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继承千万亿 >章节目录第八百七十九章 二叔到来
 一分钟内,让我破产?

中年男人听到这话后,身子狠狠的一颤。

他的心里是恐惧的。

毕竟张丰可是随手佩戴价值三亿腕表的男人,这样的人……说不定就是背景滔天的公子哥。

如果对方的背景真的太大,真的想要对付他的话,那要让他破产真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不,不……”他连连摇头。

张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虽然不认识你,但我需要提醒你一句……能购买这块腕表的人,其财富在华夏至少是排名前十的。”

“虽然这块腕表的价格不菲,很多富豪都购买的起……但有资格购买这块腕表的富豪也就那么几个人。”

“因为购买他的条件便是,需要购买过打造这块腕表那些联合品牌,近十年来所有型号的腕表,而据我所知……华夏符合这个资格的人,也就那么五六个罢了。”

“而那几个人无一例外,全都是现在富豪排行榜,排名前十的存在,所以你是否道歉自己看着办吧。”

韩洛看着中年男子出声说道。

他纯粹是于心不忍,所以出生提心,不想让事情变得糟糕下去。

所以便是处于善意,提醒此人。

“我,我……”中年男人依旧是犹豫不决。

但最终他犹豫一会,还是牙关一咬选择要面子:“我就不信了,就算是富豪排名前十又如何,我就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王法了。”

“哦,看样子你是要一意孤行了?”

听到他的话,张丰眉头一挑。

“你这个该死的东西,别在老子面前装比,真以为你在老子眼里算是个人吗,告诉你……在老子的眼里,你屁都算不上。”

“有种的话就高我吧,看咱们谁死谁活,我还就不信了那。”

他也是硬气十足,直接撂出狠话。

他是相信这个世上有王法的,但是他却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法律可以保护他但也可以制裁他。

如果他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那法律对他只有保护,可如果他做过犯法的事情……那法律就会制裁他。

“呵呵,好吧……那我就在这里恭喜你一下,你即将破产了。”

“因为在我拿到的这份资料你,你偷税漏税的数额高达三百余万,而且还非法走私过一些东西……你放心就好,我不会打压你的,我只会把这些都整理出来递交法院,到时候正义会制裁你的。”

张丰笑呵呵的说道。

说完便是拉着云杉儿离开。

轰隆隆!而张丰临走时候说的话,却是如同九天惊雷似的直接劈在他的心头。

他自己做过那些事情,他比谁都清楚。

他是否有过偷税漏税的事情,是否有过做过走私的勾当,他心里清清楚楚的……如果这些事情真的被人告到法院的话,那他可就完蛋了。

噗通!内心恐惧之下,让他直接瘫在了地上,化作了一滩烂泥。

“看他这个样子,刚才那位年轻人说的应该是真的啊?”

“对啊,对啊……应该是真的,他真的偷税几百万吗,而且还走私?”

“这就有意思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明明道歉就能解决的事情,偏偏要自己作死。”

“想想也是,出门都佩戴这种价值手表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啊,人家有权有势想要调查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现在他做的那些勾当被调查出来了,也就注定要玩完了。”

“全都是他自己作孽,怨不得别人。”

围观众人纷纷开口,话语里多少有点同情。

中年男人则是两眼一翻,直接下的昏死了过去,跟在他身边的那年轻女子晓雪,此刻却依旧是不见了踪影,似乎是……自己逃掉了。

这件事情对张丰而言,算是已经结束了。

可是对中年男人而言,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因为接下来会有专案组的人找他,会有法院的人找他,而他也将会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破不破产不知道,但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

而他偷税漏税,按照现在的惩罚力度,他的流动资金肯定是不够交罚款的。

到时候光是补税和罚款,就需要卖工厂凑钱了。

而流动资金一断掉,他在被抓紧去,破产的结局似乎也已经是注定了。

………“你还喜欢什么,尽管挑选……今天我买单。”

张丰和云杉儿并未离开,而是来到了四楼继续转起来。

张丰更是财大气粗,直接撂下话来承担今天云杉儿的一切消费。

云杉儿自然也是不会跟张丰这个大财主客气的,直接开启了扫货模式,一直扫到傍晚时分这才是勉强过瘾,离开商城。

“张丰侄儿,好久不见啊。”

然而!便在张丰和云杉儿离开商场,返回天爵集团的时候,车子刚停在天爵集团门前……一辆悍马便是行驶过来。

随着车门打开,一名中年男子迈步走了下来。

这不是别人。

正式张锋的父亲,张丰的二叔,张文臣。

“二叔!”

张丰看到张文臣后,眉头不留痕迹的皱了皱,他心里清楚张文臣的出现肯定是因为自己将本属于他儿子的油田和船厂赢来的事情,他也知道张文臣八成是打算将那些东西要回去。

“张丰,咱们叔侄两人得有一年多没见了吧,怎么……现在叔叔过来了,你不请我上去喝杯茶?”

张文臣笑眯眯的看着张丰,像是个老狐狸似的。

张丰想了两秒,这才是轻轻点头:“当然要请二叔上去坐一坐了,二叔请吧!”

张丰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说罢,他们叔侄二人便是上楼。

张丰办公室内!云杉儿很懂事的没跟过来,现在这里只有张丰和他二叔张文臣两人。

热茶已经泡好。

张丰给张文臣斟茶:“二叔,此乃上好的猴魁,我记得这是你最喜欢的茶,今天便尝尝侄儿的这太平猴魁。”

“哈哈,不错……茶水很香,但唯一的缺陷便是你二叔有心事啊,这茶水再好也是没有心情喝啊,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

张文臣笑了笑,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之后说道。

张丰眉头一挑。

他知道,张文臣要说原油田和轮船制造厂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