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花都医仙(神针侠医) > 第879章 人?不够!
 “等到明天有了1000人的猎鹰雇佣军加入,找到陈飞宇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高杉鸣海说完之后,就要转身告退。

“等等。”

天命阴阳师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高杉鸣海一愣,连忙重新转过身来,恭敬地道:“天命阴阳师大人,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目前迫切需要‘传国玉玺’,只有一千多人找陈飞宇和澹台雨辰,效率实在太慢了。”

天命阴阳师道:“我记得猎鹰雇佣军一共有5000人,只调来1000人不够,而且远远不够,我要你通知寺井千佳,明天把猎鹰雇佣军5000人全部调到海宁岛上来,让这5000人全部去找陈飞宇!”

他只有一年的寿命可活,每浪费一天,就会少一天寿命,冲击“先天”境界的机会也就越发渺茫一分,所以现在的情况,由不得天命阴阳师不着急。

高杉鸣海顿时惊呼出声,道:“可是……可是猎鹰雇佣军大部分成员都在海外执行任务,现在调来1000人已经是极限。”

天命阴阳师沉声道:“现在任何事情都没有找到‘传国玉玺’来的重要,我不管他们在海外执行什么任务,让寺井千佳通知他们,任务立马终止返回东瀛。

明天,我要见到猎鹰雇佣军5000人马一个不少的出现在海宁岛上,就算把海宁岛给我踏平了,也要把陈飞宇给找出来,抢回‘传国玉玺’!”

“这……这……”高杉鸣海结结巴巴地说不出来。

“怎么,有问题?”

天命阴阳师眼中厉芒闪烁,有阵阵的杀意!高杉鸣海顿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后背出了一层冷汗,连忙道:“没有没有,我这就去通知寺井千佳,让她把猎鹰雇佣军5000人全调过来。”

“很好,去吧,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陈飞宇,抢回‘传国玉玺’。”

天命阴阳师挥挥手,下了逐客令。

“是是。”

高杉鸣海应和着退到了东照神宫外面,这才松了口气,刚刚天命阴阳师身上的杀气实在是太重了,让他有一种会被天命阴阳师杀死的错觉。

“看来‘传国玉玺’的得而复失,已经让天命阴阳师快要陷入疯狂中了,如果再找不到‘传国玉玺’,真不知道他会做出何等疯狂的事情来,陈飞宇啊陈飞宇,你到底在躲在哪里呢?”

高杉鸣海摇摇头,向山下码头走去。

不提寺井千佳得知要将猎鹰雇佣军5000人全部调过来时是何等震惊,却说在东瀛大良市,伊贺流总部里,武若君担心的一晚上没睡,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一晚上过去了,陈飞宇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武若君心中有止不住的担忧:“海宁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连澹台雨辰也没有任何消息,难道他们真的死在了天命阴阳师手里?

不行,我不能做坐以待毙,一直在这里傻等着,我得有所行动亲自去确认陈飞宇的状况才行。”

她“腾”地一下就站起来,就要向外面走去。

正巧伊贺望月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意外的跟着甲贺伊人。

“呦呵,瞧你急匆匆往外走的样子,是不是想通了,打算乘坐飞机逃回华夏?”

伊贺望月站在门口挡住了武若君的路,开口取笑。

武若君停下脚步,冷哼了一声,道:“本小姐可是鬼医门武家的妖孽,从来不知道‘逃’字怎么写。”

“那我倒是奇怪了。”

伊贺望月转动盈盈妙目,打量着武若君,笑道:“那你这急忙忙地要去哪里?”

武若君淡淡地道:“我要去海宁岛。”

此言一出,伊贺望月和甲贺伊人都震惊住了。

“你要去海宁岛?”

伊贺望月正色起来,道:“你要去海宁岛亲自确认陈飞宇的状况?”

“不错。”

武若君昂首道:“我本来就身负武家重托,陪同陈飞宇一起来东瀛,现在陈飞宇生死不明,就算为了给武家一个交代,我也得去海宁岛亲自确认陈飞宇的生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不用去海宁岛了。”

伊贺望月拉着武若君走到桌椅旁坐下,道:“你先坐。”

“为什么?”

武若君不由自主地坐了下去,心里有些不满。

伊贺望月看向甲贺伊人,道:“还是你来说吧。”

甲贺伊人点点头,轻咳了两下,坐在武若君身旁开口道:“之前我们甲贺流跟寺井千佳有过合作,曾派出过很多精锐忍者去保护寺井千佳的安全。

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甲贺流和寺井千佳合作终止,撤回了大批的精锐忍者,不过我们甲贺流还是留下了暗柱,留在寺井千佳的府邸暗中查探消息。

根据我们甲贺流得到的情报,昨天海宁岛东照神宫一战,天命阴阳师受了不轻的伤,而陈飞宇和澹台姐姐则身受重伤生死不明。

昨晚寺井千佳带着200多名精锐赶赴海宁岛,据说是要搜查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的踪迹,所以……”武若君精神一振,抢先说道:“所以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现在可能还没死?”

