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京城第一金剪 > 第十一章富贵险中求


    湖儿害羞一笑:“湖儿自然相信婶儿,以后湖儿做工的工钱都给婶儿保管。”

    胖婶儿听到湖儿的话,笑得更是得意。

    自打得到湖儿的钱后,胖婶儿就天天夸湖儿聪慧,安排的活儿也是绣娘中工钱最高的那种。都知道湖儿做的工钱给胖婶儿的,绣娘们都面儿上的夸奖湖儿,背地里笑湖儿蠢。

    这胖婶儿什么人她们怎么不清楚,吃进去的肉怎么可能会吐出来。

    让绣娘们嫉妒的是这个丑不拉几的湖儿居然认识字,帮助胖婶儿打理账目,账本精细到几片布料,几个铜板都清楚。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个字写得和她人一样丑。

    做了管账的之后,湖儿一个月有三两银子,这让胖婶儿非常的高兴。

    风平浪静一个月,胖婶儿拿着湖儿的三两工钱,心中高兴特地出门上街给湖儿扯点料子,准备给她做两套衣裳。这也只是做给绣庄的人看到,看她对湖儿多好。

    胖婶儿买布料自然是去伍家的布庄。

    卖完布料胖婶儿去了西塘茶社,听说这里的点心好吃,她还没有尝过,现在有个免费送钱给她的丫头,她打算买点尝尝。

    进门就听见两个人在低头说话:“伍太师的夫人可能还不知道,她那些布庄的掌柜个个都贪墨,给她的账本都是假账本。”

    “胡说,太师夫人可不是傻子,这也不知道。”

    “自然不知道,一个布庄的掌柜养了两个外室,家里还有正室与几房小妾,一个掌柜的一年能有多少的工钱?”

    “说的也是,你我也是给人干掌柜的,一年那点钱只够家里活,多个妾室都是不行,不要说养外室,还一次养俩,嘿嘿....。”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

    布庄多少油水胖婶儿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要是真的能查出布庄的账目不对,对她来说可是大功一件。

    想到自己年及笄的女儿,胖婶儿多了一个心眼儿。

    回到伍家绣庄,又买了一些布料,然后躲在外面偷偷记下卖出去多少布料,什么布料。都是什么样的客人。

    等到布庄要打烊了胖婶儿才回到绣庄。

    将布料放在屋内,她想找管家说,又不敢找,怕掌柜的和布庄掌柜的是一伙儿的。

    想想又觉得可能不是一伙儿的。

    就这样,胖婶儿在屋内走来走去,被打扫房间的湖儿看见。

    “婶儿街上回来就神魂不定,莫非有什么事情让婶儿为难?”湖儿体贴的问道。

    对于湖儿,胖婶儿是一点防备的心里都没有,这丫头乖巧听话懂事,主要的是还信任自己。因此,湖儿问胖婶儿也就说了。

    湖儿点点头说道:“婶儿啊,这事儿你得找夫人说,不过不能毫无凭据的说。不如湖儿明日去帮你到布庄盯几天,然后记下谁谁买了布料,之后你这几天记下的数字悄悄的给夫人送去。至于夫人怎么做那是夫人的事情,管家那里不能透风,万一他们是一伙的,你的位置都不保了。”

    “万一夫人要是不信怎么办?”胖婶儿怕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夫人家大业大,这些年怕也是有些怀疑,只是她管理那么的家,难免顾不过来。如果婶儿帮扶人将这些蛀虫清理掉,夫人定然会重用婶儿。能得到夫人的脸,婶儿家中的姐姐哥哥怕是好前途到了。婶儿这些年打理布庄尽心尽力,按理,家中女子也会得到一些好处的,可实际情况怎么样婶儿心中明白。”

    胖婶儿自己管理绣庄,几次找大管家想给儿子某个差事,大管家都没有点头答应,她心中是有些不悦的。送礼也是送了不少,可是她一年也就几十两银子,一家老小都指望着她。那个不顶龙的丈夫是靠不上的。

    目光落在湖儿的脸上,这个丑不拉几的丫头聪慧无双,如果不是长的丑,给了自己儿子也是不错了。

    这样的脑子帮扶自己那个蠢儿子,自己的日子怎么的也不会难过。

    “这样妥么?”胖婶儿心中还是没有底。

    “这事儿让湖儿去帮婶儿办,湖儿一定不会让婶儿失望的。”湖儿拍着平坦精瘦的胸口说道。

    富贵险中求,想起自己家的情况,胖婶儿点点头。

    湖儿离开绣庄后换身衣服回到烟雨巷的家,吸掉脸上黑色的胎记,露出一张绝色的脸。湖儿就是嬉子湖。为了查母亲的死因,她装成丑女进入绣庄,这两个月的时间,她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母亲的死和胖婶儿脱不开关系。

    “寻主,轮流盯着伍家布庄并且记下购买的布匹的客人,还有购买的数字。”嬉子湖对寻主说道。

    “是!白福想见小姐,说有事情求教。那个伍慕华几次找白福,说是要请小姐吃饭。”寻主说道。

    请自己吃饭?如果母亲是伍家弄死的,这个伍慕华就是自己报仇的对象,请吃饭就免了。

    “这事儿我会亲自找白福的,伍家那个不用理会。你方便多打听一下神医的消息,要是能治好你身上的伤,那是最主要的。”嬉子湖说道。

    “多谢小姐,神医性格怪异,怕是知道也不一定能请得动他。”寻找担忧的说道。

    “试试,万一行呢?”嬉子湖说道:“你去忙吧。”

    关上房门,嬉子湖开始绣荷包。她要绣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荷包。

    几天之后,嬉子湖回到绣庄,将东西交给胖婶儿。

    胖婶儿拿着东西悄悄的去找了太师夫人。

    太师夫人认识胖婶儿,这个胖乎乎的女人在她的绣庄做了十几年的管事,嘴巴有些厉害,偶尔也贪几个小钱。办事能力不错,绣庄打理的也不错。

    只是不知道她偷偷来找自己是为何。

    “袁氏见过夫人!”胖婶儿深深一礼。

    “你是绣庄的管事胖婶儿,管理绣庄十几年,难道不知道规矩?”太师夫人冷冷的看着胖婶儿。

    绣庄是有管事的,有事情胖婶儿可以自己找总管事,什么事情总管事会上报太师夫人,一个绣庄小管事越过总管事找东家,是不和规矩的。

    除非,总管事有什么错误把柄抓在这个小管事的手中。

    一

    家布庄生意很好。

    卖了布料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