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蛊女有毒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雏鸟情节
    不给盛羽反应的时间就听到那个光脑壳上的嘴巴一开一合到“妈妈。”

    额,什么情况啊,娘的一眨眼自己升级了啊,这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啊,不太符合自然规律吧,这是世界颠覆了,还是黄河倒流了,亦或者大峡谷合并了啊,自己这个还没有发育的身板,如何也养不出眼前这个即便是光头,也能看出来至少有十五六岁年龄的儿子来吧。

    就在盛羽准备开口的时候,一边的九叔公无奈的开口到“印之不要胡闹,那不是妈妈,那是妹妹,你要喊妹妹,以后你就要和师傅还有妹妹一起生活了,知道吗?”

    被称之为印之的小光头,听到九叔公的声音,扭过头来盯着九叔公看了好一会,才开口道“我们认识吗?”

    “印之啊,你又忘记了吗,我是你师傅,你妈妈亲自替你选的--师傅。”九叔公表情有点古怪可是还在尽力的压制情绪开口,盛羽已经被两人的对话给震惊到了,她这是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了一个师兄,不不不,如何都是师弟的,自己可是先入师门的。

    反正盛羽是打定了注意自己不但会当这个小的了,只是当看到两人已经挣脱出来的手脚,盛羽眼里有着不可思议,既然能挣脱,那早干嘛去了啊,还被人钉在这里,敲开脑瓜,难道只是为了好玩,还是考验自己能不能赶来救人啊。

    不只是是不是盛羽的眼神过于的炙热了一点,竟然让那个叫印之的小光头感觉到了,他对着盛羽突然的就咧嘴一笑,露出整齐的牙齿来,然后举起手,一边扯一边很是不解的开口“这是什么东西,好难看的啊。”

    盛羽就这么看着有人将那禁锢在手上的锁链,额,大的铁锁链,不是木头的,更不是纸板的,就怎么被人直接的用力扯断了,然后印之感觉好似还没有宣泄够情绪一般的,直接又伸手扯向了九叔公的手臂,盛羽突然的就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刚刚自己给他释放出来的那到力量吧。

    只是没有想到会如此强悍,还有这个小光头如此没有理性的释放力量,想来他现在还是无法掌控的吧,用在他自己身上倒好好,如果直接让他拉扯师傅手上的,估计师傅不得被他扯下来一条胳膊,才怪了呢。

    所以看到印之这样反应的盛羽立刻到“你给我住手啊。”

    盛羽的声音对那个叫印之的少年,就像是一道指令一般,声音出口那个叫印之的少年的动作,就好似点了停止键一般的立刻就停止了下来,并且立刻看向了盛羽,那一脸小心,还有一脸我很听话的,你想要我做什么的表情,看到九叔公肉痛啊。

    你说这个小子也真的是的啊,对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小鬼头言听计从啊,想他为了这个小鬼,陷入这里,还差点将命都交代了,他好意思无视自己吗,不过能让闫印之听话总是好的,不然他真的很难将人带回去啊。

    所以虽然意外可是还是一脸惊喜的看着盛羽,额,盛羽的情况就有点尴尬了,盛羽因为刚刚这个家伙下意识的动作将她给连累了,加上盛羽原本身体的极度虚脱,所以此刻盛羽被这个家伙的下意识动作,给被摔了一个四仰八叉的狼狈姿势,这会才好不容易爬坐在了地面。

    屁股痛就算了,还尴尬难看啊,尤其是这个两个家伙,都还那般认真的看着自己,盛羽很想无视,不过却又不得不表示一下自己的意见,无力的吐槽到“该死的雏鸟情节,师傅不用太看重的。”

    “额。”九叔公有点意外,盛羽的强装镇定,明明刚刚还很尴尬和感觉到难堪的,这么快就平静了下来,不过原本小羽就是特别的,不然自己如何会收了她当徒弟呢,所以九叔公有点小得意的同时,也就不多说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能活动的手脚,嗯,是因为印之刚刚的动作,而连带着他都给解放出来的一只一只脚,在看看还扣子石床上的另外一只手和一只脚,九叔公感叹闫印之的能力了,默默的感叹自己两个徒弟的不同凡响后,还是很无奈的开口“印之你先将我放下来,我们要尽快的离开这里,这里可是不安全,不是你有力气就行的,小羽这里很危险的,你一个人来的,还是有其他人一起。”

    听到九叔公的话,叫印之的少年就好似并没有听到一般的,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将眼睛黏在盛羽身上,像个犯错的孩子,盛羽有种感觉,自己好似将要被某些特殊生物给黏上了啊,可是她还无力挣脱。

    于是盛羽试探性的开口道“印之兄弟,你去将我师父给解救下来,小心点,不要伤到了他。”

    听到盛羽的话,印之立刻就顺着盛羽的眼光转了一下头,看到九叔公后,就立刻转回来看向盛羽,得到盛羽肯定的点头,他立刻转身快速的移到九叔公的面前。

    嗯,这次好似用心了一点,居然还知道观察手脚锁扣的位置,想来还是记住了盛羽交代的不要伤到人的命令了,有了印之这个大力士的加入,解开锁链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九叔公很快就被印之给解救了下来,老脸上也难得的露出来一个笑脸,然后突然的脸色就变了,看着盛羽到“小羽你是--如何进来的,这里很危险的,他们在研究蛊人······”

    突然的就想到了盛羽原本就善于养蛊,养毒虫之类的,难道小羽是想要这里的毒虫和蛊虫,那······九叔公后面的话顿时就卡住了,眼睛落在盛羽的身上,询问关心担忧纠结在一起,让九叔公的老脸变得极其的诡异。

    而盛羽看到九叔公那纠结的神情,顿时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果然是自己的师傅啊,这个时候了难道他不应该是害怕自己吗,都被这些东西害的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居然还要面对自己提出的这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