甲贺伊人点头道:“应该是这样没错,而且根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寺井千佳今天临时又往海宁岛加派了200名精锐,从这一点来看,至少到现在为止,陈飞宇和澹台姐姐应该都还活着。”

“太好了。”

武若君稍稍松了口气,但是一日不见到陈飞宇活蹦乱跳的出现在眼前,一日就不能彻底放下心。

伊贺望月半开玩笑道:“原先我以为你今天下午会返回华夏,现在看来,你又要在东瀛待上一段时间了。”

武若君没有回应她,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眼神坚定,似乎是做出了某种决定。

出其不意之下,伊贺望月吓了一跳,道:“你这气势汹汹的是要干嘛,我只是跟你开玩笑好不好?”

武若君握紧拳头,道:“我们谁都不知道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的伤势有多重,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搜寻他们的踪迹,他们随时都会被发现,我不能坐视不管,我要去海宁岛,说不定能帮上陈飞宇。”

伊贺望月真的被吓住了:“你没开玩笑吧,寺井千佳带了那么多人在海宁岛巡逻搜查,据说连码头都接管了,你去了肯定会被发现。

更别说海宁岛上还有一个无比恐怖的天命阴阳师,一旦被发现,你就是死路一条,一点生机都没有。”

“我武若君可不是胆小怕死之辈,而且我作为‘宗师’强者,除了天命阴阳师之外,寺井千佳带的精锐再多我也不怕。

至于天命阴阳师,我不认为这种‘传奇后期’强者会跟我一个小辈动手。”

武若君坚定地道:“总之我意已决,你不用劝我,只需要给我准备前往海宁岛的船就行。”

伊贺望月彻底无语了,小声嘀咕道:“澹台雨辰陪陈飞宇去挑战天命阴阳师,现在你也要舍命去海宁岛帮他,而且最关键的是,无论是你还是澹台雨辰,都是口口声声说着要杀了陈飞宇,可是做的事情却完全相反,我真不知道陈飞宇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你们这样又爱又恨。”

武若君自不用说,从昨天开始就在一直担心陈飞宇,甚至昨晚还一宿没睡,这些表现伊贺望月都看在眼里,要说武若君对陈飞宇没有喜欢的成分,打死她都不信。

至于澹台雨辰,之前在甲贺流的时候,澹台雨辰曾为了帮陈飞宇挺身而出,一人一剑对付甲贺万叶与伊贺千针两大强者,昨天又陪着陈飞宇去挑战天命阴阳师,而伊贺望月也不知道澹台雨辰与陈飞宇之间的恩怨,所以下意识的认为澹台雨辰也对陈飞宇有情义。

“我可不爱陈飞宇。”

武若君翻翻白眼,在这种紧急时刻也不忘了反驳,道:“你感慨够了,就帮我去准备船只吧,就当我武若君欠你一个人情。”

“等等……”突然,甲贺伊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武若君扭头看向她,皱眉道:“怎么,你也要劝我?”

“不是。”

甲贺伊人精致的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道:“我是想跟你一起去海宁岛,因为我也担心澹台姐姐的安危。”

伊贺望月一捂额头:“你们真是没救了,罢了,既然你们两个人都决定要去海宁岛,那我也舍命陪佳人,陪你们去海宁岛走一遭吧。”

武若君惊讶道:“你大可不必跟着我们一起去冒险的。”

“如果我不跟着一起去的话,岂不是说我们伊贺流的人贪生怕死?

再说了,区区400名持枪精锐,同样不放在我的眼里,行了,就这么定了。”

伊贺望月说罢站了起来,有些为难地道:“不过,你得稍微按下躁动的心,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不但海宁岛的码头被寺井千佳带人军管,而且从东瀛本土前往海宁岛的船也被寺井千佳的人全都给征用了,我得利用伊贺流的关系重新搞一条船,最快也要明天才行。”

甲贺伊人连连点头,示意伊贺望月说的没错。

“多等一天?”

武若君咬了咬下唇,满心的不情愿,不过她也知道事出有因,只能无奈点头道:“好吧,多等一天就多等一天,正好今天我做一下准备,配置一些我们鬼医门独有的毒药,以备不时之需。”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我们一起去海宁岛。”

伊贺望月急匆匆向外面走去,准备使用人脉搞一条船过来。

只是她们都没想到,等她们到海宁岛的时候,面对的就不是区区400名持枪精锐,而是5000名成建制的专业雇佣军,以及一位“宗师后期”的风间久仁,和“传奇初期”境界的高杉鸣海!此去,危险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