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侯沧海商路笔记 >章节目录第四百百三十二章 浅岩镇初中
    谭军是江州下属永发县浅岩镇人,中师毕业以后在浅岩镇初中工作。

    齐二妹坐在副驾驶室位置上,望着起伏大山崖,道:“穷山恶水出刁民,谭军就是从这里走出去到江州为非作歹。我给你说了,你别老在沧海集团混日子,早点回学校。你还是学生,得读书,拿文凭。没有文凭,就和我一样。”

    任强掌着方向盘,道:“回学校跟一群小屁孩在一起,没意思。”

    齐二妹做的事情有一定的危险性,身为齐二妹的男朋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其孤身犯险。而且,任强还得为姐姐报仇,时间越长,报仇的可能性越小,他想尽自自己所能帮助姐夫将一大恶人绳之以法。

    齐二妹丢给任强一个白眼,道:“你也是小屁孩。”

    在说笑间,两人来到了浅岩镇。这一次到浅岩镇是要摸谭军的老底,两人带了一辆旧款皮卡。皮卡表面沉旧,内部主要工作部件换得差不多了,是一部能走烂路的强大皮卡车。

    任强道:“二妹,这次梁总给任务没有什么有用信息,他只给我们说谭军在浅岩镇把一个学生家长打成重伤致残,然后进了监狱。可是,我们过来倒底要摸什么情况?”

    齐二妹道:“估计梁总也不知道需要什么材料。让我们胡乱摸清况,有可能我们摸到的情况根本没有用,也许有用,这就是撞大运。”

    任强道:“我们手里材料也太少。谭军既然做过牢,那就直接到公安局调档案就行了。不需要靠着集团,我自己找师兄们都能调出当年的档案。”

    齐二妹靠在车椅上,望着前方山林,道:“你能找到师兄吗?”

    任强道:“我们系有一个师兄分在永发县公安局,我不认识,但是散打队师兄认识他,应该能够找到。”

    皮卡车正在爬山,山路盘旋,越走越高。公路一侧便是上百米的陡坡,齐二妹看得心紧,道:“你开车小心点,人生才刚刚开始,摔下去就完了。”

    任强道:“与你一起摔死,也值了。”

    齐二妹等到任强转过一个大弯后,才骂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才不和你一起摔死,本姑娘正青春年少,还有大把年华可以潇洒。快把这句话收回去。”

    虽然是齐二妹提起话头,任强还是用“呸、呸、呸”的方式将自己说过的不吉利话收回。

    齐二妹道:“我们与其在外围绕来绕去,不如直接进入目标。我们假借《山南法制报》记者的名义,到谭军家乡采访,这是一个浪子回头典型。”

    在以前的操作中,齐二妹和任强都是跟踪和监控为主,很少与当事人直接见面。若是以《山南法制报》名义进行采访,则是与当事人方面最接近的一次见面。两个年轻人在车上评估了一会儿风险,决定先化妆,然后假装成记者,直接到浅岩镇,寻找以前认识谭军的人。

    任强在化妆时,道:“我们直接与浅岩镇老师见面,会不会打草惊蛇?”

    齐二妹认真在用化妆笔给任强修改眉毛。眉毛变化,牙齿变得鼓鼓的,任强顿时由青春帅小伙变成显得平凡中带着猥琐的年轻人。齐二妹笑道:“你若是长成这样,我绝不要你。哪里有这么多打草惊蛇。谭军有可能根本不知道这次采访,就算知道了,也只是法制报的两个记者,和沧海集团没有任何关系。”

    两人心情愉快地来到浅岩镇初中。

    浅岩镇位于一座大山上。这座大山的山顶如一只倒扣的小木船,在小木船的船仓部位居住着有近万人,成为一个很独特的镇。在谭军在此工作时代,浅岩镇不通客车,是一个十分封闭的地方,大家要么是搭货车才能下山,要么走小路到山下乘坐客车。

    浅岩镇初中在山顶上算是一个大单位,非常好找。任强和齐二妹有意选择周末时间,这样就可以不经过学校官方,而直接与老师见面,这样或许能挖到最真实的材料。

    浅岩镇初中关着大铁门,在旁边开了一道供人进出的小门。小门没有门卫,任强和齐二妹得以长驱直入。他们在学校绕了一圈,摸到了教师宿舍。

    在六层楼的红砖教师宿舍门口,任强低声对齐二妹道:“一般来说,校长和领导住在三楼或四楼,俗称金三银四。资格老的教师腿脚不方便,会选择一楼,我们直接到底楼那间有电视声的那间房子。”

    敲门,门开,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教师。老教师并非自我介绍,而是从气质、模样到穿着都是一个老教师,特别是花白的头发极似粉笔灰。

    老教师用警惕眼光瞧着来人,道:“找谁?”

    经过化妆后,齐二妹变得姿色平庸,成为一幅大众脸。她在老教师面前微笑着介绍是山南法制报的记者,来采访谭军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听到谭军两个字,老教师退后一步,喃喃地道:“你要采访我,关于谭军的事?”

    齐二妹道:“是啊。他曾经在这里工作过。”

    老教师背后出来一个妇女,态度极为不佳,声音尖利,道:“谭军是劳改犯,采访他作什么。”

    齐二妹道:“浪子回头金不换,他是江州企业家,这次大地震,他到震区中央救出了不少人,是抗震英雄。”

    老教师道:“你们走吧,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

    齐二妹站在门口不走,道:“我们想要做深度采访。”

    老教师后面的妇女突然用手蒙着脸,哭了起来,道:“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怎么才来啊。”

    老教师很惊慌地将妇女朝家里推,安慰道:“你不要这样,别哭啊。”

    两人进屋,任强顺手将房门关上。齐二妹有些得意地向任强眨了眨眼睛,意思是挖到了猛料。

    老教师等到夫人安静下来,道:“我要看你们的记者证?”

    齐二妹镇定自若地将证件递了过去。老教师其实没有看到过类似证件,见对方拿出证件,匆匆看了一眼后,将证件还了回去,道:“谭军做了什么?”

    (第四百三十二章)

    (参加网络文学周活动,争取不断更,字数或许少一些,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