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嫁冠天下 >章节目录第十二章 弄巧成拙
    胡愈停下脚步,双手合十:“施主请回吧。”

    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他不想将时间都花在应付这些人身上,他要早些采完药送去给师父吃。

    季嫣然拖着酸软的腿一步步向前走去,小和尚走了这么远仍旧脸不红、气不喘,穿着褐红色宽大的僧袍,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

    他高鼻深目,一双清亮、浅灰色的眼睛,褐色的皮肤,一看就是胡人,所以在寺庙门口见到之后,她立即就跟了上来。

    这山路不太好走,弯弯曲曲,容妈妈等人都被她丢在了身后,只有李雍身边的护卫唐千还在她身边。

    再这样走下去,她可能就跟不上了,还好在关键时刻小和尚停了下来。

    季嫣然上前道:“信女是来求药的,信女夫君受了重伤,请了御医医治却不顶用,若是这样下去恐怕有性命之忧……我佛慈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请师父伸出援手。”

    小和尚弯腰还没答话。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话用的恰当,”李律说这话慢慢地走上来,喘了几口粗气他才开口,脸上挂满了笑容,却伸手不耐烦地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小师父就将药丸舍了我们,等我三弟好了,必然会给寺里的菩萨造金身。”

    李律说着“呼哧”“呼哧”地走到季嫣然身边。

    听到了“药丸”两个字,小和尚微微皱起眉头。

    季嫣然想到来的路上容妈妈与她说了许多关于胡僧的传言,都将胡僧说的亦人亦妖,他们靠邪术蛊惑人心,甚至可以幻化成狐,但凡家中发生什么诡异的事,大概都能与胡僧扯上关系。

    这种传言多了,来寺庙求药的人,多数都会提出些不合常理的要求。

    李律说的药丸,就会让人想到包治百病的“胡僧药”,小和尚自然会义正言辞的拒绝。

    小和尚果然弯腰道:“小僧不会治病,家师身子不适,早已经不再看诊了,两位施主请回吧。”说完不再等季嫣然说话,转身向山下走去。

    眼见这一早晨的努力都要付诸东流,她准备了一肚子话想要跟小和尚说,就这样被李律打断,季嫣然不禁恼恨。

    还是李雍更了解李家人,早就料到李律夫妻必然来追,只是李二奶奶素来娇弱,人到了半山就爬不动了,恐怕一时半刻不能赶上来。

    “三弟妹,”看到季嫣然要走,李律迎上来,“胡僧若是医术高超也就不会被朝廷驱逐,既然胡僧不肯医治,我们也不能强求。”

    李律边说边向季氏看去,季氏在李家三年,他好像从没正眼瞧过她似的,这样粗鲁不堪,不曾受过教化的妇人,他打心底里嫌弃的很,叫她一声三弟妹,都会自降身份。不过只要想想,这妇人是配给李雍的,他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李律这般思量着,已经对上季氏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弯弯的眉毛,皮肤雪白,嘴角微微弯起,上面是一抹让人看不懂的笑容……好像很好看。他的目光就这样被黏了过去,正要再仔细看个清楚,浓黑的眉毛,锅底般黝黑方脸的唐千出现在他面前,季氏已经躲到了唐千身后。

    可惜了,李律不禁咋舌,这季氏若没有嫁给李雍,在他这边做个外室……也就不用去死了。

    被李律的眼睛一扫,季嫣然不由地生出几分恶心,她有种预感,害死她的人就是李律。

    她和李雍死了。

    虽说江家是最大的赢家,但是作为李文庆的长子,李律也会立即收益,门荫的好处自然就落在李律身上。

    “二哥,”季嫣然目光闪烁,“你最近有没有做梦?”

    李律一愣,好端端的季氏怎么会扯到这上面。

    季嫣然话锋一转接着道:“老太爷说,您欠他十八遍佛经呢,今日定然要补齐,否则……很快就要见他去了。”

    李律脸色豁然一变:“你胡说些什么。”

    “我说的都是真的,”季嫣然向前走一步,“就是那边春天,老太爷生病,您许了八十八遍佛经,结果,您少抄了十八遍,不够虔诚。”

    八十八遍佛经,他抄了七十遍之后就扔下了笔,让身边的丫鬟帮他善后,后来老太爷就没了,父亲、母亲自然不会追究这件事。

    这事没有旁人知晓。

    李律惊诧地看着季嫣然:“若是再胡言乱语,我必然禀告父亲……”话音刚落,季氏就又从唐千身后露出一双眼睛来,那目光落在他身上,仿佛能将他看个透。

    “我还要去告诉二嫂,你在外面……”

    季嫣然说着向山下跑去。

    李律像是被人狠狠地扎了一下,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他心中忽然跳出个思量,不管季嫣然要说什么,定然都是他不想让人知晓的。

    他立即从地上跳起来,伸手就要去拦季氏,想要季氏将话说完,手刚刚伸出去还没碰到季氏的肩膀,季氏整个人忽然就飞跌了出去。

    “三奶奶。”唐千见状急忙飞步上前去搀扶,谁知还是晚了一步。

    眼睁睁地看着季氏“骨碌碌”地倒在了地上,李律愣在了那里。

    “三奶奶。”

    一声疾呼,不一会儿功夫刚刚离去的小和尚胡愈也去而复返。

    容妈妈和李二太太终于赶过来。

    “这……这是怎么了。”容妈妈急着将季嫣然扶起来。

    趁着闹哄哄的劲儿,季嫣然微微睁开眼睛,免得吓坏了忠心耿耿的老家人。悄悄地向容妈妈点了点头,季嫣然刚要继续晕厥,不经意间,看到在不远处的树杈上,有个人蹲在那里。

    他穿着一身青色长袍,细长的眼睛眯起来,正兴致勃勃地望着她。

    四目相对,他忽然一笑,露出了几颗大白牙,然后跳下了树,转眼就不见了。

    “快去禀告二太太……”容妈妈吩咐下人。

    胡愈行了个佛礼:“阿弥陀佛,还是先将女施主送到寺里休息吧!”

    李律攥起手,狠狠地咬着后槽牙,他没有告诉父亲、母亲前来阻挡季氏,不成想反倒弄巧成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