集中,“铿”一声点在崔含章剑锋处,将他手中软剑磕出大圆弧状,借力如夜鹰般飞往上方。

     崔含章全身一震,使了下铁板桥,再次往后笔直倒下去,到了离地尺许处,猛扭腰腿,转了过来,变成脸向地下,双脚一缩一撑,借十只脚趾尖的力道,炮弹般离地冲飞,后发先至,冀图摄在那人身后。

      只是未等他立住身子,再次有万千剑芒如星光一般倾泻而下,崔含章浑身寒毛乍起,想不到此人剑法如此高明,剑一出,强劲至使人呼吸立止、皮肤割痛的千百个小气旋,迎头扑至,事发仓促使他人感到唯一之法,便是向后倒退,可是剑芒来得实在太快了,唯有向后一仰,脚下蹬地整个身子近乎平躺于地面往后退去。

     崔含章被两剑逼退出树林后,就地一滚,再起身时哪里还有什么剑光,只是眼前黑漆漆的树林让他心中发寒,不敢贸然冲进去了。他心中快速梳理一遍,实在是想不到北胡使团中竟有如此用剑高手,剑芒如星光乍现,全无先兆,剑势扩展得迅疾快速,更是瞬间造成使人致盲效果,视线内再无他物,仿佛一刹那整个天地已被提升至幻梦的境界。

     试想他身兼两位天榜大宗师武学精要,竟然能被一剑逼退,心中不由的暗恼。敌暗我明,被逼无奈下他灌注真气于软剑护在身前,一招仙人指路再次纵身冲进漆黑的树林中,只是这次他严加戒备但却始终未有剑光亮起,一阵夜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虚虚实实,对方非但剑法了得,更是深谙兵法之道,想必此时早已远去。

     崔含章打定主意追上去,于是从怀中扯出黑巾蒙面,将软剑收归腰间,弓腰猫身施展出大长老所传授的轻身功法。

     出的树林后前方一片开阔之地,但岔路有二,他蹲下身形仔细观察地上青草弯折的方向,虽然对方小心翼翼,但终究有痕迹可循,只是看样子他们三人兵分两路,左前方是伏龙芝武堂,右前方则是通往后山之路,崔含章实在猜想不出有人会夜探后山。

     伏龙芝武堂位于羽山最大的一片向阳谷地,与马场一岭之隔。由于初创时期,并未有太多守卫,更多是依靠武堂学生自我组织巡夜。他猜想黑衣人应该会避开山门方位,选择从侧面迂回而上,选定一条路便潜行而去。

     果不其然,进入武堂后万籁俱静,唯有一道剑光在塔楼前闪耀。只是这情景在外人看来奇怪至极,此时剑气纵横更胜先前偷袭崔含章之时,然而面前却空无一人。

     事出反常必有妖,黑衣人功力在他之上,若非是遇到大危机不会如此放手一搏。崔含章打算观察片刻再说,不消片刻黑衣人的剑光被再次压缩在周围一丈空间内,于是他隐在一颗树后潜运心神默默感应周边环境,结果心相世界内立刻寻到一丝熟悉的感觉,原来黑衣人是在竭力对抗大日法界,看来武夫子已经发觉了他的入侵。

     原来黑衣人轻身提纵潜入谷地如入无人之境,不曾想在被眼前一座塔楼挡住去路,起初不信邪便强行闯过,结果连续两次撞到莫名气墙被弹回,这下他知道碰到高人了,只是出来一趟不易,哪有空手而归的道理,他便抽出腰间武器,以剑气开路强行硬闯。

     “当!”一声清响,精铁打造的成名兵器,竟中分折断,一道黑影张口喷出鲜血,断线风筝般倒飞而退,方向正是崔含章隐身位置。

     “来的好!”崔含章握紧剑柄,准备偷袭于他,来而不往非礼也。

     不曾想黑影在半空中折身回顾,手中半截武器片撒出一片火星,仍烧着烟丝激射出去,带起一道红芒,倏忽已到。

     危急间,崔含章只得放弃正面狙击,避其锋芒将身子转到另外一边。

     红星火屑,打在树干上啪啪作响。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身侧风声迫至。

     原来黑衣人早已发现隐在树后的崔含章,故而借力向后飘来,先以烟丝火星逼他放弃狙击,身在半空中硬是横移出去,早到了大树右后侧,一掌拍向崔含章脊椎尾骨处。

     脊椎乃人体一身活动的中枢,若给拍中,崔含章休想再站起来。

     此人绝非寻常江湖高手,一身功夫诡变万千,使人防不胜防。

     崔含章蹲身反手刀掌劈而去。

     只听此人低喝一声‘好小子’,手掌一缩,飞起一脚,侧踢崔含章支持重心的蹲地左脚。

     崔含章就地滚后,黑衣人离地跃起,飞临他头顶上,烟雨点般往仍在地上翻滚的崔含章攻下去。

     “笃笃笃!”

     拚死反抗,连挡他手中半截烟斗十三记重击,崔含章此时才发现原来黑衣人手中武器并非长剑,而是一杆断了的烟枪,想不到此人以烟枪当剑使,竟也能使出剑气纵横之威力,当真是匪夷所思。崔含章心惊之余,也猜到面前的黑衣人是谁,略显肥胖的身躯和半截烟枪,正是北胡议和使团领队之人辛夷先生的独有标志。

     这次黑衣人一反先前不和崔含章硬碰的战略,每一击都胜比千斤重锤,贯满了惊人的真气,一时间风啸嘶,地上的枯叶旋飞满天,声势惊人。

     电光火石间的一轮抢攻逼得崔含章气息紊乱,只能连连后退毫无招架之力。

     烟枪由大开大阖,陡然间变为细致柔韧,似灵蛇出洞般追着往崔含章右胁下攻去,崔含章一咬牙,由向后滚改为侧滚。

     黑衣人一声长啸,飘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