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酒醒刀 >章节目录第七十六章 这酸爽!
说完后,云卷舒便闪身追向秦莫图的方向,身形速度明显快上许多,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陶侃的视线之中。

陶侃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自诩满腹经纶不输“北徐南顾”,之所以不入朝野不做官,而是只身来到霸北帮,做了吃食惨淡却逍遥的江湖人,很是有些难言之隐在里面。

大秦王朝定鼎中原,王朝中枢的永安城他陶侃自然爬不进去,况且还有一向不苟言笑对后辈更是“心狠手辣”的“毒士”陈平在那里。

永春只四年,在皇帝秦统和首辅房洞龄的刻意为之下,大秦还是刮起了一股文人风气,都说武能定国文可安国,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陶侃前年刚刚及冠,如今二十二岁的年纪也不算小孩子,喜穿文士雅服,一看就是读书人,也曾经参加过大秦王朝刚刚兴起的科举考试,不过因其“文笔锋锐过甚”,就连乡试都是排名末尾的“丢人”。

永春二年,大秦便实行了贫穷亦能考取功名的科举制,给了底层读书人入朝为官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砌门砖,逐渐杜绝了大周王朝“上品无寒士,下品无贵族”的陋习弊制。

第一年的状元便是出身贫寒的“乡下人”,如今也是堂堂正正的正五品官员,六部中挂名在册的主事之一。

即使如此,陶侃还是没能拿定主意下定决心再去闯一闯那永安城。

皇帝身边的“伴君如伴虎”,他陶侃终究体会不到,而西凉王那里久经风沙历尽沧桑的“沙场点兵”,是他陶侃最向往却注定立足不了的伤心地。

他还依稀记得那个叫徐济的男人对他说的那句话,“本想和顾大才商量着把你写进文武评的副评第一,拿起笔却突然不知如何着笔,毕竟还年轻,去历练历练也好,总比待在鸟笼子里要强很多。”

当时年轻气盛,还抱怨过徐济的不能容,现在回想了想,还是觉得那人说的有些道理。

才华横溢满腹珠玑的蜀王秦佑不去说,西蜀也不缺拿主意的谋士,而一向大大咧咧也很好说话的北海王秦祈,身边也已经有了一个才智过人的郭半北。

最后也就只剩下那个表面上口碑很差的“绣花王爷”,还有那被称为“外族蛮夷”的北莽和西域,前者有了顾大才,而北莽更是有宋听侯安身立命了半辈子。

这一通精打细算下来,还真没有明面上的好去处,那他陶侃这个自命不凡的王佐之才,也只能自个儿出来找乐子,“委屈”在如今霸北帮这块还算野心不小的江湖帮派之中。

陶侃与秦庙堂年纪相仿,从未见过秦莫图的真面目,可自从那周短上山来,看似恭敬实则霸道地要求云卷舒出手相助之时,陶侃便已经知晓这趟买卖的猎物是什么厉害角色。

他自有一套隐秘本领,近似于望气士的掐指卜算,这也是他陶侃能入徐济顾留香法眼的厉害之处。

而在见到秦莫图之后,陶侃更加确定心中的那一卦,本想在解劝云卷舒之余,便将秦莫图的真正身份抖落出来,却还是算缓了一步遗漏掉云卷舒的执拗性子。

无奈地摇了摇头,陶侃心中自有计较,抬头看了看逐渐黑下来的天际,繁星点点渐次明朗起来,陶侃习惯性双手交叉平放于腹部,几个闪身便追向奔腾而去的云卷舒。

不消片刻,陶侃便瞧见了云卷舒的身影,此时后者孤零零一人站在一处高树之上,定定望着一处,面色还是不展喜怒,瞧见跟上来的陶侃,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目不转睛地盯住远处的秦莫图。

此时秦莫图终于还是在一场追逐战中被后来者居上,略微喘着粗气,双手拄在膝盖上,十分好笑地望着身前五步之外的王天雷。

王天雷同样狼狈,气喘如牛,终于在撒网于此处的几名小弟的拼命阻拦之下,才勉强跟上秦莫图的脚步。

此时已经与秦莫图交手一二,没占到任何便宜,王天雷也就厚着脸皮不再一味强攻,希冀着在一众小弟的合围之下,能顺理成章地擒下这个不安生的猎物。

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秦莫图捡起地面上的钢刀,重新右手握刀左手拿匕首,稳住气息之后,好笑说道:

“二当家累不累,反正我是累了,再跑也跑不出你们霸北帮的手掌心,要不咱俩单挑一局?你赢了,在下便跟你回去,若是我赢了,容在下先跑上半盏茶功夫如何?”

咱江湖人不就是讲究个不服输吗?莫非以为我王天雷怕了你不成?

