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警探长 >章节目录第二百六十三章 尘封的历史1
    这个方法,是马支队...马局长当年的办法,如今,已经十年未见了。

    赵队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曾有幸跟着马局长一起共事过,那段时间,马东来已经是很有名的年轻领导了,外号“抓队”,就是天天到处抓人。

    这个到处抓人的前提,得是你能找到谁是坏人...

    这个整理材料的方式,不是别人学不会,而是太麻烦了,每个案子都得做大量的记录,一些东西全得记在脑子里,不是谁都能玩的转的。

    赵队看了看熟悉的格式,抬头看看了白松,思索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那行,这俩案子也放你那里。”

    赵队的话,在场的几个老民警都有些愣了,这几本卷是赵队当初接的,也是赵队放进档案室的,就这么被白松抽出来,然后说“觉得是同类案子”,然后,赵队就这么认可了?

    邪了门了...

    不由得,几个老刑看白松的眼神有些怪了。倒不是佩服,这些人都见过白松,现在大家在想的是,白松这跟马局长什么关系啊?以至于赵队都这么给面子?

    这些老刑警们,对支队的情况可以说了如指掌,遇到赵队这个情况,也开始乱想了...

    ...

    白松哪里知道还有这种误会,直接把四个入室盗窃的案子放在了一起,做好了一起侦查的准备。

    赵队不知道为何有些伤感,把案子的事简单说了几句,给大家布置了一些工作,就离开了办公室。

    孙东这边的抢夺案依然是重中之重,恶劣性质摆在那里,几个人还在那边调查东西,能留给白松这边的人手实在是不多。

    这时候也不是客气的时候,白松看了看孙东那里人员的配置,叫了两个年轻的民警,打算开始办这个案子。

    这俩年轻的民警也是派出所里抽调上来的,一个叫周润、一个叫刘华,年龄比白松大一些,跟冯宝是一届的,白松之前也没见过这两位。

    不认识倒也无妨,大家都认识冯宝,聊了几句也就聊一起了,很快的就熟悉起来。从赵队那里,周润和刘华也知道白松去年就来过三队,还担任过副探长侦破过案子,所以这次的安排他俩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毕竟二人算是初来乍到了,能来刑警已经很开心了,这事没必要强求。

    这四个案子,白松分析是一人所为,这样有什么好处呢?这可以说大大地降低了侦办难度,每一个案子都有一些证据,但是都不够,加一起呢?

    去年的一起案件中,就有影像资料,通过摄像头拍到了嫌疑人的身形体貌,而后面的几个则没有。

    三人一合计,新发的两起案子,还是应该大幅度的调取周边监控,来获取足够的人员信息。

    很多人看科幻电影,里面对人员的防伪和认证信息,有的是靠指纹、有的是靠脚印、有的是靠刷脸,有的是靠虹膜,还有的是靠步态。

    步态和犯罪心理学之类的东西,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研究的。步态可以靠两种办法来分辨,一是靠智能AI,就是科幻电影里的感觉,全自动分析...别的不说,三队肯定是没有这个技术的。另一个就是靠人来识别,需要侦查员有着不俗的认知。

    三人互相大眼瞪小眼,你会吗?啊,我以为你会?什么,这个事不应该探长亲自来吗?

    获取足够的外围证据,是王亮这类技术人员的工作,而如何从证据中获取破案信息,是白松这类侦查人员的必修课。

    周润和刘华不想操这个心,跟白松说了一下,俩人就拿着相关手续去调监控去了,这工作又省心又不累。天天想那么多事,发际线堪忧啊。

    想到这里,周润都不由得在路上和刘华吐槽起来,前几年去法制科的同事现在都快成地中海发型了,哈哈哈...

    两人走了之后,白松想了想,也没啥事,跟赵队说了一声,就泡档案室了。

    如果有人告诉你,这里有一本武林秘笈,学会了之后就能变成高手,那你愿意学吗?

    而,如果这里有个书架,摆的是从四则运算开始的数学、物理书,一直讲到费马大定理、群论和波尔啊、薛定谔啊、海森堡啊....然后有人告诉你,都学会了,你就是科学家了,你愿意吗?

    我想,愿意做的人很少了。

    白松在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后者这样的事情。

    马支队办理的案子很多,这里足足有几十本,后面也有上百本其实也是他侦办的,只是应该是别人装订的,看着没那么整齐。

    而这里有一起挺有趣的案子,引起了白松的注意。

    这是一起入室盗窃案,金额损失为2万元。这个案子报案的时候,距离案发时间,竟然有长达两年的区间,而且立案都耗费了几个月之久。

    简单来说,老太太有五万块钱现金,放哪里都不放心,于是藏在了家中的暖气后面,一直很安心。

    这一放就是两年,老太太谁也没告诉。后来老太太终于明白这样放钱不安全,准备去银行存款,从暖气后面把掉到暖气底部的钱全部放在了袋子里,就去银行存钱了。

    银行拿到钱,跟老太太说,清点完是三万元,要全部存进去吗?

    老太太说是五万,双方争执不下,报了警。

    警察到现场之后,发现确实是三万元,看了监控录像,老太太递进来的钱,经过整理确实是三万,没任何问题,老太太就报警说家里被人偷了。

    本来派出所的人感觉是老太太记性不好,但是老太太拿来了她曾经的存折,确实是有五万元,而且两年前作为现金取了出来。

    于是,四队对现场进行了勘查。

    啥也勘查不到。即便是被盗,这件事可能也已经过去了两年,因而所有人都对这个事情存疑,因而一直也没立案。

    立案的标准也挺容易的,有犯罪事实发生,应该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且有管辖权即可,但是这案子,仅凭老太太一言,怎么也认定不了有犯罪事实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