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近战狂兵 > 第450章 详解古武(二)
花解语喝了口茶,接着继续说道:“暗劲一重到暗劲三重之间称之为武尊境。武尊境之上还有武王境,对应的是暗劲四重到暗劲六重。暗劲七重到暗劲九重则是武祖境。武祖之上则为圣,武圣境。只不过据我所知,古隐世家跟古武门派中,也没听说过有谁能够迈入到武圣境。”

“一般来说,能够达到武王境实力就可以开宗立派,占据一方,成为古武界中人人敬仰的至强者。至于武祖境绝对是凤毛麟角,极度稀少,已经有很多年不曾听说过有武祖境强者走动的消息了。也不能说现在的古武界没有武祖境强者,即便是有也是在闭关不出。

你也知道隔山打牛这个成语。这个成语并非是空穴来风。武祖境的强者就能够暗劲外放,隔空伤人。甚至一些在武王境的逆天强者,也能够做到这一点。当然,这个隔空的距离也是在两人对战,离得很近的情况下。绝非是说能够隔着千里之遥就能伤人的,那就太玄了。”

花解语缓缓说道。

叶军浪点了点头,经由花解语这番详解,他对于古武武者也有了一个深刻的理解。

此番了解之后,他心中还是感到极为震撼的,不说别的,一些强大的古武武者能够做到暗劲外放,在一定距离下隔空伤人,这一点就很可怕了。

至少他是做不到。

如果这种话由其他人来说,他肯定会表示质疑,但花解语亲口说出来,他是相信的。

他不知道自己目前的实力所对应的是古武武者实力等级的哪一个级别,但他心知倘若遇上那些真正至强的古武强者,他只怕不是对手。

叶军浪倒也不气馁,比较目前他的实力仅仅是处在极力境,并且还在这个境界压制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只为了在一个契合的机会再释放压制,迈入秘力境。

他心想着等到他迈入秘力境,开启自身的力量秘境之后,也就有资本与那些真正至强的古武强者一战了。

花解语美眸一转,看向叶军浪,说道:“根据我的猜测,司徒流云这一次前来江海市,身边肯定会有武尊境级别的强者保驾护航。武尊境强者非同小可,所以你不得不防。我相信你的实力,但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叶军浪哑然失笑,看着花解语,问道:“花姐为何对我这么信任?我可不是什么古武强者啊。”

“一种感觉吧。”花解语笑了笑,接着说道,“其实强者对战,自身的实力固然重要。但在我看来,也并非是唯一制胜因素。对战还要讲究气势,此外更要看两人之间的对战经验、耐力、体能等等。绝非是说,明面上实力强的人就一定能够获胜。这里面所产生影响的因素太多了。”

叶军浪点了点头,对于花解语这段话是极为认同的。

“花姐,多谢你今晚的详细解答。对于古武武者我多少也有些了解了。这么晚也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叶军浪说道。

现在都已经是快深夜两点了,别人也要休息不是?

更重要的是,身边坐着的花解语真的是太过于诱人,穿着如此一件性感的睡裙,转眼之间双目都要被那白花花一片给刺疼,加之那股萦绕在鼻端的天然体香味,只怕是圣人坐久了都要无法自控。

所以叶军浪觉得还是及早离开为好,免得心浮气躁,万一真要控制不住了,那就太尴尬了。

花解语白了叶军浪一眼,显得没好气的说道:“跑过来问我这些,问完之后这就走了啊?”

叶军浪愣了一下,迎着花解语那双风情魅惑的眼眸,下意识的问道:“这不走还能干嘛?”

这话说出口,叶军浪都意识到不对劲了,让人听着多少会产生遐想。

果然,花解语莹白玉脸上微微一红,不过她倒也是个极为成熟的女性了,笑着反问道:“那你说说,还能干嘛啊?”

叶军浪脸色一窘,这话竟是让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接了。

比较花解语这话听着就让人有种浮想联翩的味道了,如此深夜听着一个顶级熟女这样的话语,让人不多想都难啊。

看着叶军浪那一时间无言以对的样子,花解语禁不住吃吃一笑,她忽而说道:“对了,你懂得按摩吗?”

“按摩?”叶军浪一怔。

“最近有点腰酸背痛,要不你帮我按按?”花解语问道。

叶军浪倒是会一些推拿手法,主要用于舒经活络,比较战场上一些战友受到内伤,气血淤堵了,就需要通过推拿手法来进行活络经脉,使得淤堵的气血疏散排出。

“倒是会一点肤浅的。只不过能不能缓解花姐的腰酸背痛还真的是不知道了。”叶军浪如实说道。

“没事,总好过没有。你帮我按按吧。”花解语笑着。

“行吧,那我就死马当活马医了。”叶军浪说着。

“什么死马活马的。”花解语白了叶军浪一眼,接着说道,“那就在沙发上吧。我就在沙发上躺着好了。”

叶军浪点了点头,他起身让开。

花解语就这么的趴在了沙发上,将她那曲线撩人的后背就这么的暴露在叶军浪的眼皮底下。

眼下的花解语多少有点玉体横陈的味道了。

穿在她身上的睡裙本身就是薄如蝉翼,如此趴着之下,睡裙紧紧地贴着,使得她那雪白后背若隐若现。

最让人感到惊心动魄的莫过于那一方宛如崭新磨盘般的丰腴翘臀。

丰腴肥美不说,还极为的圆滚翘挺,如同一座山峰般的突兀耸立而起,极为的扣人心弦。

叶军浪深吸口气,秉承着非礼勿视的原则,稳定自己的心神,他坐在了沙发边缘上,开口说道:“是肩头、腰身这些部位比较酸疼?”

“对呢,也不知怎么了就酸疼起来了,害得整天都是慵懒慵懒的,都不想动。”花解语说道。

“好,我知道了。”

叶军浪开口,他双手放在了花解语的肩头上,手心指间立即传来那种滑腻娇嫩的肌肤触感。

叶军浪这一刻倒是摒弃了杂乱了心思想法,认真的开始推拿按摩起来。

他的推拿可以舒经活络,在一定程度上倒也是可以缓解疲劳,他倒也是觉得花解语有意无意的也是帮了自己不少,给她推拿一番倒也是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