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京城第一金剪 > 第二章死了母亲的瞎子姑娘


    自杀?怎么可能,嬉妹那样的疼爱自己,自己还需要她照顾,她怎么可能舍得自杀?一个女人从万里之外将昏迷的自己弄来京城,是何等的坚韧性格才能做到。

    这样坚强的女人是不会选择自杀的。

    不会自杀就是她杀,现在的自己没有那种力量去质疑官府定的自杀。

    从衙门领回嬉妹的尸体,没有棺材,她自己砍了两颗差不多粗的树,日夜挖,挖出一个两合的棺材,将嬉妹收拾干净撞入棺材。嬉子湖在城外找了一个风水看起来不错的荒山,扛着装着嬉妹的树棺,挖坑将其埋葬。

    “我知道,母亲死于非命,不是自杀,而是他杀。现在的我无能为力,终有一天,我会为母亲报仇的。”嬉子湖端起一杯白水,倒再母亲的坟前:“日后,会有酒的,今日母亲就喝点水吧。”

    就在此时,一匹马疾驰而过,从马上掉下一个黑色的物体,滚落在嬉子湖的脚边。

    这是一个重伤的人,他看了嬉子湖一眼,奈何伤势太重,白色的粗布孝帽挡住嬉子湖的半截脸,露出一点黑色蝴蝶状遮脸面具和白皙精致的下巴。

    单凭下巴,他感觉这个女人很美丽,不知道是敌是友,他要离开这里,用全部的力气挣扎着很想站起来,最终失败昏迷过去。

    看着脚边的黑色一团,嬉子湖眉头微皱,最终还是拿出一把手刀,挖开刚填上土的坟。

    哒哒!

    一群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最后停在嬉子湖的面前。

    一把长剑指着嬉子湖的脖子粗哑的嗓音说道:“你看到骑马的黑衣人没?他去了那个方向?”

    嬉子湖头也没有抬,跪在坟前摇摇头。

    长剑的主人不满意嬉子湖的答应,用剑挑起她的下巴,看到一张惨白的小脸上面流着两条血泪,原本黑色瞳孔上蒙着一层白雾。

    这是一个瞎子?心中不由一软,在看看竖起的一块木头上面刻着:亡母嬉妹之墓。

    每一个字上面都有滴滴鲜血。

    目光在落到嬉子湖纤细的手指上面皮都被磨破,鲜血还未干枯。

    一个瞎子下葬亡母,大概是用手挖的坟墓吧,不然怎么会双手十指全部磨破?

    难怪,这里有血腥的味道。

    或许觉得一个失去母亲的瞎子,墓碑也是木头的,想必已经很惨,连一块像样的墓碑都无法打出来,在看一身粗布孝。

    收起剑。

    哒哒!

    马蹄渐渐远去。

    嬉子湖跪倒天黑从脚底的土中抠出一个大金元宝,才慢慢的起身小声道:“这个就当着本姑娘救你的酬劳,离开的时候麻烦你将亡母的坟复原,记得给她重新修葺一座漂亮的坟,当做她庇护你的回报。”

    言毕慢慢起身一跛一跛的往回走。

    深夜,嬉妹的坟地爬出一个黑色的物体,借助黑夜掩护,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偌大的京城,死掉一个两个人如百里湖面落下一块小石头子儿,几个波澜之后,很快便没有痕迹。

    “白家招聘裁缝师傅了。”

    “真的?假的?”

    ......

    白家,京城有名气的成衣铺子,每一年都会招收学徒,招收师傅还是第一次。裁缝是个细致的手艺活。达到师傅的水平,大都是自己开裁缝店,帮工的很少。

    人人都有爱美的心思,不管自己长得如何高矮胖瘦,对衣服都是有追求的。总结一句话就是自己长得丑没有关系,衣服不能丑。

    佛要金装,人要衣装,马要鞍装。大概间接的描述了裁缝一个普通的手艺拥有不普通的技术。

    裁缝师傅更是需要技术。

    “我来应聘裁缝师傅的。”黑色的围帽下露出一张精致的下巴,整个人陷入一片黑色之中。

    冷!

    白家的管家白福是见过世面的人,第一次碰到这么冷,雌雄不辨的人前来应聘师傅。这气质这么看不像一个裁缝师傅,倒是像那位大家族的少爷,打扮又不像姑娘,身高倒像是姑娘。

    “我们这里师傅要求是女的。”白福迟疑道。

    “我就是女的,这样吧,我现场赶制一件衣服给白管家看看,如果满意我们在谈其他如何?”嬉子湖道。

    缝制一件简单的内衣,裁剪加缝制,最快的师父也是要一整天,如果绣花,根据绣花的难度不同需要的天数也不同。少则两三天,多则数月也是有可能的。

    白家是第一次招聘裁缝师傅,也不知道如何考核,听到眼前的人说现场缝制,也算是给白福一个提醒,这个可以作为应聘师傅的考核。

    对于第一个提出这种建议的人,白福有些喜欢,当即客气的说道:“不知道姑娘需要些什么?”

    “这样吧,我现场给白管家做一件短褂子吧,大管家气质高贵,一脸富贵相,来一匹蓝色的细棉布吧。两尺七寸宽布幅来五尺四寸就够了,针与布匹同色的线即可。”

    管家也不过是一个有权利的下人,主人给的一点体面而已。至于尊贵,那是富贵人家的主子才是尊贵。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对于嬉子湖说的尊贵和富贵相,大管家心中甚是喜欢。

    “姑娘稍等!”白福言毕将目光看向店小二。

    店小二非常机灵,见大管家眼色,就知道大管家的意思,当即扯出一块蓝色的上好细棉布,用尺子量出五尺四寸,配出同色的线。

    “姑娘,可以么?”白福问道。

    “嗯!借用柜台!”嬉子湖伸手接过布将其正面对着正面对折放在柜台上,也没有拿尺子,用手在上面乍三乍。她手指纤细修长,一乍五寸,三乍一尺五寸,然后三指横放,在重新对折。

    上下一尺八寸之处对折之后在左右对折,变魔术一样手心出现一把金色的大剪刀。

    “咔擦!咔擦!”

    将对折中间的拐剪掉,露出一个洞。

    这是开领口。

    白福虽然不做裁缝,但是他是知道裁缝开领口不是这样开的。

    第一次见到这种开领口的方法,如果眼前的姑娘手稍微有些迟钝,或者用尺子左右比划,白福可能都觉得这姑娘是冒充师父。

    嬉子湖纤细手指没有丝毫的停顿,动作行云流水,像是这样在反复练了几百次几千次一样。

    将左右对折摊开,移动布料,中间的洞变成前面有洞,完全符合领子前面偏低两寸,后面只有两分。双手抬起布料,继续左右对折。

    白福就看见金色大剪刀“咔擦!咔擦!”从布边开始被剪开六寸左右,至一尺二寸之处金色大剪刀随意往布边一歪,剪出一个完美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