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哥布林圣母院 >章节目录第五十五章 生存还是毁灭
    树荫下的斑斓晨光,透过细密格子纱窗,伴着微风晃动。

    席梦思床上的两人相互依偎着,一阵浮光掠影。

    时隔已久,狄格再次咀嚼到了痛苦的滋味。

    送葬的长列,无鼓声也无音乐。

    在他的灵魂缓缓行进,希望。

    被打败,在哭泣,而暴虐的焦灼。

    在他低垂的头颅把黑旗插上。

    “又一次,你究竟要伤害我多少次,才能心满意足?”

    海报剪影一只手抚弄着狄格的胸膛,另一只手则是握住了狄格紧捏水果刀的手腕。

    狄格再度出现那种思虑,似是每次遇到这个女人,就会产生这样的存疑。

    男人对女人的怜悯,也许是近于爱。但一个女人绝不会爱上一个她认为楚楚可怜的男人,女人对男人的爱,总得带点崇拜性。

    女人希望男人有出息,又希望男人能陪着他。可一直陪着女人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

    这就是狄格的梦魇,动摇他行事准则的致命毒药,深入骨髓,痛入膏肓。

    在自我成全与奉献精神中反复交错,尽管他自诩为超越人类者,果壳中的无限宇宙之王。

    但一旦堕入笑骂由人的世间,威猛有力的羽翼也寸步难行。

    成就的狂喜,来自于两种,一是创造,一是毁灭。

    而人类迄今为止所累积的硕果,比如莫扎特,威廉,莎士比亚,米开朗基罗,帝国大厦,终将走向两种结局。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必答之问题。

    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坷命运之无情打击。

    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痛奋然为敌。

    此二抉择,究竟是哪个较为崇高。

    死即睡眠,它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结心灵之苦楚与肉体之百患。

    当人们摆脱了这垂死之皮囊。

    在死之沉眠中会有何梦来临?

    它令人们踌躇。

    使人们心甘情愿的承受长年之灾。

    否则谁肯容忍人间之百般折磨。

    如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权贵之侮,或庸民之辱。

    如果一切都能简单的一刃了之。

    还有谁肯做命运的奴隶,终生。

    而打破镣铐的狄格早已死了无数次,一次次的自我毁灭,又一次次的涅槃重生,因为这个女人,有着莫名的魔力,静谧、沉沦、安逸、舒适,令人悲恸又令人狂喜的人间之渊,令他起死回生,融入糅合的人类海洋之中。

    “无数次。”狄格这样说着,他说道:“每一次的重逢,都是为了更加漫长的告别,而下一次再遇见你,将是很久很久之后了。”

    而现在,狄格要再死一次,因为他早已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听到这个,我很安心,因为你总是忘不掉我的,杀了我吧,你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海报剪影趴在狄格的胸口上,联听着狄格的心跳,这样的男人也会心跳加剧,实在是太可爱了。

    “再见,昔日的爱人。”

    狄格没有手软,捏紧水果刀,刺进了她的咽喉。

    ……

    ……

    ……

    杰奎琳望着周围发生的一切,只感觉毛骨悚然,阿道夫有些顾忌,试图贴近杰奎琳让她好好罩着自己,却被杰奎琳的鄙夷目光触怒,置气之下不再作为。

    那些人自相残杀着,红着眼,流着血泪,像是变成了一具具的嗜血狂兽,在梦魇恶灵的域场内,形成了炼狱。

    最原始的砍杀,术士们也不动用魔法,只是靠着生物本能,以狂怒,发泄内心深处的恐惧。

    卡萨状若癫狂,眼中的所有人都变成了曾经在伯爵府中行窃的那个新人。他是贵族安插进盗贼工会的奸细,试图从内部进攻,让盗贼工会内乱。而卡萨就是第一个牺牲品,负责踩点的是他,却因为新人的出卖,导致行动破灭,沿路尽是全副武装的敌人,同行的虎人盗贼被乱箭射成刺猬,头颅悬挂于王都广场上风干了七天。

    种种证据,都指向卡萨出卖了同伴。背叛是盗贼工会的最大禁忌,本应被处死,但在盗贼工会的内部审判下,念于旧情,只是将他无限期的驱逐。

    雷瑟姆撕扯着同行的罪犯,眼前尽是令雄心部落覆灭的兽人军团,他渐渐明白了他父亲为何为成为一个匪徒,抢劫其他部落的物资粮食,贫穷,饥饿,羞耻,这些东西太可怕了,对于任何一个有骨气的父亲来说。

    而玛丽安娜眼前重叠的,尽是那冰冷男人,暴龙阿尔弗雷德的身影。

    血流成河,所有都在互相厮杀着,杰奎琳只希望这一切能快点结束,等梦魇恶灵玩尽兴后自讨没趣的回去。

    但是,它显然兴致盎然,似乎不杀到只剩最后一人不会结束。

    他人的噩梦,总是梦到自己被伤害。

    而狄格的梦中,总是梦到自己伤害别人。

    砰……

    梦魇恶灵的域场骤的被震散,狄格从梦魇中苏醒而出。

    所有人都短暂的恢复了神智,皆是木讷的望向周围一切。

    “果然这才是现实,那个女人绝不会死得比我早。”

    狄格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他切身体验过,要杀死那个女人是多么困难。

    “你恢复神智了?”

    杰奎琳惊讶的叫喊着,这怎么可能?竟然真的有人能在梦魇恶灵的噩梦中清醒过来,这稀奇至极!

    世间居然有着这样的意念,能与纯粹且无杂质的汹涌怨念为之抗衡。

    只见梦魇恶灵因为梦境的反噬,骤的被震回一团,变成了与狄格轮廓一致的半透明血红烟雾,半跪在地上用臂铠撑在地面,似乎是十分虚弱。

    “无差别攻击才能消灭那个玩意儿吗?”

    狄格冷漠问着,对于这个Copy他的山寨烂咖,狄格完全没有好感可言。

    “书中记载的的确是这样,但是先别攻击!它会在死之前附……”

    杰奎琳话还没说完,狄格就已经动手。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是用新的能力了。

    “康格里夫—咒术:死灭之雾,发动。”

    轰!

    狄格双手一摊,臂铠处出现黑气缭绕的黑紫色雾气,越发浓郁,越发硕大,像是发电站巨型烟囱挥发的剧烈浓烟。

    狄格要用这腐烂溃败的冥界之雾,将梦魇恶灵损耗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