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劫天运 >章节目录第四千零六十三章:烹杀
    “确实是这样,既然你来了,而李道仙也愿意帮忙,我当然不会放弃能够做的一切,包括你不愿意,我稍微动点手段的必要,我也算计进去了。”樊天圣淡淡的说道。

    “看来樊前辈经过千年的蜕变,已经不是当年正道的樊天圣了,而彻底成了阴险狡诈,歹毒残忍的九劫鬼道,从之前怎么把永寂哀思送出来,就看出来了。”我冷笑说道。

    “呵呵,当年我杀的那群人,他们都是小偷,盗墓者,我杀了也并没有觉得不妥,我们正道之时,杀邪修不也很正常么?而现在我为了让夜国鬼气不再扩散而想要控制它,也是为了天下苍生,在大义面前,一切皆是可以取舍的,难道有什么不对么?”樊天圣的想法还是和当年在正道时一样。

    他说的话依旧大义凛然,和李相濡几乎一模一样。

    “不愧是正道中的佼佼者,你可以问问李道仙,当年他所创出的古仙道,也同样是一统江湖的,口中一向是大义凛然,可惜,最后把背后的东西拿出来一晒,那可就了不得了,真希望樊前辈有李道仙一样的志气,却没有他背后的阴鸷呀。”我半眯着眼睛。

    嘭!

    李相濡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夏一天,道不同不相为谋,何以处处与我作对?”

    我冷笑一声,说道:“本来我们就不对付,难道指望和你称兄道弟?能受得了你就忍,忍不了可以滚,或者……单挑约生死,我也不会介意的。”

    “你!”李相濡怎么敢和我单挑约生死?那简直是作死,我有三兄弟的魂瓮,真打起来现在只有七劫的他连半点胜算都没有,所以愤怒归愤怒,他还是要避免跟我战斗的,所以直接拱手道:“樊前辈,此子与我有私仇,此处我就不待下去了,出去吹吹风!”

    樊天圣呵呵一笑,说道:“嗯,恢复一下元力损失也好。”

    李相濡点头,随后挥袖就出去了,我笑道:“别又兜搭上唱曲的女鬼,要不然樊前辈怕不放过你。”

    “哼!”李相濡怒哼,也再懒得反驳我了。

    “孩子,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夜国当年的种种,又得到了永寂哀思,还冒死来到了这里,也总该尽一份力量,让这里变得更加的美好不是么?况且,我听李道仙也介绍过了,你如今在仙国之侧,不是建立了一门叫天一道的道派么?如今兴旺繁华,倒是有声有色,当然,若是换着其他地方确实发展空间无限,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仙国的鬼气变得不可控制,怕最后天一道也会成为仙国的一部分吧?”樊天圣说道。

    “是有这个可能,所以先天鬼气肯定是要控制,只不过我却不想和你们合作,那和与狐谋皮没什么区别。”我说道。

    “哈哈……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正常不过的,不过如今不是由不得你么?来来来,我姑且把先天鬼气禁闭之阵绘制出来,你看看此阵怎么解吧。”樊天圣笑起来,随后在台上快速用鬼气来绘制了一副地图,这副三维立体的地图很明确的把皇城的构造勾勒了出来,很多地方看起来都完整无缺,看起来就仿佛还是当年辉煌的皇城,而大阵的坐落则在皇城的后山,这点也没有出乎我的预料。

    毕竟仙国皇帝,当然也有很多秘密,而最大的秘密当然得掌握在自己手中,像是皇家后院这种凡仙不能进入的地方,当然是藏匿最隐秘宝藏之所。

    看着他仔细的构造出整个后山,我也在研究其中的大阵,甚至包括大阵有几个正副阵眼,研究起来也无比的认真。

    樊天圣在绘制结束后,开始介绍了每个阵眼,以及自己这些年的研究结果,随后当然也让我参与讨论,比如该如何凭借断杖控制,又如何利用到鬼石什么的,其中牵涉事无巨细,而李相濡当然不会真在外面听曲泡女鬼,在开始讨论地图大阵的时候,这老家伙就进来了,甚至还提供了不少关于阵法的意见。

    还真别说,李相濡其实是阵法大师的事我还差点忘记了,毕竟他平素剑法太过优异,以至于遮住了其他的优点,而现在经过一时的点拨,群策群力后,三个臭皮匠也会赛过诸葛亮,这阵法在一天后,就给我们破解得头头是道了。

    很快,我们就穿过了一大片的住宅区和商业区,来到了皇城的禁地,这片地方开始,就不是鬼仙们能够靠近的地方了,鬼仙能够活动的只有庞大的住宅区和住宅区,像是皇城这地方,当然是皇族才能居住,毕竟有鬼道大型阵法隔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到了这里,天地显得一片的漆黑,烟雾蒙蒙之中,一座巨大的城墙就矗立在那儿,这样冷冰冰的建筑,让人一看就想要颤栗,毕竟高耸的皇城,本来就不是常人能够进入的地方。

    “鬼仙被我隔绝在了外围,因为我不想破坏这里面的一切,而九劫的神塔就在皇城的后山,所以这么多年过去,并没有能够冲破九劫的存在,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樊天圣用平静的语气问我。

    画船很快如同驶在空中河流一般,开进了皇城的空域,我和李相濡、樊天圣站在船头往下方看去,一幕了然这如同天庭一般的皇城,当然,这底下原来应该住着皇族的,但现在空无一鬼,是真正的死城。

    而樊天圣说,这里之内没有鬼,外面才是鬼仙活动的地方,他不让大家上神塔顶冲击九劫,这也确实太独了,不过其实也说得过去,仙国的鬼哪个都不好控制,特别是他现在已经有道体,修炼成为了鬼修,以大部分鬼仙而言,他就是个异类一般的存在。

    加上一个九劫,统制所有的八劫真仙,这才方便不是,不过相信他没那么无聊,会特意的这么问我。

    所以我很快说道:“是为了紫奴准备的?”

    “呵呵,不错,我终究是个异数,而且我出身正道,这里的鬼仙,鲜少不知道我斩断永寂哀思的,找我麻烦的也不计其数,都给我赶走了,好几次他们还围剿皇城,只不过给我轻易打退了而已,所以注定了我无法控制整个夜国不是么?我培养紫奴出来,其实也是想要拟补和重建临夜国。”樊天圣苦笑说道。

    他的每句话,都展现了自己的大公无私,只不过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信他,况且打开之前我们研究的大阵会发生什么事,这还未可知呢。

    “圣道之极在哪?”我问道,李相濡也两眼微微一亮,看向了樊天圣,他最在意的就是这把剑。

    “此剑是开启破解大门至关紧要的辅助钥匙之一,当然已经给我藏在了后山,而且它克制鬼气,剑出之时,必耀眼万丈,摧枯拉朽,所以我将其藏在了深层的地脉之中,用以一为滋养,而也为了避其锋芒。”樊天圣说道。

    “这么说来,这把剑相当厉害么?”我看向了李相濡,然后说道:“我也是剑仙,完成了任务,此剑给我,宝物我就不要了,给李道尊吧,反正他这次来也是打酱油的。”

    “你!”李相濡大怒,樊天圣却笑了起来:“孩子,你不适合此剑,况且此剑是李道仙要带回正道去的。”

    “哦,没事,我也可以拿着这把圣道之极去统一正道,相信做得会比李道尊要好。”我冷笑,瞅到机会能烹杀了李相濡,是我最乐意干的事,能一个人做的,要两个人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