王天雷气喘吁吁,简单想后,就欲不假思索地应下来,突然想到大哥来之前嘱托过莫要儿戏,便嗤笑一声,对秦莫图说道:

“臭小子,你觉得老子如今人多势众,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你还有啥资格跟老子谈条件?”

秦莫图见王天雷终于想明白局势,轻笑着摇了摇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后,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秦莫图双眼徒然凌厉,双手曲起推在胸前,身体陡然窜向依旧气喘如牛的王天雷。

二十几名霸北帮帮众已成合围之势,在秦莫图说打就打的凌厉攻势下,终究没能反应过来,而身手与秦莫图旗鼓相当的王天雷早就提防着眼前之人的反复无常,怒喝一声举刀相迎。

两人兵器碰撞,擦出无数火花,在渐黑的初夜中,好看过天上呆板如挂饰的繁星。

秦莫图在与王天雷近身肉搏之余,仔细端详了下二十余名霸北帮众,只见众人并未如寻常那般护主心切,而是各自站住位置,不知从何处取来的兵器,人手一杆铁矛,将秦莫图团团围住。

在心底略微轻咦一声,秦莫图横刀拦下王天雷的全力一刀,左手“透龙”匕首斜刺里点向后者的肋下,眼看得手,却被眼尖的王天雷抽刀回防,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下这隐晦一手。

秦莫图并不气馁,右手连连砍出几刀,刀刀劈向王天雷的左肩,而后者在他的凌厉攻势下,只能采取保守之势。

两把钢刀毫无招式可言的一次次碰撞,发出一连串铮铮声,而王天雷还要不时提防着秦莫图的左手偷袭。

两人僵持不下,眼看打了两盏茶光景,守在周围的一众弟兄却各自面色如常,不曾因二当家的落于下风而急于求成,秦莫图越发对霸北帮来了兴致,在心底对于云卷舒也更加好奇起来。

一般江湖草莽捉对厮杀,哪里有那些暗合兵法的对垒之道,手下小弟也多是些性子跳脱活跃之人,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

而这个霸北帮却有意思得很,抛却前面收网失败的那一举措,之后的种种出手拦截,没一个私自行动贪图头功,全都进退自如,虽然在身手上差了许多,却并未因一时得失而溃散了阵型,全部按照先前的部署各自步步为营。

在秦莫图看来,这霸北帮不像是名声在外的江湖帮派,加之云卷舒捯饬出的几百号骑兵,倒更像是一支张弛有度的军队!

秦莫图狠狠一刀将王天雷劈退,自己向后飘飞出五步,与后者遥遥相对。

秦莫图笑了笑,略微有些气喘地说道:

“二当家,我看这般僵持不下对你我都不是很应景啊,让小弟们就这么看着也不是个办法,要不你们一起上?”

王天雷气喘幅度很大,明显在气机掌握上有所欠缺,听到秦莫图大言不惭地挑衅,早就忘却了云卷舒的交代,恶狠狠地说道:

“对付你小子,哪里用得着帮手,老子一个人打你五个都不在话下,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滚雷刀法’!”

说完后,王天雷右手持刀直指秦莫图,眨眼间便来到后者身前,手中大刀舞得虎虎生风,‘雷’谈不上,倒还真有点‘滚’的意思。

秦莫图忍俊不禁,轻松拦下王天雷的招式,左手匕首反握,快速滑向后者的喉咙!

就在这时,王天雷嘴角微微翘起,嘴巴微张,狠狠吐出一口,只见一道细小银针自他口中迅疾而出,瞬间没入秦莫图的右肩内。

被一股大力顶退数步,秦莫图满脸不可思议,将“透龙”放入怀中,伸手捂住右肩膀,一阵麻痹感觉侵袭而来。

“啧啧啧,臭小子,还得瑟不?”

不消片刻,秦莫图的整个右臂已经麻痹到失去了感觉,犹如脱臼般直直垂在那,手中钢刀亦是掉落在地,秦莫图靠在一处树下,大口喘着粗气,却依旧嘴上不饶人地说道:

“倒忘了二当家‘舌毒’的座号了,你还别说,就这股麻酥的感觉,还真他娘的酸爽!”

王天雷眼皮跳了跳,实在不习惯这小子的油腔滑调,在秦莫图身前五步外蹲下,将钢刀插在地面,咧嘴笑道:

“老子出来混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在哪里尿裤裆,见过能说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子就问你服不服?”

秦莫图感觉到整个右臂已经失去了知觉,还大有向别处扩散的趋势,于是用上从沈伴凤那里学来的点穴功夫,左手很生疏地连点几处穴位,勉强拦下身体里的那道麻毒。

“小子,在江湖里行走,长点心,我这‘通体酥’并不会要人性命,中毒者只会失去知觉,你小子只要乖乖地跟我们回去,便给你解药。”

---------------------