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归墟返元(求订阅)
    ..............

    “动真格的了吗?”

    看到这准提周身佛光普照,七宝妙树更是爆发出了无以伦比的生之力,此刻的他化成一个开天辟地的巨人,一举一动间莫不镇压日月乾坤,神通无量。

    广成子也眸中微凝道。

    不过旋即又放松下来,嘴角微杨。

    “不过,这才有点意思,不愧是圣人的神通,天道加持,在洪荒天地上便是无敌的吗?端是不凡,只是对付我还差了许多!”

    广成子冷然一笑:“就让你也尝尝自己神通的味道,胆敢插手我阐教事物终究势要付出代价的,若不让你吃点苦头,还真当我东方无人!”。

    “归墟返元。”

    广成子灵魂深处那古老朴质的混沌珠一动,无数不朽物质开始运转,混沌纹路慢慢亮起,虚空此时也停止了流动,一股玄之又玄的混沌之力开始汹涌。

    虽然不能动用剑阵,但混沌珠同样是广成子隐藏最强的底牌,足以叫他拥有鼎定乾坤的力量。

    广成子眸中古朴韵味一闪,接着左手缓缓前伸,一掌之中仿佛包含了诸天混沌,无尽归墟,无穷乾坤。

    “嗖!”

    准提所开辟的七色宝光刚刚靠近广成子,就被广成子伸出的的手握住,好似化为鱼肉,任其拿捏!

    就仿佛一只蝼蚁的两个细小螯足接住了太古巨人的一指。

    什么?!

    看到广成子如此轻描淡写的动作,顿时在场众仙为之愕然,不禁张开了下巴。

    心里满是荒谬!荒谬绝伦!震撼到无以复加。

    看到这一幕,不仅仅是在场众人,便是让准提惊住了,不由的大惊失色道。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借助我这天道一式。”

    毕竟,他身为混元圣人,运用洪荒天道至理,几乎就是无敌的,便是同阶的老子,元始天尊他们都要小心应对,不敢马虎。

    可他现在实在无法形容,眼前这广成子是如何做到的?

    “哼!”

    此刻,广成子却没有众人想得如此轻松写意,气息略有虚浮,面色有些发白。

    归墟返元,是混沌珠无上混沌神通,也是混沌珠晋升上品混沌灵宝所带来的功能之一,能承接一切神通之术,同时运用自身。

    但其并非没有副作用。眼下这圣人之力还是超乎想象的强大,即便接住这七宝妙树神光,但这余波就要让他不好受,同时之后混沌珠恐怕又要沉浸一段时间了。

    虽说如此,但也无所谓,正好用这个压力检验一番这些年修行的成果,

    心里这么想着,可广成子却没有丝毫留情,有些事情可以睁一眼闭一眼,但有些却必须施以雷霆手段。

    顿时广成子那黑白迥异的双色瞳孔一睁,一道阴阳不朽之气汇聚其内,蓦然间,天上地下众生的阴之线、阳之线尽数沉陷在他脑海之中。

    然后就见广成子提手。

    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他手中闪现,顿时准提战出的圣人神通骤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好似玩具一般被广成子肆意改变形态。

    下一秒,随着广成子周身不朽剑意涌现,一柄金色的佛之剑便出现在他手中。

    “斩!”右手持剑一落,一道无法形容之光,仿佛通往天国的道路,时光在此可凝结,剑光过处泛起层层无法言述的涟漪,向着准提整个人吞噬而去。

    法则禁断,佛光普度。

    时空被度化,成为了佛子的升天路。

    这一片时空,化为了永恒的禁忌。

    无法形容的剑光璀璨,瞬间便叫准提全身一顿,脑海中有些空白,好似万千佛陀在菩提树下轻语。

    他从来没想过,他自己的圣人之能还能绽放如此光辉!

    这是真真正正的佛门大道!

    此刻,准提犹若大梦初醒,仿佛自沉睡中醒来,双眼透漏着一抹迷离。

    .........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天上陡然降下一道绯红光华,将广成子这佛之剑打的一偏,从准提身旁划过。

    “轰!”

    “轰!”

    一声声惊天的震动传出,剑气撕裂大地,展开一条万万丈的沟壑之路。

    咚

    最终这一件的恐怖之力连斩阵中的三座神山,三座大岳立刻一分为二,切面好似镜子般光滑,但是其上残留的痕迹似乎也被广成子无上剑意和佛门大法侵蚀灼烧。

    隐约之间,散发出淡淡禅意,以及这凌驾一切剑修之上的强横剑道。

    同时经受此剑之后,眼下这九曲黄河阵也终于支撑不住了,脚下黄河之水立刻荡漾起丝丝涟漪,接着便乱石穿空,地崩山摧,无法想象的伟力爆发出来。

    大阵乾坤震动,无数商周将士纷纷凝聚军阵,不断抗衡这大阵崩解之力。

    同时也有不知多少修士刹那间灰飞烟灭,在大阵的解体下化作齑粉。

    ............

