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归藏剑仙 >章节目录第六百零二章 琐事
    “你们继续练剑。”

    宋明庭对魏旷远四人道,随即往飞鹰岩走去,走到一半忽又转头:“以后你们若是修炼白鹤飞仙术,都用太极鹤来修炼吧。”

    走进今夕居后,宋明庭来到桌前,拿过一张纸,提笔写了起来,京墨在一旁伺候着,随着他地位的水涨船高,如今京墨四人的实力地位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个个都达到了摘星期。

    “京墨,替我去通宝阁走一趟,东西都整理好了吗?”

    写完之后,宋明庭招呼过一旁的京墨,将纸递给了他。

    “都整理好了。”

    “行了,拿上东西,去吧。”

    京墨领命而去,他手里拿着的是宋明庭准备颁布的任务以及对应的报酬。

    这些年来宋明庭大大小小的宝藏得了不少,别的不说,光是春秋仙人的遗留就足以让他衣食无忧一直修炼到飞升了。

    修行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耗费的资源是不可想象的,这也是散修难出头的原因,因为散修想要资源只能靠自己去搏。相对来说,宗门弟子在资源上的压力要小上一些,尤其是大门派弟子。

    像宋明庭这样的真传弟子,除了每月的吃穿用度以外,师门还会赠予灵田、兽园等等,以维持修炼。

    但宗门弟子在修行资源上的压力虽小,却也只是相对而言,毕竟人的欲望是没有极限的,好的丹药之上还有更好的,厉害的法宝之上还有更厉害的。

    所以哪怕是真传弟子,绝大多数也称不上富裕。但宋明庭,自他得到春秋仙人的传承后,便没有为修行资源烦恼过了。

    这些年来,他每日修行用的都是春秋仙人留下的丹药、灵石。不过他只用了一半,另外一半则给了桃瑶。

    也就春秋仙人留下的丹药、灵石能入得了他的法眼,其他宝藏里的东西虽然也不错,但和春秋仙人的东西相比就差远了。

    各种大大小小的宝藏,再加上他连引日期高手也杀了不少,所以积攒下来身家颇丰。这次一下子拿出去了一大半,其中不乏上品玄器级别的飞剑。

    接着宋明庭又将寒水叫了过来,让他跑一趟腿,将今天的发现告诉藏经阁的长老。白鹤傀儡和白鹤飞仙术即便是对他们归藏剑阁这样的大门派来说,也是一门能增强底蕴的法门了,重要性固然不如守护神将和道兵炼制法门,却也不下于青狷祖师的《小永字八剑》了。

    事实上,若非此法不属剑道,在剑道门派中属于旁门左道,白鹤傀儡和白鹤飞仙术的评价会更高。

    做完这一切后,宋明庭回到院中,开始修炼藏锋术,眼下最能增强他实力的便是藏锋术了。而且对于藏锋术的修炼,他也终于找着感觉了。

    之前他虽然也一直在修炼藏锋术,并且进度也颇为不错,但他就是有一种不得法的感觉。事实也证明他的感觉,再不久之后,他便破了功,不得不重新开始“藏锋”。

    不过自从魔道攻山之后,他发现自己在藏锋术的修炼上突然有了水到渠成的感觉。原先他不敢笃定自己一定能练成藏锋术,但现在却已经笃定自己绝对能练成藏锋术了,所差的也就是时间长短而已。

    这就是宋明庭妄自菲薄了,藏锋术虽然难练,但他两世为人,经验甚至超过了绝大多数我道期真人,连入圣级本命剑气都领悟了,练一门近道级秘术,练成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逐渐西沉,就在这时,一道剑光破空而来,宋明庭解下飞剑上的信笺,看了起来。

    这信笺是克己真人送过来的,如今宋明庭在归藏剑阁的地位已经超出了弟子的范畴,现在门中一有什么大事,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他。

    宋明庭迅速扫了一眼,脸色一变。

    上面只说了一件事:纯阳宗对冥鬼宗宣战了。

    这倒是没什么出人意料的,烈空真人被杀,纯阳宗不对冥鬼宗宣战才奇怪呢!只是对于纯阳宗接下来的处境,他实在是不看好。

    或许现在修道界的人都觉得纯阳宗有和冥鬼宗扳一扳手腕的资格,两派相争,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因为纯阳宗虽然不再巅峰时期,又死了门中第一高手,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毕竟是实力接近长青派、太上宗、菩提寺的门派。哪怕不如冥鬼宗,但死磕的能力还是有的。

    可惜熟知未来发展的宋明庭并不这么看。

    “上辈子”出乎所有人预料,在他们归藏剑阁被攻破山门之后,第二个出现动荡的不是层次和他们归藏剑阁差不多的门派,也不是丹青派、天琴宗等排名靠后的正道十大门派,而是纯阳宗!

    “上辈子”纯阳宗的剑气之争忽然以一种令人出乎意料的方式爆发开来,以至于正魔大战刚拉开帷幕,纯阳宗便元气大伤了,在他死之前甚至已经到了濒临灭亡的程度。

    宋明庭叹了一口气,将信收好。

    虽然他知道纯阳宗是他们归藏剑阁天然的盟友,他不应该坐视纯阳宗内乱。但问题是纯阳宗的剑气之争根本就是无解的。

    这是从上界传下来的矛盾,纯阳宗那么多高手都没法将这隐患给消弭,他一个外人何德何能敢说自己能解决掉这个祸患?

    很多时候,内部的祸患比外部的敌人更可怕,所以他们归藏剑阁的灭门之祸他还有信心扛下,但纯阳宗的剑气之争他根本连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坐视其发生。

    不过如是有机会能让纯阳宗遭受的损失小一些,他还是会做的。

    纯阳宗与冥鬼宗宣战的事让宋明庭的心一下子纷乱起来,他索性也不继续修炼藏锋术了,起身向外面走去。

    这时,一道遁光飞下,落在飞鹰岩上。

    “明庭大哥,晚秋姐姐邀我上她那儿玩。”刚一落地,桃瑶就兴冲冲道。

    这些年桃瑶和宋明庭一直与纪晚秋有着联系,桃瑶还上她那儿玩过。

    宋明庭听了,便道:“那我们一起去吧!”他对于纪晚秋这个上辈子的救命恩人一直抱着极大的感激之情,况且桃瑶在山上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没下山过,眼下既然纪晚秋相邀,他自是不好拒绝。

    “走吧!”宋明庭道,临走之前又将注意力往关山越身上放了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