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红楼大官人 >章节目录一百三十五、 红香圃设宴
    薛蟠点点头,这话时候黛玉宝钗一齐来了,薛蟠于是起身要走,黛玉说道,“这是做什么?怎么我们来了,你倒是要走了?好像我和宝姐姐赶着你走似的。”薛蟠笑道,“没有的事儿,我这就先去娘娘那里去,陪着娘娘一起过去了,咱们到那边再说话。”

    薛蟠于是出了怡红院,不防外头又见到了一个丫鬟拿着拜帖盒子来,薛蟠瞧见是那上次送给自己素梅香的丫鬟,知道是妙玉的丫头,那个丫头瞧见薛蟠也行礼,薛蟠点点头,“今个是宝玉的生日,你来送什么?”

    “我们姑娘说了今个是宝二爷的生辰,出家人进出不便,故此不能亲自来贺,特意叫我送了贺礼来。”那个丫鬟回道,薛蟠点点头,预备着走人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听说你们家姑娘和邢姑娘昔日就相识?有这回事儿吗?”

    “是。”那丫鬟有些猝不及防薛蟠突然问了这个问题,犹豫了下才回答,薛蟠继而笑道,“既然是以前就相识,那知道不知道邢姑娘也是今个的生日?”

    薛蟠说了这话,也不等着那丫鬟回答什么,也就出了怡红院,那个丫鬟看了看薛蟠的背影若有所思,也不说什么,直接进了怡红院,见到宝玉,将拜盒献上,宝玉也是极为高兴,“倒是难为她还惦记着我的生日!今个事儿多,实在是不得空,改日我必然亲自上门拜谢之。”

    丫鬟出门复又回到了栊翠庵,只见到此处花木深处有一禅门,推了进去,四周一尘不染,到处洁净,到了正堂之中,供奉着白衣大士一尊,檀香冉冉升起,有一人穿着水田衣,跪坐在佛前打坐,也没有敲动木鱼,也没有念经,只是打坐双手朝上,微微弯曲,似乎在做什么奇怪的动作,丫鬟回来复命,把怡红院的事儿说了说,又把遇到薛蟠提及邢岫烟的话儿说了一遍,妙玉也不出声,丫鬟知道没有什么吩咐,于是就退了下去,熏香缭绕之中,一直站在暗处没被丫鬟发现的人站了出来,若是薛蟠在,也知道此人是谁,就是那一日妙玉出门扫雪被薛蟠瞧见而又拦住薛蟠的嬷嬷,“姑娘这些日子可是有大长进了?再过些日子就要回老爷那边了,切勿关注着外头其余的事儿,还是赶紧着要修炼道法,赶紧着提升才好。”

    “这事儿不急,也急不得,”妙玉依旧是闭着眼,吐气轻微,香炉升腾起的氤氲香雾在妙玉面前飘荡,妙玉如此吞吐之间,那乳白色的香雾没有什么波动的样子,“父亲那边凡事儿都有大师兄来帮衬,何必我多嘴插手什么?”仆妇道,“可这基业到底是姑娘你的。大少爷不过是帮衬罢了。”

    “我自从跟着师傅修炼道法以来,素来对着名利之事,已经是看穿了,不过是身外之物,不必记挂在心上,我也屡次和父亲说过,不必再管着外头的这些事儿,”妙玉继而慢慢说道,“我日后是不会接手的,若是大师兄不嫌弃,交给他也是极好。”

    那仆妇摇摇头,显然是不以为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而说道,“这几日娘娘在园子里,是不是该咱们去拜见一二?若是日后大士有吩咐,咱们也有话说才是。”

    “不必了,这事儿是薛蟠来管着的,我若是凑上去,和他若是碰面,反而不美,”妙玉说到了薛蟠二字,面前的那在堂中不动的冉冉升起的香雾顿时被妙玉的吐气给吹破了,吹成了一团不明形状的样子的东西,“不必去了,师傅若是有什么事儿,自然会吩咐我的,如今没有,自然就没事的。”

    仆妇心里头那里不知道妙玉是如何想的,只是她这样说,自然也就罢了,不再提此事,她退了下去,妙玉长长吐了一口气,微微张开眼,星眸看了看莲台上不动如山拈花含笑的白衣大士,微微一叹,不知道为何心突然就乱了,原本还想着打坐参禅,却也是怎么样都进行不下去了。

    宝玉拜了元妃,元妃自然高兴,她昔日在家时候就十分宠爱这个幼弟,虽然宠爱却没有失了规矩教导,宝玉二三岁的时候,元妃就已经是教导他几千字都认得了,故此这出宫来住着,一来和是家里祖母父母等人相聚,二来的确是想要多看看这位幼弟,如今见到宝玉外秀自然极好,内里也多了许多懂事和规矩,心下十分满意,叫人把宝玉扶起来,又命抱琴:“把给二爷的东西拿出来。”

    送给宝玉的无非是寻常的东西,却也不是什么名贵之物,而是文房四宝一副,端砚、徽墨、湖笔、宣纸,元妃对着宝玉寄予厚望,故此素日里头对着宝玉赏赐不少,但绝不会是什么金玉之物,免得骄纵了宝玉,适才薛蟠入内,元妃得知邢岫烟等四人也是今日生日,也叫抱琴赐了东西下去。、

    薛蟠见到这边妥当,于是请元妃起驾,抱琴说要传轿辇,薛蟠道不必,“如今娘娘胎像一切稳固,在这平路上还是多走动走动最好了。”于是等着王夫人入内和王夫人一起,簇拥着元妃出了大观楼,朝着红香圃而来,红香圃在大观楼之北,衡芜院之东南面向阳小山坡之下处,乃是一处颇为温暖朝阳又聚气避风之所,边上又有沁芳亭桥引过来的活泉水,潺潺流过,泉水叮咚,又有白玉栏杆之斜桥,鹅卵石铺就的甬道,红香圃之内芍药花开的极好,花团锦簇,万紫千红,贾母等人已经在此处等候了,见到元妃过来忙要下拜,薛蟠飞奔过来,“娘娘吩咐,都是家里人,今日也是家宴,不必行礼了。”贾母等人方止,只等着元妃入内之后行福礼而已。

    红香圃这里已经设宴,上头一宝座,元妃独坐,两边设有两张大桌子,贾母和薛姨妈一边,邢夫人和王夫人一边,其余的人依次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