    良久。

    剑光消散,广成子全身战意内敛,汹涌的法则亦重新回到体内,广成子双目内神光流转,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头顶之上的一方虚空。

    “好恐怖的剑意,这广成子竟然能调动我的力量,融会贯通,再加上这诡异的杀机。当真是强横,这些年广成子这厮又做了什么?”

    堪堪逃得一条性命的准提面色惨白,此刻精力也沉浸在方才那一剑之中,自己的心神沦陷,他居然被属于自己的力量蛊惑了,甘愿在那一剑下葬送了性命,真是好生气人。

    当即准提便忍不住想找广成子的麻烦。

    可还没等迈出一步,一道人影的出现却让他不得不停下手中动作。

    看着这温婉如玉,慈祥和蔼的女子,不光是准提,便是在场众人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我等见过女娲娘娘!祝娘娘圣寿无疆。”

    见到这位圣人出现,在场活着的人全都是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显然认出这位是混元圣人的其中一位,实力强得可怕,更是苦心潜修,深不可测的存在。

    就算是面色极为难看的准提,见到这位出现,都是忍不住露出凝重之意,全然将心神集中在这个女人身上,广成子的事情都放在一旁。

    毕竟女娲虽不常在洪荒露面,但并不代表她实力底下,相反她是准提认为可怕的人。

    连广成子也微微躬身,对这位圣人表示恭敬。

    “徒儿拜见师尊,师尊怎么突然入世?”

    此刻,突然一道有些虚弱的声音在周围传扬,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只见,那损伤颇重的陆压道人竟然来到女娲身前行礼,最令人瞩目的还是那‘师尊’二字。

    顿时便让在场修士齐齐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一向潜修的女娲娘娘竟然有门下弟子,怪不得这陆压先前能撼动准提,原道如此,当真是大机缘。

    无数人心中都满是羡慕。

    准提听到这陆压的称呼之后,也不禁愣了一愣,就算是他也是第一次知晓陆压原来是女娲弟子,不得不说,女娲把他藏得太好了。

    可是想到先前和这陆压结成的因果,忍不住有些心虚。

    “师尊,这准提圣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不仅强行入劫,更是打伤了弟子,还想让我受西方教印法,归了西方而去.......”陆压做出一副可怜相,恶狠狠的瞪了准提一眼,朝着女娲缓缓将事情道出。

    女娲听了一下,便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这个徒弟还真是不省心。

    不过倒也没落了她的面皮,也不枉她准备护他一护。

    顿时,女娲眼珠子一转,向着一旁的广成子庄重道:“广成子道友,我这顽劣徒儿所言是否属实?!”

    “陆压所言极致,准提圣人的确不合体统.......”

    面对这落井下石的机会,广成子自然不会放过,但也不会欲加其罪。

    可还不等他说完,准提便开口道:“女娲道友,不是贫道出手,而是你之弟子以下犯上,公然冒犯贫道,这才给其一个教训。

    况且,这陆压确实和贫道有一段大因果,和我西方教有天定之缘。”

    “喔,既然这样,那经历此劫之后,我徒便和西方教因果尽消除如何?!!”

    言下之意便是从此陆压和西方教再无瓜葛。

    此言一出,不仅是准提便是广成子和陆压都面色一变,心思各异。

    准提当即按耐不住,直接出声道:“女娲道友,若是其他事项,贫道皆可答应,但此事万万不行,此番因果非同一般。”

    开玩笑,无论如何,这陆压都是一位绝世大能,只要加入西方教,即使不做任何事!他所带来的气运,也足以让西方教上升一个台阶。

    如此机会,准提怎么会放手?!

    女娲听闻后,好似也料到了准提的想法,当即也淡漠道:“准提道友,你在仔细斟酌,你若是同意,那先前在殷商算计本宫之事,便一笔勾销,可若是.......”

    剩下的话音,女娲不用说,准提都明白,当即面色大变,很是凝重,眼神有些纠结,心里早就大骂道。

    这女娲是如何察觉先前算计她之事的?可恶啊?我怎么总觉得我被人算计了,有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一时间,准提脑海中一片复杂,暗暗思忖,面色变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