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 >章节目录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更改的主意
    是因为觉得自己无法真正消灭神使而感到失落么……

    罗兰也不知道是该安慰她好还是翻白眼好,正常人碰到这种事情第一反应基本是庆幸才对,面对随时有可能丧命的战斗,斐语寒却因无法参加而耿耿于怀,不得不说天才的思路总是异于常人啊。

    协会高层接下来很快达成了共识。

    关于神意之战和两个世界的情报被列为最高机密——在侵蚀危机尚未解决之前,会议上的谈话内容禁止向公众透露,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至于对罗兰来历与身份的定义,仍需要进一步讨论,若是按照斐语寒的说法,他的重要性甚至在协会会长之上。而这已不是单单棱镜城能做主的事情,必须通知云霄城和其他协会分部共同协商。这一过程估计会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不过为了不耽误对抗侵蚀之敌,棱镜城将在自身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罗兰一切便利与支持。

    既然基调已经定下,会议之后讨论的便是具体的支持内容。

    而这一部分他只需要静待结果就好。

    和斐语寒走出会议大厅,罗兰意外的发现瓦基里丝正在外面等他。

    她看了两人片刻,目光最后停留在罗兰身上,“我想单独和你谈谈。”

    斐语寒微微一笑,主动说道,“那我先走一步,洁萝还睡在病房里呢。”

    等天才武道家离开后,罗兰跟着瓦基里丝走进了大楼后方的庭院。

    虽然是冬天,但院子里依然绿意盎然,石板道路两旁的草地里仍留有些许未消融的积雪,尖尖的绿草则从中探出头来,仿佛提醒着人们寒冷的季冬已接近尾声,新的一年即将到来。

    如果是闲逛的话,这里倒是个不错的地方,不过瓦基里丝带他来此的目的显然不会是看风景。

    “你想说什么?”罗兰打破寂静道,“发现自己判断错误,决定相信我了?”

    “不,我仍无法相信你。”瓦基里丝摇摇头,“神意之战的结果关系到族群的未来,我绝不会在无法验证的情况下做出决定。”

    “你也看到了,神使正在阻止我探寻真相——这不正说明,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吗?就算我能伪造西线战果,这些总不可能是我刻意安排出来的吧。”

    “的确,我承认这一点,”瓦基里丝平静地回道,“但我的想法不会改变。”

    罗兰有些恼火地停下脚步,“你这是在帮助神明毁灭自己的文明。”

    “建立在信息不平等上的指责毫无意义,不管怎么说,梦境世界和现实始终隔着一个意识界。”瓦基里丝转过身来,“换成是你,你能就此下定决心,和战斗了近千年的敌人协作么?何况我能得到的,仅仅是一个口头上的承诺。”

    罗兰张了张嘴,却始终说不出一个“是”来。

    他最终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没什么其他好谈的了。”

    “我绝不会在无法验证的情况下做出决定,但是——”瓦基里丝顿了顿,“如果能验证事实的话,我会重新考虑你的提议。”

    罗兰不禁一怔,“什么?”

    “救治斐语寒时,那位乘车而来的女子是超凡女巫吧?”她缓缓说道,“而且她和守在你身边的那些女巫并不相同,这种差异不是指能力,而是指行事风格——前者让我觉得陌生,后者却颇为熟悉。用这个世界的话来说,差不多就是时代烙印的意思。想来想去,能让我觉得熟悉的,也只有第一次和第二次神意之战的人物了。毕竟人类退守边陲之地后,我就再也没和你们接触过。那么是否可以推测,这名女巫年纪不大,并且现在仍活着?”

    年纪不大……应该是相较岁数动辄数百年的魔鬼而言。仅仅几个照面,就能推断出书卷和神罚女巫并非同一时代之人么?罗兰不置可否地回道,“这跟你说的事有什么关系吗?就算你向她询问后得到同样的答案,也只会认为她和我串通过。”

    “当然有关系。联合会女巫的寿命不过百年,能从第二神意之战存续至今必定借助了地底文明的技术——自从被你设陷阱伏击后,我曾反复琢磨她们为什么能进入梦境,唯一可能的答案也只有地底文明遗迹了。”

    瓦基里丝走到一处结有薄冰的人工水景前,望着水中倒映的自己,“虽然使用条件极为苛刻,不过这个族群对魔力的奇特运用确实能大幅减少连接意识界的难度,而一度占据沃土平原的联合会挖掘到地底文明的遗产也不算意外。我原以为她们放弃了现实中的身体,转而将灵魂永恒地固定在梦境领域中。但看到那名女巫我才意识到,自己恐怕猜错了方向。”

    “能让一名活着的超凡者不借助任何外力,自由进出梦境世界,这已不是地底文明的魔力技术可以做到的事情。”她自顾自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但至少能够确认一点——如果现存的女巫能利用这个方法进入梦境,那么对我族的高阶晋升者应该同样有效!”

    “难道你的打算是——”罗兰心中一跳。

    “让天穹之主来见我。”瓦基里丝抬起头,“就算你是梦境世界的创造者,也没可能复刻出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人物。海克佐德作为西线统帅,无疑能验证我想要知道的所有问题。”

    罗兰眨了眨眼睛,不由得气笑了,“那可是一名魔鬼大君,如果我能指使得了它,还需要第一军在狼心奋战吗?况且之前它遭到过人类的伏击,现在连面都不敢露,我又上哪去找它?”

    “我会帮你创造这个机会。”她一字一句说道。

    “……”罗兰皱起了眉头,“你是认真的?”

    “但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不得用这个机会来攻击海克佐德。第二,无论我最后做出什么决定,你都要放它离开。”

    “你有没有想过,对我而言这里面有多大的风险?”

    “我们都在冒险!”瓦基里丝沉声道,“没错,你觉得这样有可能会暴露人类传承的秘密,但我何尝不是?让一名大君身处险境,若是你背弃承诺,我除了后悔外还能怎么办?不要以为我很轻松地就做出了这个决定!”

    大概意识到自己情绪略显激动,她稍稍平复了下语气,“总之,这就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至于要不要冒险,决定权在你。”

    罗兰凝视她许久后才问道,“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最初的主意?”

    “「畏惧可怕的未来而放弃前进不过是怯懦之人的做法,就算我们最终会失败,那也是为之倾尽全力过。」”瓦基里丝轻轻哼了一声,“一个人类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实在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那是斐语寒在会议上的发言。

    她当时……就站在大厅外么?

    “另外,你一开始有问我一个问题吧?”瓦基里丝正视他的目光。

    ——你觉得一千年前的「千形」西丝塔利斯做错了吗?

    罗兰点了点头。

    “我认为它没有做错。”她扭头向庭院外走去,“这就是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