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恶之破碎 >章节目录第四百一十七章:死亡意志与旧日回忆
    阿莱托娅一脸严肃,警惕地盯着面前的死亡骑士。

    “邪恶的死亡骑士,你必须。。。”

    “那个什么。。。有啤酒么?我们喝啤酒。”

    胡风立刻打断了阿莱托娅这个天使小娘们的正义宣言。

    死亡骑士没有理会阿莱托娅,笑了几声,指了指胡风,继而打了个响指,三瓶没有任何商标的啤酒出现在茶几上。

    “从隔壁农场的酒窖里弄来的,他们家的私人精酿口感挺不错,这些普通人类的酿酒手段我很满意。”

    “哎呀,你也喜欢喝精酿啊?修道院窖藏喝过没,那种小规模酿的,那口感,啧啧啧。。。”胡老板立刻找到了共同话题。

    这时木质的天花板上传来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

    “不许刨地打洞!你这个该死的愚蠢土拨鼠!我把你养的白白胖胖不是为了让你毁了我的房子!”

    死亡骑士立刻抬起头大吼道,随即又看向胡风。

    “美洲的这些烦人小东西,和松鼠一样讨厌,可惜我就是想养来当宠物。”

    胡风笑了几声,灌了一口手里的啤酒,点点头。

    “你这个死亡骑士当的有些不称职啊,我还以为你住的地方不是乱坟岗子就是鬼屋呢。”

    “哈!”死亡立刻猛地挥了下手,整个人处处散发着一种乡下没见过世面的老美本地人风格。

    “等你活到像我这么久了以后,你就会发现,什么责任和使命,都是臭狗屎!再者说了,不管我动不动,凡人终究是要死的,天使和恶魔也一样,所以这有什么区别呢!老啦,不想动啦!”

    胡风愣了好大片刻,几次张了张嘴,硬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

    “那个。。。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一直都在消极怠工?”

    “是啊,就是这个样子的啊,世界上每天有那么多的死亡和消逝,生命本身无比脆弱,我又何须去亲自动手呢?”死亡骑士一脸伟光正,仿佛非常为自己的消极罢工而感到自豪。

    “你不想发动天启仪式么?”

    “我为什么要发动天启仪式?”

    “你为什么不想啊?”

    “我就是不想啊!老了,不想动了,很奇怪么?你们这些小年轻是不是都看电影看傻了?”

    ...

    ...

    ...

    阿莱托娅一脸不可置信,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这个邪恶的大反派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胡老板也是一脸的蛋疼,发觉自己似乎是有些先入为主了。

    平行废墟末世的死亡骑士,是因为被另一个自己所控制,在他的命令下发动了席卷全球的天启仪式,但这的确不能代表他个人的意愿啊。

    再加上另外三个天启骑士那一脸大反派的行为作风,所以潜意识中也将死亡骑士代入了相同的角色。

    对啊,人家在这里生活的美滋滋,时不时还能客串一下隔壁老王,撩拨一下邻居家的人妻。

    他为什么要毁灭世界,要散播死亡啊,谁规定了他拥有带来死亡的能力,那就一定要去这么做呢?自己又被惯性思维给摆了一道。

    “那个。。。是这样的啊,我这次来,是为了吞噬最后一种天启能力,你应该也知道了我已经吞噬了你另外三个兄弟了吧?”

    “知道啊,我每天都关注新闻时事的,顺便说一句,利维坦那件事你们干得不错,我可不想在自己家附近看到那群低贱肮脏的野兽。。。我还购买了一堆的付费电视台,HBO的兄弟连不错,里面提到的德国队长也是你吧?穿越时间,嗯,是你的这个天使小情人帮你的?”死亡骑士仰起头灌了一口手里的啤酒。

    胡风慢慢点了下头,“对,那你怎么说,我们是要开打了么?”

    “你想要死亡?”

    “对,我想要死亡,凑齐四种天启能力,变为唯一的天启。”胡风立刻点头。

    “真的想要?不怕任何后果?”

    “不怕。”

    “好吧,那我就给你吧。”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也不想和你开打的。。。什么?”胡风说到一半然后反应了过来。

    他说啥?说啥?

    “你听到的和我听到的是一样的吧?”胡风看向身边的阿莱托娅问道。

    “一样的,他说好吧,他愿意给你死亡的能力。”阿莱托娅淡定地确认了一遍。

    “为什么啊?我感觉我今天问了好多个为什么。”胡风瞪大了眼睛看着死亡骑士。

    “因为这是一种负担,一种累赘。”死亡骑士这时换上了严肃的脸色,深邃的眼窝中,眼神无比阴冷。

    “你知道,我从诞生之初便是死亡,这个世界赋予了我这种使命,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当时的我就是无敌的主角,另外三个兄弟都尊敬我,他们的力量远不如我。”

    胡风点点头,没有说话,继续等待着下文。

    “当时的我年轻气盛,志气满满,在全世界来回奔波,收割着凡人的生命,我还记得那是天朝的春秋战国时期,战争骑士将冠冕赐给了许多人,无尽的战争在那片土地上爆发,当那个名叫白起的凡人坑杀了三十万俘虏,我亲眼目睹了一切,随后收割掉了三十万凡人的生命。”

    “我还记得欧洲黑暗愚昧的中世纪,瘟疫骑士的鼠疫黑死病席卷大地,所过之处没有任何生者,而那些愚蠢的凡人竟然使用放血的手段来试图治疗这种疾病,唯一的结果便是让我的镰刀下多了一批死者。”

    “然后我感觉累了,这很没意思,不是么?我厌倦了无时无刻都要去见证各种死亡,也许当初的我热衷于这一点,但就像凡人所说的那样,一旦你上了年纪,曾经那些往事也只能是用来偶尔缅怀的往事,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和兴趣。”

    胡风继续沉默了许久,他有些能够了解死亡骑士的想法。

    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只有自己,孤独地奔波了数千年,每天只是挥舞着镰刀,收割一批又一批的生者。

    “所以呢,我不认为你现在可以无视世界的规则,就这么窝在这里过美滋滋的小日子。”

    “我找了一些漏洞和方法,只不过这并不是长久之策,我依旧要执行死亡的意志,也许你不同,我并没有看到我其他三个兄弟的能力在继续散播,你将天启控制的很好,你是如何规避世界规则的?等等,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我也不在意不关心。”

    胡风闻言摇着头笑了笑,对于这个死亡骑士,他也算是服气了。

    也许等到自己活到他这个岁数,也会变的如此,发现了活着的真谛,发现了生存的一些小意义。

    死亡领悟了生活,这简直不要太讽刺。

    “所以你愿意让我吞噬,归于永恒的长眠?”对于让死亡死亡,胡老板很是好奇,死亡也可以死亡的么?

    “谁说我一定要死了?肤浅的小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